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关键时候的一声巨响 本章给刘希奇的玉佩打赏加更!/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毅云被柳玲玲调戏的牙痒痒,但对这个蛇精病是毫无办法。

他超出常人的听力,此刻听到了浴室中的水流声,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折磨,脑海中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来。

对此,杨毅云打开了电视机转移注意,可好死不死的打开的电视后,画面中播放的是却是某部时下热映的宫庭剧,妃子正在伺候皇上待寝。

这一下,差点让杨毅云喷血。

赶紧关掉电视,干脆坐在了沙发上打坐。

深吸了一口气,强行想将杂念驱除。可是他小看了人心的欲念,怎么也无法静心。

不过,修真亦是修心,他知道越是欲念强盛,就越是要克服下去,否则日后将形成心魔,能克制过去,对修行是有莫大好处的。

这个时候就是考验意志力的时候。好在杨毅云的意志力还不差。

内心默念功法口诀,一遍遍开始运转功法,不知不觉中终于平息了心中杂念,进入了入定状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柳玲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喂,杨毅云你怎么还学人家打坐入定啊?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幻想这些东西?怎么你想成仙不成,嘻嘻!”

杨毅云被柳玲玲唤醒。睁开双眼后,看到柳玲玲后,却是让他好不容易入定平静下来的心境付之一炬。

却见此刻的柳玲玲头发湿漉漉的,身上裹着一件齐胸的浴袍,膝盖一下两条白细的美腿分外诱人。

当然还有她光着的两条膀子,凑上来笑嘻嘻的对杨毅云说话。

她的话是玩笑话,却说到了点子上,说出去没有人信,但杨毅云的确在打坐入定修炼,还真就是修仙呢。

看着柳玲玲这个蛇精病几乎贴身来的脸,杨毅云一阵口干舌燥,火气热蹭蹭的往上窜。

这一刻他压制不住了,去特么的修真,被柳玲玲撩拨的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

一双眼睛火热的盯在她身上打转,好不死不死的柳玲玲,看到杨毅云的猪哥样子。还给他添加了一把火,调侃道:“看什么?瞧你色迷迷的眼神,又不敢拿姑奶奶怎么样,看也白看。哈哈。”

在柳玲玲心里,杨毅云就是一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人,自从上次在他租房杨毅云将她按着床上,却又仅仅是在屁股上拍下一巴掌,没有一点侵犯举动后,柳玲玲对杨毅云算是彻底放心了,而且刚才进浴室之前的调戏,杨毅云的反应是连忙移开了双眼。

所以柳玲玲完全不担心。杨毅云会将她怎么样,看到杨毅云越是脸红害羞,她就越想去撩拨他。

不过,接下来柳玲玲发现不对劲了,因为她说完话后,从杨毅云的眼神中看到了炙热之光。

当下就感觉自己玩大了。

想起了老爸经常说的一句话,凡事可一可二不可三,她再三的撩拨杨毅云终于碰出了火花。

感到不对劲。柳玲玲连忙转身就走。

可是已经迟了,猛然间只感觉腰间一紧,下一刻便被杨毅云抱在了怀里,顿时她浑身一颤。成了面条,酥软在了杨毅云怀中。

“啊~”

柳玲玲惊呼一声,慌神了。

紧接着身上感到身上一冷,裹在身上的浴袍被杨毅云粗暴的撤掉。她全身一览无余的展现在了杨毅云面前。

而杨毅云呢?

这时候脑海只有一个想法——推倒柳玲玲。

他是血气方刚的青年,最是禁不住诱惑的年纪,几次被柳玲玲吸引撩拨,如果他在沉默下去。就真是柳下惠了。

而且也想起了师父云天邪说过的一句话,修真修的就是本心自我,在不违背天理的时候,心中想什么就去做什么,遵从本心遗愿就好。

柳玲玲美么?

这是毫无疑问的!

谁不想将她推倒?

杨毅云自然不例外,只是一直都克制着自己不能冲动。

但是现在他克制不了了,血气上来当即就将柳玲玲扑到。

粗暴的撤掉她身上的浴袍后,抱着她到了沙发上。亲吻了下去。

柳玲玲已经脑海一片空白,不断的回荡着一句话,完了完了,他要办了我?

怎么办啊?

能怎么办?

此刻她软的像面条,面对虎狼一般扑在身上的杨毅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紧接着被杨毅云亲吻了下来后,柳玲玲彻底迷失了。

心里想到:“死就死吧,反正我喜欢这个混蛋。”

最终柳玲玲给自己找了一个答案,是的,她喜欢他。

也知道今天的事,是她引起的……

两人瞬间就纠缠在了一起~

然而,就在杨毅云准备进一步的时候,猛然见整栋房子都是一震。伴随着的是一声巨大的轰响声。

“轰~”

这一下简直像是大地震,又像是的巨大的爆炸!

而且这个声音就在这栋别墅的一侧响起。

突如其来的巨大响声,将杨毅云和柳玲玲吓了一大跳。

尤其是杨毅云,看到身下的柳玲玲后。他瞬间清醒。

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苦笑一声连忙起身,对着柳玲玲尴尬说道:“我……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说完转身就跑开了,这一声关键时候的巨大的动静,也熄灭了他全身的欲火。

至于柳玲玲躺在沙发上通体的红润。在杨毅云走后,大松了口气,小声自语道:“总算是躲过了一劫,其实姑奶奶还没准备好。”

说完后重新走进了洗手间,她的旗袍在烘干中,这一会应该能穿了,就算是湿的也要穿上,身上裹浴袍在杨毅云面前晃。太特么危险了。

另一边杨毅云走到别墅的一侧,这边是办公房,刚才的动静就是从这里传来的。

当他走进去后,却是惊呆了。只见正面墙壁上出现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缝,看上去像是被巨大力量从外面撞击的一般。

要知道这里的别墅可都是混泥土建造而成的,不是砖头建造,能把混泥土墙壁整出一个四五米的蛛网裂痕来……杨毅云甚至怀疑是不是有人在外面用手雷炸墙?

真特么是时候,也不是时候。

在他心里,时候是因为,就差一点他就把柳玲玲给办了,可是如此一来,貌似对她不公平。

不是时候的原因,好吧……也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很矛盾。

就在这时候,杨毅云耳中突然传来了隐隐的哭声,听起来就在这都墙后面。

索性就准备出去看看,到底出什么事?

等从办公房出来,发现柳玲玲重新穿好了旗袍,刚刚从洗手间出来。

两人四目相对,都有点尴尬。尤其是杨毅云,他此刻都有点不敢看柳玲玲。

看到杨毅云看向自己躲闪的眼神,柳玲玲最先回神一脸平静问道:“出什么事了?”

杨毅云一看柳玲玲的样子,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得,心里舒了口气,连忙说道:“墙上出了裂痕,应该是被什么东西剧烈撞击的,你呆着别出来,我去看看。”

“好呢~”柳玲玲点头一笑。

带了把雨伞杨毅云打开门出去,绕到别墅后面后,耳中的哭声更大了,加快脚步过去一看,却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只见一辆黑色奥迪,车头严重变形,撞在别墅的墙上,这才是罪魁祸首。

也心中释然,为什么声音那么大,且又让整栋别墅都像是地震一般,原来是被车给撞击的。

只想不通,什么样的司机,居然好端端的把车往墙上撞?

“仁儿你醒醒,别吓妈妈,你醒醒……”

视线中一名中年四十来岁妇女和一名中年人应该是一对夫妇,打开了车门,在将一个满脸是血迹的少年往出来拉。

杨毅云有点明白了,是这个少年开车撞击的,看上去年龄不大十八九岁的样子,难道说,他没有驾照,偷着开父母的车,才有了这一茬?

心里向着杨毅云连忙走过去帮忙,可是到跟前后,看到少年的情况,他不禁脸色一变,连忙对身边的女人道:“别动~别再动他了,他现在很危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