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内心的震撼/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毅云感受到此刻王幕生全身散发的腾腾杀气,就是他也心中一惊!

《唐雎不辱使命》中有一段,匹夫之怒和天子之怒的言论:

秦王曰:“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唐雎曰:“大王尝闻布衣之怒乎?”

秦王曰:“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

唐雎曰:“此庸夫之怒也,非士之怒也。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此三子者。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与臣而将四矣。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

此刻的王幕生这个现代少将,全身散发的怒气,虽然不能和上述文中两者相并论,但也是非常可怕的。

回过神来,杨毅云知道,王幕生可能误会了,关于父亲的抚恤金还有这些年来收到了一些汇款,全都被奶奶锁在了一个小木箱中,一分都没有动过。

小时候日子艰难时。杨毅云对奶奶说过,为什么明明有钱却不用?

记得当时奶奶眼中有泪说:“名义上这是你爸的安家费,如果动用了这笔钱,就等于默认了你爸爸真正死了,而不是失踪,咱们三日子艰难一点咬咬牙能过去,有个信念在心中期盼,也许有一天你爸就回来了。

奶奶不希望你们没父母,我也不能照顾不了你们几年了,所以呀,奶奶相信你爸他还活着,总有一天会回来……”

小时候杨毅云不能理解奶奶的那些话,长大后,他明白,其实奶奶在给他和妹妹信念的同时,也在给她希望!

自那以后。一家人谁也没在提起过动小木盒中钱的事,就当是没有这笔钱存在,日子苦点,他们都希望父亲杨国忠还在人世。失踪嘛~不一定是死了。

所以看到王幕生发怒,杨毅云连忙解释道:“王叔误会了,那些钱都在,只不过被奶奶放起来了……”

将奶奶当年那番话,讲给王幕生听后,王幕生长叹一声:“是我对不起国忠大哥啊~早知道就应该早点来找你们的~”

看到王幕生眼眶湿润,杨毅云心中感动,他现在相信。王幕生和父亲是真正的生死战友了,他的眼神告诉了杨毅云真诚和愧疚。

反过来安慰了一番王幕生后,饭桌上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过了片刻,李嘉开口道:“毅云你奶奶现在身体怎么样?”

“奶奶近些年身体不是太好。我打算等实习的事情安顿好后,就回老家一趟将奶奶和妹妹接过来!”杨毅云说道。

王幕生抬头道:“本来请你吃完这顿饭我们一家就准备去你们家看看的,现在看来,你奶奶身体不好,我也不好贸然前去,毅云你什么时候回家,王叔和你一起去应该会好点,你看怎么样?”

“也好,我到时候通知您,不过,王叔您要是忙就别去了,等我将奶奶接到古都,您再来看看也一样。”杨毅云知道王幕生这等人物,不说日理万机,怕也是差不离。

“也行,到时候一定通知我。对了,关于你母亲的事情,回头我会去找找,也算给我这个当叔叔的给你做些事……”

此刻的王幕生像是一个长辈一样,和杨毅云说话,句句都发自内心的真诚。

正在几人聊家常的时候,杨毅云的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聊天,杨毅云一看是刘昔奇打来的。应该是他到了古都饭店,便歉意一笑道:“王叔不好意思,是我一个发小,我让他过来一起吃饭的。您看?”

王幕生脸一板郑重道:“孩子你可能不理解我和你父亲的兄弟情义,我可以告诉我和你父亲杨国忠不是亲兄弟但胜过亲兄弟,以后你也就是我和老李的孩子,我希望你在我们面前别把自己当成外人,更不需要有什么顾虑,想做什么就做,知道么?”

听着王幕生这几句话,杨毅云眼圈一红。从来没有过父爱母爱的他,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李嘉也说道:“对对对,毅云以后我就当你是亲儿子,虽然我没见过你父亲,但是王黑脸可是在我跟前念叨了十多年,你是国忠大哥的孩子,就是我们的孩子,我们以后对你会像宗儿一样。”

“谢谢叔叔阿姨!”

听着这些暖心的话。心里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而此刻最震惊的莫过于一旁的付超了,他知道王幕生刚才对杨毅云那番话有着怎样的分量。

付超和王幕生是在十年前在部队认识的,在一个体系共事了四年多,那时候的王幕生还不是少将,两人经常一起吃饭,总会听王幕生说起他一个生死战友,自然明白王幕生对杨毅云刚才的话,是发自内心。

王幕生是燕京王家最具潜力的年轻一辈代表。毫不夸张的说他的话从某种程度说,就代表了整个王家。

而王家在军队的势力可是真正的大佬,更重要的是老王家的硕果还健在,那可是开国后的老人。

可想而知,杨毅云以后有王家的庇护,将会一帆风顺,前途无量。

心里这样想着,付超暗暗下定决定回头一定要和杨毅云这个小辈交好。

杨毅云挂上电话走出去接待刘昔奇。

走廊外刘昔奇眼睛看着包厢的号码。找了过来。

“铁蛋你怎么才来?”杨毅云看到他后笑着问道。

“别提了,晚上外面在下雨,出租车都等不到。”刘昔奇郁闷道。

杨毅云看着:“上次不是说了让你去提车么?怎么公司账上没钱了?”

“车上礼拜就看好了,只是这段时间固元酒即将上市。产品许可证的审批出了点岔子,我这几天忙着跑这个事情,没顾上去提车,等这阵子忙完就去。”刘昔奇这个眉头有点紧缩。

杨毅云心中一动问道:“车子明天我陪你去弄。我找钱小贝她帮忙所有手续几个小时就能搞定,你办事首先得有代步工具才方便,这方面的钱不能省。

还有你说产品许可审批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卡点?有没有找人解决?”

“起初我以为就是正常的手续问题,跑了几次。才发现不对劲,我们的产品经过官方的食品安检没有丝毫问题,卫生部硬说是有毛病,感到不对我也找人疏通,花了点钱才打听到是有人故意卡我们,看上去是有人想摘桃子。”说到这里刘昔奇脸色不太好看。

杨毅云眼睛眯起问道:“这事儿明天详细给我说说,我去找找人,你先跟我去见几个人。”

“成,我估摸着对方如果想插手我们公司,这两天也会跳出来的,对了,请你吃饭的是什么人?”刘西奇随口问道。

“一家三口,和爸是战友,说起来有点复杂,回头我告诉你,还有一个是古都武装部的大佬,今天让你来就是让你混个脸熟,以后你做事也方便,再有人找麻烦也的掂量。”杨毅云说话中,打开包厢门。

而刘昔奇听到他说话,心里可是震惊了,古都武装部的大佬,那可是大校军衔啊!

不过,当他跟着杨毅云走进去后,心里的对于武装部大佬的震惊还没有落下时,视线中却是看到了另一个中年人。

一瞬间刘昔奇心中惊雷炸起!震撼无比。

因为他太熟悉这个中年人了,在部队的时候,可是经常在军报上看到他的照片和文章,还有军队特战手册,也是出自他手,刘昔奇很崇拜他。

更重要的是他是军界少有的年轻少将。

刘昔奇心里的偶像自然就是王幕生。

几乎是下意识的,上前一步敬礼道:“首长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