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泥巴兄弟被碰瓷/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伪娘的兰花指实在是让杨毅云受不了,看着他一脸的幽怨样子,也不忍心再整蛊他。

笑笑说道:“伪娘哥们给你保证过几天一定给你一样能美容的东西,童子尿洗脸你就暂停吧!”

伪娘听到杨毅云的话,眼睛又开始发亮,脸色好看了许多,在他心里始终坚信杨毅云是有美容方子的,因为杨毅云的皮肤实在是太好,甚至都比女生的还要细腻很多。

“杨毅云你可别骗老娘,要是你骗敢骗我……我恨你一辈子。”

“不骗你,赶紧滚蛋,听你说话我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杨毅云驱赶苍蝇一般的让伪娘滚蛋。

而伪娘也不生气,他对班上的同学的鄙夷一点都不在乎,反正就是将自己当成女生来对待,要是谁将他当男生对待,反而会翻脸。

伪娘走后,杨毅云也坐下乃脑海开始想《驻颜有术》的方子事情。

对于赚钱的事情,他心里是越来越急迫了,家里奶奶和妹妹的生活条件一定要改善。

尽管他自己上大学后,学费等等开销都是自己赚取的,没有向奶奶在要过钱。

但是杨毅云知道奶奶拉扯他和妹妹非常不容易,他上大学就是奶奶的希望,所以他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大学……

就在杨毅云脑海想着奶奶和妹妹的时候,口袋中手机传来了震动,拿出手机一看,杨毅云脸上一喜走出了教师到外面接电话。

电话是他从小玩泥巴长大的兄弟刘昔奇打来的,两人是从小学一直到高中。

高一的时候从小崇拜军人的刘昔奇辍学去当兵,杨毅云上大一的时候刘昔奇复原,开始出来打拼。

他同样在古都市,只是在市中心,杨毅云的学校却在开发区,两人距离比较远。

上学期间,刘昔奇知道杨毅云的情况,每个月都会来看杨毅云一两次,临走的时候,都会无声无息的给杨毅云偷偷留下三五百的生活费。

要知道刘昔奇专业后在一家上市公司做安保,工资也就比普通保安的高一些,也才四千多的样子。

这些钱他还要给家里寄去生活费,他还有弟弟妹妹和一个姐姐,都是农村人,家境都不好,自己还抽烟,一次最少都给杨毅云三五百,这等于是将他自己的生活限制了。

杨毅云发现后死活不要,反倒被刘昔奇咒骂了一通,用他的话说,哥们现在是拿工资的人,怎么也饿不死,你现在是学生,用钱的地方多,没钱在大都市就得挨饿,再和我提钱,我特么和你急。

当时的杨毅云刚上大学,也需要钱,便没有在多说,只是心里默默的记下了这份恩情,大二以后就自己开始兼职赚钱,后来还过刘昔奇一次钱,结果又被骂了一个狗血喷头。

今天看到刘昔奇打电话,已经有两个月没有见面,杨毅云还真有点想念这个发小了,本来准备这个周末要去看他的。

接起电话笑道:“喂,铁蛋,哥们还想这这个周末去看你,最近怎么样?”

铁蛋是刘昔奇的乳名,杨毅云从小就这样叫他。

电话中刘昔奇声音有些低沉道:“云子手头有钱么?”

“有刚辞去了酒吧的工作加上奖金有一万,要多少,是家里急用么?”

听到刘昔奇问钱,杨毅云没有多问,直接说自己有多少,口袋中从花头手中敲诈来的一万块还没有动。

“…嗯~一万都给我吧。”刘昔奇在电话里含糊了一句。

他的含糊的回答和刚才低沉的语气,让杨毅云感觉到了不对。

以他对刘昔奇的了解,这家伙一定是碰到什么事了,而且是棘手的事,否则他是绝对不会开口向自己这个学生问钱的。

再者刘昔奇当过兵,有军人的铁血作风,说话从来都不糊含含糊糊。

今天电话中的刘昔奇非常的低沉。

“出什么事了?”杨毅云直接问道。

“没事~你将钱给我打卡上,回头我还你。”说完就挂上了电话,好像生怕杨毅云追问。

电话传来了嘟嘟的盲音。

杨毅云当即就皱起了眉头,他知道刘昔奇一定是出事了,这家伙从来不会这样挂电话,完全不是他的风格,今天他太反常了。

挂上电话,杨毅云决定今天翘课去看刘昔奇,反正明天都周六了。

钱还在身上,也不准备给刘昔奇打卡里,直接送过去看看,到底他有没有事。

作为兄弟,刘昔奇有事他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出校门后,杨毅云直接打车去了刘昔奇上班的公司。

到了刘昔奇上班的公司门口,杨毅云拿出电话给他打电话。

但电话通着却没人接听,这就让杨毅云越发的担心了。

就在这时候,杨毅云突然看到了,刘昔奇上班的大厦大厅有一群人,似乎在争吵什么。

下一刻他猛然心中寒意大作,快步想着大厅冲了进去。

刚刚他看到了一名中年秃顶的胖子,对着自己的兄弟刘昔奇,手指指着脸在咒骂的样子。

杨毅云走进去,大厅中刘昔奇双全紧握,,面红耳赤,他对面是一名年约四十上下的秃顶胖子和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

刘昔奇一侧是一名身穿西服的中年,正在给中年胖子和青年陪着笑脸说话。

在地上有一个破碎的青花瓷瓶。

看到这一幕,杨毅云猜到了大概。

应该是自己的兄弟刘昔奇不知什么原因打碎了地上的青花瓷瓶,而对方可能是在要求赔偿。

青花瓷瓶是古董,如果是真正的古董,其价格还真不是刘昔奇能赔偿的起的。

难怪他会给自己打电话借钱,想来是被逼的没办法了。

杨毅云靠近后,听到中年胖子道:“草,一万多块钱?你特么开国际玩笑么?这是宋代青花瓷瓶,而且是贡品,价值三十多万知不知道?赔偿我一万多块?开什么玩笑?”

说完后秃顶的中年人有看着身边的青年道:“这位宋少已经和我签约了购买协议,你现在给我打碎,你说怎么给宋少交代?

现在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损失了,还有宋少的损失,没说的赔偿四十万少一分都不行。”

在秃顶中年人口中,将事情扩大了无数倍,似乎天塌了一样。

这时候身边那名被秃顶胖子成为宋少的青年,淡淡开口道:“张总这样吧,我看这位兄弟刚才也不是故意,也我呢虽然和你签署了购买协议,但是毕竟还没有交易。

虽然可能会得罪我答应送礼的人,但也不是什么大事,这位兄弟一看也不是有身价的人,就是一个大厦保安而已,你和他要四十万,那不得逼死人家么?

这样吧,给我一个面子,我看就让这位兄弟赔偿十万块钱算了,张总你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要是真让这位兄弟赔偿四十万,传出去会让人笑话张总,你看如何?”

“好,我今天就给宋少一个面子,十万就十万吧,就当我做慈善了。”秃顶的中年人沉默了一下答应了。

这时候宋少又看向了刘昔奇和他身边的西服中年人道:“蒋经理这位兄弟是你手下的人,我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您二位看如何?就赔偿张总十万块吧!”

“我只能拿出来一万六,一万块还是找我兄弟借的,等一会就送来,十万块我认了,但是我一下拿不出来十万块,给我点时间我去筹钱。”刘昔奇沉声答应了。

这时候宋少又看了一眼蒋经理。

蒋经理咬牙道:“张先生,宋先生两位放心,剩下的钱我来筹集,请两位给我两个小时。”

“行,那你可快点,我们还等着去掺加拍卖会,就你等两小时。”宋少说道。

“排长……”刘昔奇感动出声。

“行了,你是我的兵,永远都是,钱的事情你别管了,我去想办法,既然打碎了人家的东西,我们就赔偿这很正常。”蒋经理说道。

听到这里杨毅云一切都明白了,厌恶秃顶的中年胖子咒骂自己兄弟的同时,杨毅云也为兄弟刘昔奇能有一个这样的排长而高兴。

刘昔奇工作的事情,他一直没有说过,现在看来是这位蒋经理,也是刘昔奇的排长安排的。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杨毅云将他们的谈话都看在了眼里,然后看了一样地上的破碎的青瓷,随后他眯起了眼睛,心里冷笑了起来。

这时候蒋经理已经准备转身离开去筹钱,却被杨毅云上前阻止道:“蒋经理先别忙走。”

“云子~”刘昔奇看到杨毅云后眼神中闪过了一次感动,他没想到兄弟会亲自来。

“这位是?”停下脚步的蒋经理问刘昔奇。、

“排长这位就是玩泥巴长大的兄弟杨毅云。”刘昔奇连忙介绍。

杨毅云上前和蒋经理握手:“蒋经理好,我叫杨毅云是铁蛋的兄弟。”

两人握手后,杨毅云才转头狠狠瞪着刘昔奇道:“刘铁蛋你特么有没有将我当兄弟?有事都不对我讲?”

“我……”刘昔奇一脸感动羞愧。

其实杨毅云自然知道,刘昔奇为什么不对自己说,是怕影响他学习。

这时候秃顶的中年胖子,在一旁沉声怒吼了起来:“唉唉唉,我说你们特么要叙旧,将老子东西先赔偿了再说,我和宋少可没有时间在这里浪费。”

杨毅云猛然转身,抬手对着秃顶中年胖子一个大耳光子抽了过去。

“啪~”

“啊呀~”秃顶胖子惨叫,当下就被杨毅云一个大耳光抽倒在地。

“赔偿你大爷,碰瓷碰到我兄弟身上,你特么活够了吧!”打完后,杨毅云一脸阴沉的盯着秃顶胖子咒骂。

他突如其来的这一耳光,让全场都惊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