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聊茶道记恩情/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是一夜过去,卧室中宁珂像是八爪鱼一眼缠在杨毅云身上。

太阳从窗户照在脸上后,两人相继醒来。

看着杨毅云你宁珂在他胸膛画着圈圈说道:“你要是敢辜负我,老娘一枪崩了你~”

“咳咳~不会不会~”杨毅云干笑两声连连保证,以他对宁珂的了解,这妞还真能干的出来这种事。

想想头有点头疼!

一整夜的荒唐,两人之间的隔阂消除一空,宁珂对杨毅云是没有怨恨了。

而杨毅云也对宁珂很有好敢的,会想一下,这妞昨晚上的主动。简直是极品,不过,她终究是被杨毅云杀的丢盔卸甲,挂出了白旗。

算是一天一夜都猫仔家里没出去,宁珂也没有回警局,今天起床后她必须要回去报道。

临走的时候红着脸在杨毅云脸上亲了一下,笑咯咯走了。

杨毅云却是摸着被她亲过的脸蛋,嘿嘿直笑,起床后给喂养了貂儿和猴逗逗,他准备去药材市场补充药材,乾坤壶空间的药材不多了。

开车到药材市场一次性补充了二十多万的药材,手机短信也提示银行卡余额,居然不到一百万了。

这还是上次柳家打过来的分红,算算时间给柳家的伪驻颜丹也已经不多,本来杨毅云想继续炼制送过去的。前几天柳山海都发短信说驻颜丹不够了,催着要货。

回来后忙着帮赵楠寻找古画,还没有时间炼制。

现在想想,他觉得以后他会越来越忙,指不定哪天出去,会让柳家断货,反倒是不好,也不是长久之计。

所以杨毅云干脆想了一个办法,是不是可以拉着柳山海一起赚钱?

现在云天公司已经有了底子,成功将固元酒生产了出来,而伪驻颜丹同样能够大批量生产,不如就将伪驻颜丹交给刘昔奇去生产,柳家也就不用担心货源问题。

双方可以加深合作,也算是他对柳山海当初的回报。

随后他直接打通了柳山海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响起了柳山海爽朗的笑声:“哈哈,毅云侄子等你一个电话可真难啊~”

杨毅云听到柳山海调侃似的话语,多少有些尴尬,毕竟是他没有给人家回电话没联系,他听得出来柳山海在电话有怨念。

连忙说道:“柳叔实在不好意思,我回来也才三两天俗事缠身今天才给您回电话,这不我正想找您道歉呢,您现在在公司么?我过来找您?”

电话那一头柳山海听到杨毅云的话,总算是心里舒服多了,对杨毅云那点怨念也消散,笑着道:“我今天在家,你直接过来吧,我在家等你,正好吃顿便饭,自从玲玲走后你小子可就再没来过家里了。”

杨毅云听他提到了栁玲玲,还别说真有点想她的。

对于栁玲玲和她父亲柳山海,杨毅云是抱着感恩的。当初的伪驻颜丹研制出来的销路,可是柳山海父女两给他销售出去的,也是他转到的第一桶金。

虽然伪驻颜丹不愁卖出去,可是做任何事都有一个万事开头难。

所以柳家的帮助对杨毅云来说就是恩情,就连他现在所住的房子都是柳山海赠送的。

更何况他和栁玲玲还是同班同学。双方之间还有过一段不清不楚的关系。

当初的栁玲玲暗示过喜欢他,他又何曾不知?

只是当时杨毅云的考虑没有往哪方面去想,比较栁玲玲说过她要出国,而他自己也在毕业季,什么都没有稳定。

但现在不同了,修为提升了,公司有了,工作有了……

脑海中想着这些事,不知不觉杨毅云开车到了柳家。

老远就看到了柳家的管家福伯在大门口等候,这让杨毅云很感动。柳家对他不管是不是利益关系还是其他,依旧很好很客气。

下查后连忙走过去道:“福伯您老怎么还亲自出来了。”

面对杨毅云的一声福伯,老人很高兴,连说应该的,客气了几句就带着杨毅云走了进去。

柳家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么大。

这样的别墅杨毅云其实心里很羡慕,想着等这次拍卖会将丹药拍卖之后就是不是也买一套?

毕竟带院子的房院,不管是不是别墅,首先住着接地气,亲切。而且他在家属楼炼丹总感觉不太好,需要有一件专门的炼丹和练功房才行,再加上妹妹过些天来上大学现在住的小区也有点点远。

走进大门老远就看到了柳山海坐在院中的葡萄树下一个人在喝茶,看到杨毅云后脸上露出了笑容:“大侄子快过来~”

杨毅云走过去叫了声:“柳叔~”

“做吧,前几天去南方出差一个朋友送了我一斤普洱,一起尝尝,知道你要来我才拿出来专门等你,哈哈~”

“多谢柳叔,其实我对茶不太懂~”杨毅云坐下笑着说道。

柳山海给杨毅云沏了一杯茶,笑着说道:“华夏是茶的故乡,汉族人饮茶,据说始于神农时代,少说也有4700多年历史了。

论说茶道没有人敢说真透彻,因为华夏茶道蕴藏的文化文明太过深厚,茶道就是品赏茶的美感之道《百茶联》作者在天著说茶道源于中国,盛于岛国,皇家有皇家的茶道,凡人有凡人的茶道;俗有俗的茶道,禅有禅的茶道,道家有道家的茶道,不一而足。

一句话,品赏茶的美感之道,各行其道,取决于各自的审美观,茶道是构筑在特定的客观事物上的茶人的观念,它既是茶人的认识论,也是茶人的方法论与世界观。

宋徽宗赵佶是一个茶饮的爱好者,他认为茶的芬芳品味,能使人闲和宁静、趣味无穷:“至若茶之为物,擅瓯闽之秀气,钟山川之灵禀,祛襟涤滞,致清导和,则非庸人孺子可得知矣。

唐代茶圣陆羽所著的《茶经》其实能大体上概况茶道,有时间你可以去看看,喝茶除了喝味道,更多的是品味人生,你们年轻人多大都不爱饮茶,都喜好什么咖啡饮料,那玩意我是喝不惯的。

喝茶就不同,我认为年轻人更应该喝,就算体悟不到其中的意境,长年饮茶对身体也有好处,茶叶败火能减浮躁,多喝没错。哈哈,不说这个了,从玲玲走后我这个老头子就感觉太孤单,抓着你发发牢骚,以后你可要常来家里坐坐。

我呢。就玲玲一个孩子,玲玲妈妈去世的早,老了老了,我不像其他人喜欢清静,反倒是喜欢热闹,你们这么大的孩子,我这个老头子最喜欢,哈哈~”

杨毅云听得出来,柳山海今天的确有些唠叨,心里想到可能正如他所言。是太孤单了。

同时,杨毅云也听得出来,柳山海让他常来家里做客也是真心话,还真拿他当侄子看,这一点让杨毅云心里很感动。

听他讲解了一番茶道,其实还真别说,听在耳中非常有道理,因为他脑海中师父留下的一些修炼感悟,和柳山海刚刚讲解的茶道之说有相似之处。

脑中也有点念头通达的感觉,似乎意境在刹那间有所明悟。

看来回头真要去看看《茶经》空闲的时候也去喝喝茶。华夏茶道文化的确如柳山海所言博大精深,都说岛国茶道盛行,其实还不是从华夏盗窃过去的茶道文化,底子根子还是华夏的。

看着柳山海杨毅云认真说道:“多谢柳叔指点,我听着受益匪浅,您老放心,以后我会常来家里打扰你~”

“哈哈,这就好,我啊一直都没拿你当外人,说话要算数。以后不来我可生气。”柳山海笑着道。

两人闲聊了几句后,杨毅云话锋一转看着柳山海道:“柳叔,我今天来其实是为驻颜丹的事情~”

杨毅云说道这里的时候,柳山海明显精神一震,示意他继续说。

顿了顿杨毅云缓缓开口。说出的话确实让柳山海大吃一惊。

“我可能以后不会在炼制驻颜丹了,今天来是想将驻颜丹的配方送给柳叔。”

杨毅云在来的时候,还想着和柳家合作双赢,但是见过柳山海后,他改变了主意,诚然他杨毅云是恩感的人,柳山海对他依旧真诚,他也不能小气,一个丹方而已,他多的是。

但是对柳家来说却很重要,是占据高端产品市场的支撑,索性杨毅云准备将驻颜丹赠送给柳山海,算是报答当初他的恩情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