第15章 今晚能不能别走/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欧阳玉清家里,她将孩子抱进了卧室,几分钟后当她再出来时,杨毅云却看呆了,而且也没想到欧阳玉清对他说出了一句让他心跳加快的话。

欧阳玉清走出来说道:“你把衣服脱了。”

“啊……?”杨毅云听到欧阳玉清这句话,瞬间就蒙:“这不好吧?”他脸红了。

而欧阳玉清看到杨毅云通红的脸色,也反应过来是自己没说清楚,白了他一样道:“我的意思是你脱下来我给你洗洗烘干,都被淋湿穿着会感冒,等等我给你找衣服。”

说完后又转身进卧室,没一会出来,手中拿着一件浴袍,是粉红色的,很明显是女人穿的,而且是她自己的浴袍。

“我没有男士的衣服,只有这件浴袍合适,你去洗个澡将衣服换下来,我给你洗洗烘干。”欧阳玉清说话中将浴袍给杨毅云递过去。

杨毅云这时候可是非常尴尬的,让他在欧阳玉清家洗澡,还要换上她的浴袍?

这也……太尴尬了吧?

连连摇头道:“欧阳老师不用了,我回去再换,不要紧,不要紧。”杨毅云红着脸连连罢手。

可是欧阳玉清却是摆出了一副严师的样子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再说了你是我学生,我是你的老师,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小孩子,外面暴雨倾盆你怎么回去?乖乖去洗澡穿上,今天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在我家里难道让你感冒啊?”

听到欧阳玉清的话,杨毅云很想说一句:我都二十一了,可不是小孩子,不过终究是不敢说出来。

面对欧阳玉清,杨毅云的免疫力是严重下降的,就像在课堂上一样,下意识从她手中接过了浴袍。

但是拿到手中后还是感觉不对,按说他一个大男人,不应该穿欧阳玉清的浴袍,不应该在她家洗澡的。

然而,欧阳玉清又说道:“快去吧,你洗完了,我给你下碗热面驱驱寒。”

习惯了在课堂对老师的从听,杨毅云脑袋浑浑噩噩走进了洗手间。

回过神来,杨毅云看着手里粉红色的浴袍,苦笑自语:“这叫什么事啊?”

随即他也不再纠结,反正都进来了,总不能再出去吧?

而且现在的他,心性也不再向以前那样自卑,索性三两下就将身上的衣服脱掉,开始洗澡,说实话浑身衣服被雨水湿透,穿着还真难受。

欧阳玉清的洗手间不算大,在角落是个独立的洗浴室。

当杨毅云走过去的时候,看到了浴室外面悬挂着一套黑色内衣,顿时就让他一阵口干舌燥,连忙暗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我没看见……”

红着脸唠叨着走进浴室,他被欧阳玉清的内衣看的浑身发热,都没有用热水,直接用凉水洗澡,三下五除二洗完就出来了,太煎熬。

穿上欧阳玉清的粉色浴袍,鼻孔里传来淡淡的香水味,让杨毅云迷醉。

推门出去后,杨毅云发现,欧阳玉清在厨房,看到杨毅云出来手中忙碌着说道:“你先在客厅等一会,我给你下面马上就好。”

奔波了一天,杨毅云问道了厨房的香味,还真饿了,道谢一声坐在客厅等着。

几分钟后,欧阳玉清给杨毅云端上来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快吃吧~”

“谢谢。”道谢一声杨毅云也不客气,端起碗大口的吞。

欧阳玉清微微一笑道:“你先吃,我去洗澡给你烘衣服~”说完解下围裙,走进了洗手间。

但是杨毅云猛然想起了洗手间内衣的事,心里大是忐忑,暗道:“万一欧阳老师进去反映过来怎么办?”

“不管啦,反正我就当作不知道好了。”

…………

洗手间欧阳玉清进去后,看到了自己的内衣没有收,顿时想到了杨毅云看到了她挂在独立浴室外的内衣。

一瞬间欧阳玉清脖子红透,浑身一颤,忍不住嘤咛一声,全身发软的走进了浴室。

客厅中杨毅云吃了一大碗热面,顿时感觉舒坦多了,靠在了沙发上打量起欧阳玉清的家。

两室一厅的房子,格局不大,但却布置的很温馨,整个主调是绿色为主,给人一种很清晰的舒适感。

透过玻璃,杨毅云看到外面的暴雨依旧,看样子短时间内是不会停下来的,黑夜降临,不知不觉一天的时间过去。

杨毅云心里向着等欧阳玉清出来就回去,找把雨伞就成。

衣服湿就湿,回去再换,反正他现在的身体素质是不会轻易感冒的。

然而就在这时候,主卧室传来了一个叫声:“妈妈~”

是欧阳玉清女儿的声音,看看洗手间紧闭的门,杨毅云知道欧阳玉清一时半会不会出来,便起身走进了卧室去看孩子。

打开卧室门,鼻腔就传来淡淡的幽香,床上欧阳玉清的女儿坐起了身,在喊叫着妈妈。

看到杨毅云进去孩子不叫了,用好奇的眼睛看着杨毅云,而杨毅云做出了一个笑脸走过去道:“乐乐你妈妈在洗澡,我陪你玩好不好?”

“叔叔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叫乐乐的?”

“叫哥哥,叔叔……啊不对,哥哥是你妈妈的学生,我叫杨毅云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好不好,能告诉哥哥你叫什么?”

“你那么高,我就叫你叔叔,我欧阳乐,你可以叫我乐乐,今年三岁半。”欧阳乐奶声奶气的声音充满了天真可爱。

“呃~好吧,叫叔叔就叔叔,只要乐乐开心就好。”杨毅云坐在了床边,将欧阳乐抱在了怀里。

杨毅云修真炼气后,身上有种天然的亲和力,这是吸收了天地灵气的原因,所以小孩对他很有依赖敢,在怀里也不闹腾,不断的和杨毅云说话。

而杨毅云对乐乐这样瓷娃娃一般的小孩也很喜欢,给她捏脸拉耳朵的都她笑,很快我卧室中就充满了孩子的欢笑。

洗完澡的欧阳玉清将手中拿着杨毅云的衣服,走出洗手间,打开门就听到了女儿和杨毅云欢快的笑声,心里不由的一暖,走到卧室门的时候,便看到了杨毅云怀里抱着女儿在逗她,看上去女儿非常开心,欧阳玉清已经三个月没有看到女儿如此的开心了。

三个月前的某一天,从幼儿园接女儿回家的时候,她突然问道:“妈妈爸爸呢?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乐乐没有,乐乐也想要爸爸!”

一句话让欧阳玉清心痛了很久。

现在看到杨毅云和女儿的玩闹,似乎就是一副父女在做亲子游戏的温馨画面。

“如果他是乐乐的爸爸该有多好?”欧阳玉清心里情不自禁冒出了这句话,随即她摇摇头,红着脸暗骂自己:“欧阳玉清想什么呢?杨毅云是你的学生,才二十一岁,而你自己都已经二十八岁了,太荒唐。”

苦涩一声将自己荒唐的想法从脑海甩掉后,欧阳玉清就要走进卧室,却没有想到,女儿突然对杨毅云说出了一句:“云叔叔你做乐乐的爸爸好不好?在幼儿园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乐乐没爸爸,乐乐也想要爸爸?”

站在门口的欧阳玉清浑身一震,觉得女儿这句话太天真了,本能的就要进去纠正,可是内心突然也想听听,杨毅云的回答,一种很莫名的情绪在欧阳玉清的脑海交缠。

乐乐的话,不但让欧阳玉清感到荒唐天真,就是杨毅云自己也是差点跳起来。

可是一瞬间她看着乐乐眼神中的渴望,心里便知道,不能让孩子失望,哪怕是说一个善意的谎言。

所以杨毅云微微一笑道:“好啊,叔叔以后就做乐乐的爸爸。”

“喔喔喔,太好了,乐乐以后有爸爸啦~太好了太好了~”

乐乐高兴的从杨毅云的怀里起身,在床上蹦蹦跳跳,一转眼看到了在门口的妈妈,兴奋道:“妈妈妈妈,乐乐有爸爸了~”

天真无邪的孩子,压根就不知道这个爸爸意味着什么,反正就是很高兴。

杨毅云听到乐乐喊妈妈,顿时脸色一热,一回头,果然看到欧阳玉清走了进来,心里的尴尬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不用想都知道,刚刚自己答应乐乐做她爸爸的话,被欧阳玉清听到了。

而之前的欧阳玉清,听到了杨毅云对女儿的回答后,心里突然开心了起来,也多了一份感动,走进去和杨毅云四目相对,她也是一脸的潮红之色。

“欧阳老师,不好意思,我……我我刚刚是因为……”杨毅云想解释一下就是不想让孩子失望才说出做她爸爸的话,并非是要占便宜。

本来以为欧阳玉清会怪他,却没想到,欧阳玉清反而开口道:“我明白,谢谢你!”

一句话,让杨毅云放心了。

随后,杨毅云换好衣服要离开,但是乐乐却闹腾了起来,哭着喊着不让他走。

嘴里还说道:“我要爸爸妈妈一切陪我睡觉~”

杨毅云心中大汗淋漓,暗道这个熊孩子可真什么都能说啊!

让爸爸妈妈一起陪她睡觉?

这个爸爸很明显说的就是他。

这是……让我和你妈妈,我的老师欧阳玉清同床啊?

这是完全不可能滴,就算他想,欧阳玉清也不会同意的。

杨毅云心中胡思乱想了很多。

然而,接下来让他感到脑袋都不够用话语从欧阳玉清的嘴里说了出来。

只见欧阳玉清脸色通红无比的说道:“你……今晚能不能别走?反正外面的雨看样子短时间停不了,帮我陪陪乐乐,我不想让她失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