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米老鼠哇/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刚的确有过枪声,不过杨毅云以为是在砸出去后的走火,并没有伤到谁。

但是现在,看到女警左胸膛殷红的血液后,他有些了慌神了。

难道这么巧合,拿枪砸罪犯反而误伤了女警?

我特么这算不算袭警?

这个罪名可有点大啊!

不管怎么样,先救人再说。

下车打开后车门,看着女警一脸的惨白。他深吸了一口气,就要去撕开她的衣服。

这时候只听她说:“先去将两个罪犯绑起来,免得他们醒来。”

她的声音很虚荣,也许是流血过多导致。

“都特么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罪犯,我先给你看看伤口。”杨毅云苦笑一声,伸手就要去撕她衣服。

宁珂心里其实比杨毅云还乱,她郁闷的一塌糊涂,本来去夺取罪犯手中枪,却不想车子一颠簸,反倒中枪了,她知道是刚才罪犯开的抢。

更没想到刚才开车的司机,在她眼中还对罪犯求饶的司机,一瞬间暴起个罪犯拼命,短短瞬间就制服了两个罪犯。

她看得清楚,这个司机绝对不是普通人,凭他刚刚的伸手,简直比她这个专业搏击手都厉害,更没想到此人车里随随便便就放着几十万的现金。

处于职业习惯,宁珂不有的对杨毅云产生了怀疑。

此刻看到杨毅云伸手要抓死裂她衣服的样子,心里愈发的不安,眼角一看身边有一把罪犯掉落的抢,顺手捡起来,对着杨毅云道:“你要干嘛?”

杨毅云一僵,从她脸上的神色一看就明白她将自己当成乘人之危的采花大盗了。

心里这个气啊。

“我特么是医生,给你止血救你,你失血过多会死的,拿抢指着我干嘛?”杨毅云瞪着脸说道。

宁珂可没有相信杨毅云的话,脸色越来越惨白,心里暗道:“此人果然有可疑,之前是车里放了大量现金,现在随口又说他是医生?天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

不过这时候她也知道对方说的是实话,胸膛血液直流,在不管可能真会去见马克思,手中的抢指着杨毅云道:“谁知道你是不是医生?你……拿出身份证来?”

“我去~你脑袋被驴踢了吧?都这个时候,你还认为我能对你做什么不成?”

“我让你那身份证出来?”宁珂声音提高了一些。

“好好好。要不是看在你之前在餐厅好行提醒我一句离开的份上,我才难得救你。”说话中杨毅云拿出了自己的钱包打开,里面身份证和学生证都有。

“杨毅云……原来你是古都大学的学生啊~”宁珂终于送了口气。

“不像啊?”杨毅云泛着白眼说道:“我提醒你一句,你要伤口再不止血。死了可别怪我。”

“你也不像医生啊?”宁珂嘀咕。

“老子是中医,要不是你在我车上,死了我说不清,才不管你。”杨毅云气笑了,这个女警胸大无脑啊,都这个时候了,不担心自身的枪伤,居然还对自己心存戒心。

“额。好吧,我你别乱来,不然我会开枪的。”宁珂红着脸说道,她自己清楚枪伤的位置在什么地方。

“你自己都说手你有枪。还怕什么?”杨毅云说话中伸手将她运动服外套拉练拉开。

这时候看到女警胸膛已经被血液打湿了了一大片,伤口上还往外冒血。

随即他出身在她胸膛用点穴手法,其实就是经脉十三手帮她点穴止血。

下一刻,伤口不再流血。

而宁珂也感到神奇,没想到被杨毅云在胸膛点了几下,伤口就止血了,也没有什么感觉,就是感到他手指落在身上的时候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像是有电流从他手指进入了身体一般。

“子弹卡在了骨头上,有点难度啊,你躺下我帮你取子弹。”杨毅云说着话,将两个罪犯从车里拿出来找绳子绑好丢在了路边。

然后钻进车里看着女警道:“警官你没听见我说话么?躺下。”

“躺下?你……想干什么?”宁珂又紧张了起来,手枪指着杨毅云。

“我……你特么子弹不取出来,伤口止不住血,我给你止血只是暂时的,你想等死就等吧。”杨毅云被气的牙痒痒,他么想救她,怎么总以为自己会占便宜一样?

“我我……啊不是,你等等,我的意思是我先打个电话,我同事还有饭店老板娘身上还有炸弹呢,我先通知家里让他们去救人,等会你再给我取子弹。”宁珂脸色通红,她看到杨毅云一脸的气愤,知道是她想多了,连忙找了一个由头搪塞。

杨毅云看着她有些哭笑不得,总觉的这个女警智商和她的美貌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也不知道是真二,还是天生的单纯,她自己都在生死边缘了还惦记着别人。

刚刚给她检查伤口,杨毅云发现其实她伤的很重,如果不及时治疗,真的会有生命危险。

但是听到她还惦记同事就喝饭店老板娘的话,又觉得她在二的同事很可爱。

只见她手颤抖着拿出了电话,拨通。

“喂…高局长我是宁珂…”她说这么一句,对电话里就传来了一个声音打断了她。

“哎呀喂,小祖宗你在哪里?有没有事,罪犯有没有那你这么样,现在什么情况?”

“高局我已经没事了,罪犯已经被制服,你带人去餐厅救人吧,小李和……”

“好了,我们已经在餐厅了,炸弹是假的,这边没事了,快点报告你的位置,我去接应你,你可千万别再出乱子了,你要出什么事,我怎么像你家交代啊,祖宗快顶发你的定位给我。”

杨毅云听到电话中两人的聊天,也知道了原来这个女警叫宁珂。听电话中一个高局的意思,似乎对宁珂充满了无奈,而且还不敢多埋怨,应该也是个有背景的人。

等宁珂挂上了电话,杨毅云看到她额头已经虚汗布满,脸色从白变成了蜡黄,手中的电话和抢都拿不稳,掉落在车里,知道她的伤已经非常严重了,重要是失血过多导致,加上心脏被子弹擦破了一点点,这才是最严重的。

杨毅云知道今天也辛苦是自己在。要是换个让你,宁珂就去见马克思了。

心中一动,手放在口袋从乾坤壶取出了人参,直接用牙齿咬下一节,然后对着宁珂道:“张嘴~”

虚弱不堪的宁珂,虽然已经没有力气动弹,但是她思维还清晰,眼睁睁看着杨毅云拿出了什么东西,直接用嘴咬下一节,然后从嘴里吐出来,对着她的嘴巴而来。

张嘴?

宁珂有点发蒙,这个恶心的家伙,直接在他自己嘴里咬下的东西要让自己吞下去么?

从小就有洁癖的她,打死都不会张嘴的。

杨毅云看着宁珂嘴巴紧闭,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再不救她,可就真挂了。

冷哼一声道:“胸大无脑的警官,看清楚这是人参,五百年份的,就这么一小节换一辆轿车都没有问题,张嘴,这是给你吊命的。”

“仙丹我也不吃,你太恶心了,怎么放在自己嘴里咬了在给我吃?打死我也不吃。”宁珂瞪着眼虚弱说了一声。

杨毅云一愣,反应过来,原来她是有洁癖啊!

嘿嘿一笑道:“由不得你了。”说话中直接搬开她的嘴巴,将一节人参强行塞进了她嘴巴,伸手在她身上点了几下,已经咽下了肚子。

“咳咳……我……我要杀了你~”宁珂气的直翻白眼。

“等你有力气再说吧。”杨毅云这一刻很粗暴,伸手在她身上,刺啦一下,将她身上的贴身衣服撕开,准备帮她取子弹。

可是下一刻,他看了一眼后,情不自禁说道:“米老鼠哇~”说话中还下意识的吞了下口水。

而宁珂看到杨毅云一脸猪哥的样,加上他粗暴的手段,又气又羞,顿时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嘿嘿,晕过去也好,省事了。”杨毅云笑了一下一只手贴在了她胸膛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