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不负如来不负卿/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赵楠的问题,杨毅云几乎脑海中没有思索就说道:“我想的很清楚,也不后悔,现在不后悔,以后也不会。”

诚然,她明白赵楠说的是事实,古武叶家,对他来说就是庞然大物。

但那又如何?

别忘了,他杨毅云真正的身份。

他首先是散仙传人,是浩瀚修真界顶级十二劫散仙至尊云天邪的徒弟。

是修真者。从踏入修真后,他就是已经不是普通人的范围,也不能用普通人的思维去衡量他。

什么是修真者?

在师父云天邪的灌输的理念中,修真者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飞天遁地,纵横宇内,所追求的是天道至理。

是一念化身万千,一念屠神灭魔的存在。

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存在。

是寿元千千万万年的不朽者。

云天邪从一开始就给杨毅云定下的目标便是日后前往修真世界,所以他的起点很高,身份地位同样如此。

而反过来说,地球对修真者来说,仅仅是浩瀚修真世界中一方小世界而已。

在和师父云天邪的聊天中,每每他给杨毅云带来的眼界都是依照他的标准来。

而云天邪这个身前叱咤风云的顶尖散仙,别说一个地球上的古武者家族,怕就是一方修真王朝也不再他眼中。

所以杨毅云尽管出身地球,但是受师父云天邪的影响,眼界和思维虽然没有师父那么变态,但对付一个赵楠口中的古武者家族他还是有信心的。

如果堂堂至尊传人,听到一个古武者家族都胆怯,那他也别想有所成就了。别说日后前往修真界,就是修炼境界也会停带不前。

记得师父云天邪说过,修真修的是本性自然,随心所欲,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去做,才是修真的真谛。

世俗之人,之所以烦恼,就是因为心灵上禁锢的条条框框太多太多,而修真,便是用来打破这些禁锢的,追求的就是自由。

随心所欲的自由。

当然这个随心所欲,不是说能随便灭杀生命的,那样会遭天谴,首先你得心正,其次才是释放本心。

眼界格局都高,所有杨毅云毫不犹豫的回答了赵楠,因为一个古武家族,的确他真惧怕。

又不是修真家族,才是地球上的古武家族,古武者传承估计都没有杨毅云脑海中师父随手塞给他的多。

至于说,他喜欢赵楠这一点,其实杨毅云有那么一丝丝的纠结,因为感觉自己是不是太花心了?

之前因为种种因素推到了林欢,现在来追求赵楠。这放在旁人眼里中就是花心大萝卜的典范。

不过,这个答案杨毅云很快就找到了。

还是那句话,他是修真者,是散仙传人。

也想到了藏区六世活佛那时注明的诗句,不负如来不负卿。在他这里能说成,不负修真不负佳人。

他不是普普通通的凡人,如果是凡人,首先你就得受到法律和道德的约束禁锢,一生之谈一次恋爱,一生只娶一个老婆……

可惜,从他称为散仙传人的那一天起,这些对他来说都是能改变的东西。

当然,也并非是他花心。

和赵楠之间,严格来说比林欢他们都认识早。再加上又是救过命的恩情,她早就印在了杨毅云脑海中。

而林欢、栁玲玲、甚至是欧阳玉清,每一个都是对他,或者他对人家真心相交的。

如果他是普通人,那么这些问题也只会在心里想想。放在心底深处,可惜他不是。

能追求的只要是真心相交,有什么不能去追求的?

这似乎没有什么错。

就算是普通人,也可能有一二红颜,更何况是他一个修真者!

重点是,他对这些红颜,是不是付出了真心。

和她们去交往是玩,还是真心的付出?

在能力之内,他不会辜负任何人,如果修真一世,还要有这些枷锁烦恼,估计这些,估计忙那些,还修真还有和意义?难道就为一个飘渺的长生?

人生一世,万万千千生灵中。能碰到几个有缘的?他不想错过而后悔,所表达的也是内心的真实的自己思想。

回答柳玲玲的问题的同时,杨毅云就想到过这些事,而且,他有解决的办法。以后找个时机,就能解决,到现在为止,他没觉的自己滥情,更没有玩弄谁。

对赵楠他是第一次主动追求。

赵楠的意思是,他要是追求她,首先就得承受古武叶家的压力,其次还有她赵家的压力,也就是试探一下杨毅云,没有想到他想都没想就给出了答案。

反过来倒是让她有点为难了。她不清楚杨毅云背后的古武势力是不是能和庞大的叶家抗衡,也不知道她对杨毅云是什么感觉,就是鬼使神差的来了这么一句。

好吧,现在看到他坚定而且充满自行的眼神,赵楠猜测杨毅云背后有可能是某个强大的古武者家族或势力吧?

看到这么自信,难不成是宗门?

这句话,她没有问出来。

沉默了一会儿,她认真道:“其实我也没有谈过恋爱,也许我们可以试试~”

接下来的聊天内容持续扩大,赵楠讲述了她们赵家河叶家生意上的势力。这是他将来也许会面对的,首先第一条,经济上和身份上都要能匹配。

杨毅云点点头,表示知道,其实心里明白,从今天他出手打断叶开的腿那一刻起,就算没有赵楠存在,叶家也不会放过自己。

一番坦诚相见的交谈下来,让两人的关系亲近了很多,当然说也说不上来,这算不算是恋爱了,反正聊天上首先就随意了很多。

杨毅云也对赵楠说了一些自己的境况,当杨毅云说出,驻颜丹是他发言的之后,赵楠的瞪大了眼睛,但随即又释然了,心里更加对杨毅云背后的势力深信不疑,一定是宗门。

她听爷爷说说,只有强大的宗门才能炼制一些有价无市的丹药之类。

关于驻颜丹她还拍卖过,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越是和杨毅云接触她就感觉越是看不透这个男人,总感觉他身上的谜团太多。

吃饭完要走的时候,杨毅云突然接到了刘昔奇的电话,电话中刘昔奇沉声道:“你来一趟公司,产品审核的问题,今天林欢出面后。查到了一个人身上,对方提出了一些条件,约我们蓝月会所见面。”

挂上电话,杨毅云眼睛眯起,闪过了一道冷色,刘昔奇虽然在电话没有多说,但他感觉到他的声音低沉,肯定是对方吃香太难看了。

有人眼红自己的东西,吃香不难看,杨毅云可以接受,但是口味太大,他也不是软柿子。

一旁的赵楠看到杨毅云脸色不太好看,关心道:“怎么了?”

“我下午可能要请假。”有点不好意思,上班第一天就请假,似乎有点过分。

“没事,反正这段时间我要整顿公司,你要有事你先走,我打车会公司。”她善解人意。

“不着急,我先送你回去再说。”

“那行~”

结账后,杨毅云讲赵楠送到了公司,随后开车前往蓝月会所,刘昔奇说他和林欢在那边等着。

电话里也没有说具体的人是谁?

但是能让林欢出面,还严明要谈谈的,估计也不是一般人。

固元酒算是公司第一个产品,必须一拳头开门红。杨毅云还指望做大,将来给妹妹六点家底,给兄弟一条出路,可不想在第一个环节就出问题。

已经延后了大半个月时间,后续他还有其他产品要上,今天必须解决了这件事。

到地方后,在门口刘昔奇和林欢早就等着。

下车走过去,随口问道:“对方是什么人?”

林欢看到杨毅云眼神带着柔色道:“西北俊马集团的,马家三少,马翁城,我通过一个长辈口中才打听到的,关系很硬,发现我们打听他后,很光棍,直接约吃饭。”

“吃饭是假,咬一口血喝是真。”刘昔奇冷哼一声说道。

“也就是说这是一场鸿门宴?”杨毅云冷笑说着。

“先进去看看再说吧,对方如果连我的面子也不给,就说明有备而来。”林欢看着杨毅云说道。

杨毅云第一时间想到了古武家族的马家,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家族:“走,我倒要看看,他能多大肚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