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需要一套针灸/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毅云继续说道:“以前找教授老看病的一个病人和您情况差不多,而且是双腿,真正说起来比您的情况严重多了,到最后却完全康复了,婶子要不我给试试?您放心我不动刀,就用针灸治疗?”

杨毅云胡编乱造,说的有眼有板,随口就整出一个教授老师来。就是为了找借口给苗翠花治病。

一旁的袁金凤听着听到却是心中打动,因为母亲的腿简直成了她的心病,其实她权母亲做截肢手术,医院说了,就算是截肢也不一定能康复,几率大概五五开。

现在听到杨毅云居然说通过针灸就能有七成的把握康复?

这让袁金凤心里在疑惑的同时,不由的充满了期盼,只要能治好母亲的腿,她什么都愿意付出,也不愿放过任何的机会。

忍不住问道:“云子你可别拿我妈开心啊~”

杨毅云的话语铺垫已经见到了成效,心里想到,也是时候给你们看点真本事了,故意一脸严肃道:“金凤姐,这种事情我能和你开玩笑吗?我给婶子做一个测试你就知道我是不是认真的了。”

说完杨毅云对着苗翠花道:“婶子接下来我用教授叫教我秘法,给您测试一下腿,您要是感觉有反应,那就证明我能治好你的腿,要是没反应就治不好,你仔细感受哈!”

“啊~哦哦!”苗翠花也被杨毅云一脸认真的样子震住了,心里莫名的升起了一股希望。

随即杨毅云伸出手指暗暗用上了真气在手,对着苗翠花的波凌盖点了下去。

下一刻,只见苗翠花十年都没有过知觉的左腿颤动了一下,而且幅度还不小。

“啊~动……动动了一下。”苗翠花本人最清楚的感受到了,激动的喊叫出声。

一旁的袁金凤紧盯着,自然也看到了母亲的腿颤动的样子,眼睛刷一下就红了,一激动大叫着双手握在了杨毅云双手上激动道:“云云云子,你真有办法治好我妈的腿?”

杨毅云被袁金凤揉滑的手紧握着,心里一阵得意,他刚刚只是用真气博得他们的信任而已,以真气刺进她腿上的经脉精神,让腿有反应这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并不是真正的治疗,赢得他们母女的信任后,才能开始治疗。

笑着点人头道:“嗯,我现在有把握治好婶子的腿。”

“太……好好好了~啵!”激动中的袁金凤在杨毅云脸上亲了一下。高兴大叫。

“额~”杨毅云没想到袁金凤在激动之下会亲他一下,顿时有点不好意思,摸着被袁金凤亲过的地方有些尴尬,毕竟她母亲在旁边看着呢。

袁金凤反应过来。刷一下脸红透了,激动过头,就是想表达一下她的高兴,没忍住亲了一下杨毅云,被母亲看在了眼里,可是有些羞愧了。

“……那啥,我我我……去给你添水。”袁金凤红着脸,端起杨毅云的茶杯小跑着进了屋子。

而苗翠花笑盈盈的看着女儿离开。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叹息一声对着杨毅云说话道:“我和金凤爸没本事,我现在又是个瘫痪废人,孩子这些年在外面受了太多的苦,她虽然从来没有对我这个当妈的说过。但我知道她心里苦。

云子,你上过大学,是有学问的人,你给婶子说实话,这世上真有煞星克夫的事情么?”

杨毅云多少能明白一些苗翠花的心情,作为母亲最是能感受到女儿袁金凤的苦楚,当即宽慰道:“婶子,你别听那些咬舌根子。这世上压根就没有什么是煞星克星的事情,都是老封建思想害人,我相信金凤姐以后一定会幸福的。”

苗翠花听到杨毅云的安慰话,眼眶里闪着泪花带着笑意道:“婶子信你,你是读书人见识多,我也相信我家金凤以后一定会幸福,找一个好人再结婚,我还想着抱一个孙子。帮她带带孩子。

金凤还年轻她今年才虚岁三十,二十九岁,我也劝过她再找一个结婚,这孩子信命,总说不找了,反而会害了别人,我可是不信这些,云子以后你帮婶子劝劝金凤成么?”

杨毅云太赞成了,当即保证道:“婶子放心,我一定劝劝金凤姐。”

两人正聊着天,袁金凤端着茶杯走了过来,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

这次她学乖了。没有给杨毅云递到手中,而是放到了桌子上。

随后美目闪烁着问杨毅云道:“云子我妈的腿真的能治好吗?要怎么治,需要什么你尽管说,我一定想办法弄来?”

“金凤姐你就放心吧,我既然敢说,就不会让你和婶子失望,今天我带来了一种药,你给婶子将我带来的龙鱼汤炖上,放在汤你面,分成三次服用,先调节身体,等明天我就开始针灸。”

说话中杨毅云将早就准备好的《造化生机丹》拿出来。交给了袁金凤,当然是切成了三份的丹药,装在一个小瓶子中。

并且嘱咐了,丹药的事情不能说出去。编故事说,是老教授家祖传的药,很珍贵云云,他手上也就最后一份。

主要是害怕丹药惹来不必要的祸端。现在古武界正在找他夺取莫须有的小培元丹配方呢,万一丹药的事情泄露出去,会给家人和袁金凤一家都带来麻烦。

听杨毅云说的很郑重,袁金凤母女也连连保证绝对不说去出。

随后三人聊了几句,杨毅云就准备离开了,他没有针灸,准备去弄一套针灸来。

临走的时候给袁金凤嘱咐了,炖好的龙鱼汤她也可以喝一些。也说了一些副作用,可能会上几次厕所。

两母女都留杨毅云吃饭,杨毅云还真想留下来,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明天治疗的时候再来吧。

到了大门外碰见了喝的醉汹汹的袁金凤老爹手里提着酒瓶子回来了,看到杨毅云硬是抓着让杨毅云陪他喝酒。

对此杨毅云呵呵一笑,打过招呼就溜走了,小时候可没少被袁大成抓着灌酒喝,对他有心里阴影。

回去的路上,杨毅云想着是不是去县城一趟弄一套针灸来,或者干脆找老同学弓凌峰帮着买一套送来?

但他今天下午还等着和刘振国去乡里申请承包艺术村改造的消息,走不开。

结果打了电话,弓凌峰手机关机。

挂上电话他突然想到了另一个人,陈七鞭,反正从现在算起,陈七鞭从某种角度讲,也算是自己一个下属了,让他帮忙每一套针灸来应该不难。

打通了电话后,陈七鞭的声音很恭敬的响起:“先生可是到了县城,我们启程去古都?您在哪里我去接你?”

“陈大哥回古都的事情先不急。我老家这边还有点事情处理,给你打电话是想请你帮个忙。”杨毅云对陈七鞭自然不能当成真正的下属语气来说话,那样就变了味道,他也做不出那种事来。

“先生严重了,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我立刻去办。”陈七鞭现在对杨毅云是死心塌地的,因为这几天他在家里研究了杨毅云赐予的《五行引体术》心法后,才体会到了,他得到了什么样珍贵的武学心法,愈发感受到心法的珍贵,他就对杨毅云愈发的恭敬。

“其实也没什么,我要在家里给人治病,需要一套针灸,你看能不能给我送过来,我今天有事来不了县城。”杨毅云说道。

“这是小事,先生放心,我这就去办,很快给您送家去,正好有些武学心法上的事情需要请教先生。”陈七鞭听到能去杨毅云家里,心里很欢喜,杨毅云让他办事,而且去他家里,这就说明将他当成了自己人。

“成,我在家等你。”

给陈七鞭说了家里地址后,挂上电话,杨毅云就去了刘振国家里,准去去看看改造艺术村的事情有没有消息,昨天晚上刘振国来说过,今天会有乡里负责乡村承包改建的领导来考察看看。

走到刘家大门口的时候,杨毅云耳中突然听到了有争吵声,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