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我有七成把握/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袁金凤家住在村头,是村里唯一修建了两层小楼的人家,也是唯一的富裕之家,这一切都得益于袁金凤。

她外出打工碰上港商继承遗产的事情,杨毅云从昨天和她交谈中不难听出此事是真的。

尽管袁金凤因此被人咬舌根子,但杨毅云却没有多想,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和机遇,又有谁能知道袁金凤在在外面吃过多少苦?

所以没必要去用有色眼睛去看待这些问题。

袁金凤是家里唯一的女儿。她家在小时候听奶奶说是村里最贫穷的人家,这也是袁金凤上学仅仅读了初中,毕业后不久后就嫁人的原因。

她爸爸是个酒鬼,属于好吃懒做那种人,而且是先天哮喘病做不得农活,以前家里里里外外都是她妈妈操持,从小袁金凤的妈妈是和标准的农家女人,勤快节俭。

十年前为了补贴家用,给女儿袁金凤买一套像样的衣服,去山上采药时,不小心摔断了腿,家里没多少钱给她看病治腿。

一家三口主心骨腿断了,这是很要命的事情,加上袁金凤的爸爸就是一个老酒鬼身体不好,根本就操持不了家务,打理不了家里的事情,让当时已经十八岁懂事的袁金凤非常的伤心。

她知道母亲是为了给她置办一套新衣服才会采药摔断了腿,哭了好几天,也就是那时候邻村有人来袁家提亲。

在农村结婚早是寻常事,男方愿意多出一些彩礼给她妈妈看腿,当时袁金凤为了给母亲治腿就答应嫁人。

可惜,她妈妈腿伤错过了最好的治疗时机,已经注定了瘫痪,而当时结婚不到十天的袁金凤丈夫死亡,背负上了煞星寡妇的名头被婆家赶出家门。

那次以后她就孤身南下打工了,五年后摇身一变成为了小富婆回到了村里。

五年时间过去,虽然她有钱了,可惜母亲的腿却永远治不好了,时间太长经脉和肌肉都严重萎缩,除非截肢换上假肢,但她妈妈不干,用农村人的思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么能截肢?

此后就一直瘫痪在床上,由她酒鬼爸爸照顾。

袁金凤也曾想接父母出去,不过都不愿意离开,故土难离。以至于她每年都会回家几次看看父母。

袁家这些事情,杨毅云都听奶奶说过,所以也清楚一些。

总之在他看来,袁金凤就是个可怜女人。尽管她现在有钱,但是并不快乐。

提着龙鱼到了袁家大门上,杨毅云老远就看到袁金凤推着轮椅上的母亲在院子中活动。

微微一笑道:“翠花婶子~金凤姐~”

“哎呀~是云子来了,快进来快进来~”坐在轮椅上的袁金凤母亲苗翠花看到杨毅云脸上笑了出来,她这一生唯一的遗憾是没有生过一个儿子,所以看到村里像杨毅云这样的男孩都感到特别亲近。

小时候杨毅云出水痘,还是苗翠花给去山上挖来治疗水痘的草药治好了水痘呢。

袁金凤看到杨毅云微微一愣,随即想仙女潭的一幕。不免有些脸红,不过上门是客,加上母亲难得路出笑脸,她也不好说什么。也笑了一笑去屋里给杨毅云找来凳子。

“这是龙鱼,咋这么大的龙鱼呢?”袁金凤的母亲惊讶问道,连忙嘱咐女儿道:“金凤快收起来,给云子去倒水。”

“嘿嘿,翠花婶子这是前天晚上去仙女潭抓到的,那啥路上碰见了金凤姐本来要给她送一条尝尝鲜的,结果我忘记了,昨天又没出门。今天我就想着来看看您。”杨毅云话中可是半真半假。

他来看看翠花婶子是一半,另一半是来看袁金凤的。

“好好好,云子长大了,在大城市出变的也会说话,你能来看看婶子,婶子很高兴,过来让婶子看看你。”袁金凤的母亲很慈爱的眼神拉着杨毅云说话。

杨毅云心里对翠花婶子其实是很敬佩的,她要不是十年前腿摔断。可是村里女人中的能干人,奶奶经常念叨,老天不开眼让金凤莲摔断了腿。

杨毅云乘机一只手放在了她摔断的左腿上,用真气查看,他想看看能不能治好翠花婶子的腿,如果能,就算做一件好事,翠花婶子今年才勉强五十岁,放在农村正是家里家外操持的时候。

二来如果能治好她的腿,也能让袁金凤记一个好,博美人一笑的事情,杨毅云很乐意做。

当真气在翠花婶子的腿上游走了一圈后。杨毅云皱起了眉头,在他的查看下,发现翠花婶子左腿经脉百分之八十都已经坏死,剩下的之有百分之二十还有生机,但也很微弱。

不过,作为修真者,生死人肉白骨的手段都是有的,他真气就是最大资本,加上《造化生机丹》的功效,他心里估算了一下,治好翠花婶子的腿,他能有七成的把握。

在他心里想来。只要能恢复翠花婶子腿上的一些经脉,就算一次治不好,他日后都有办法。

心里这样想的时候,袁金凤从屋里端着一杯茶出来:“云子喝茶~”

杨毅云被袁金凤打断了思路。抬头看到她给自己递水过来,起身连忙去接,双手不小心碰到了袁金凤的手上,让袁金凤手抖了一下。开水溢出来。

“啊~”

她被水烫了一下,惊呼出声。

杨毅云皮糙肉厚,压根就没有感觉到汤,连忙将水杯放下,抓着袁金凤的手道:“金凤姐怎么样?都怪我不小心。”

“没……没事~”袁金凤被杨毅云抓着手,脸色红了,不自然了挣脱连说没事。

这时候她母亲笑着说道:“云子你坐你的,金凤是咱农村姑娘。水汤一下她没那么娇贵。”

杨毅云有些不好意思,刚刚着急了,情不自禁的握了她的手,尴尬一笑坐下。端起水杯连忙喝茶掩饰。

这时候苗翠花问道:“云子你在古都上大学都学的什么?前段时间听你奶奶说你今年也毕业了,找工作了没有?”

“婶子我学的是历史系~”说道这里杨毅云心中一动,正愁找机会给她治腿,说完补充道:“还拜了一位古都闻名的中医老教授为师,学了几年中医,婶子要不我给你看看腿?”

“学医好啊,是个积德行善的职业。”苗翠花感叹了一句,又叹息说道:“婶子的腿已经没治了,金凤带我去了全国很多大医院看过,都说治不好了,除非截肢安装假肢,要婶子临到老了还把腿截断,我还不如这样摊着更好。”

“妈,现在医术发达安装假肢也能走路的~”袁金凤是真想母亲能重新站起来,她心里对母亲的腿一直有愧。

“你这丫头,就盼望我做一个肢体不健全的人啊?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么能把腿给截断?云子你说婶子说的是不是这个理?”苗翠花瞪了一眼女儿后,转头问杨毅云。

袁金凤连忙给杨毅云眨眼睛,意思是让他帮忙说说,动员一下母亲安装假肢,这样她就有重新站起来希望。

哪知道杨毅云点点头,却不是像着她说话,而是符合母亲的话说道:“对对对,婶子你说的太对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可不能截断安装一根铁棍子,那得多别扭啊!”

“你听听,你听听,还是云子懂事理,你这丫头在外面几年还是没见识。”苗翠花看着女儿袁金凤抱怨,夸赞杨毅云。

而袁金凤听到杨毅云的话确实差点没给气死,狠狠瞪了他一眼,意思是我让你帮我劝劝我妈做手术,你倒好不帮忙,反而给我添乱?

杨毅云直接无视了袁金凤的瞪眼睛,笑着装模做样在她的腿上敲敲打打按按了一阵,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婶子你这种情况,我以前跟教授的时候碰见过,就是经脉大面积坏死,有百分之八十经脉损坏,肌肉严重猥琐,但也不是没有康复的希望,如果让我治疗,我有七成的把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