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大红色的鸳鸯肚兜/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毅云在心里还是要组织一下语言的,总不能直接跟独孤无情说,想治好你的阴阳脸需要跟我双修吧?

如果敢那样说,杨毅云绝对相信会被独孤无情一剑劈成两半。

一定要有招数的忽悠才行。

想了想他一脸认真道:“是这样,我刚刚检查了一下你体内的情况,真正导致你阴阳脸的原因,不在表面,而是你体内有种很复杂也特别强悍的剧毒毒气,散步在你奇经八脉,甚至你全身都是阴阳色吧?”

为了让独孤无情相信自己的话,也算是豁出去了,不然贸然间说人家全身都是这种颜色。会被误会的。

独孤无情听到杨毅云的话,脸上一热,的确,杨毅云说的情况全中。

便点了点头道:“先生可有办法医治?”她再次问道。

杨毅云开口道:“由于你体内的毒气太过特殊。我现在的功力还无法彻底治好,不过,我能给你缓解,我师门有种无上针灸之法,给你针灸一次能压制你体内的毒气三天。

也就是说针灸后三天之内你会恢复正常,和正常人一样,但是毒气太过霸道,而且很阴寒。所以在每天晚上子时以后还是会复发变成阴阳脸,不过在第二天天亮就会恢复再次正常。

而且每隔三天都需要针灸一次,如此等我功力足够的时候,便能想办法将你体内的毒气彻底根除。你看你要不要我替你治疗?”

杨毅云想了想终究是没有着急说就算是日后等功力足够,也需要双修之法才能根除,想着以后再说,首先要取得她的信任才行,双方有就信任到时候在说出双修之法应该可以。

对于独孤无情而言,杨毅云的话简直就是福音,三年来她都没有找到任何能缓解的办法,更别提彻底根除?

杨毅云所言针灸一次能压制三天,每三天针灸一次,这岂不是说,她以后只要跟在杨毅云身边阴阳脸就能彻底消失?

如此的方法对她来说就是天大的好事,岂能不愿意?

至于他说每天晚上子时复发,这一点独孤无情认为完全可以忽略,子时就是晚上十一点以后去了,这个时间点都是睡觉休息时间,有什么关系?

只要能让她在白天像个正常人一样。完全能接受。

再者杨毅云还说,等他功力足够一个完全可以彻底根除,这就是大希望。

不过,她也不知道杨毅云是不是真的能办到。但想来他应该没有必要骗自己。

看着杨毅云,她带着迫切道:“还请先生施针治疗,先生恩情无情永记在心,若是先生针法有效,无情承诺给先生办三件事,依旧有效,若是日后能完全根除,我巴蜀独孤家族将欠先生一个人情。”

独孤无情也算是下血本了。她本身就是暗劲八层的高手,她的三个条件,放在古武界是很有分量的,最后一个巴蜀独孤家族欠一份人情。这个可就更大了。

杨毅云也明白这独孤无情这段话的分量,心里直乐,这个真值了。

“看上去我都不用出声挽留她在身边做保镖,她自己都会留下了。哈哈,还是老头子高明。”在心里夸赞了一句师父。

随即杨毅云看着独孤无情假惺惺道:“我学医的,救人就是分内之事,条件不条人情不人情的先放一边,我先给你施针治病吧。”

“先生大义!”独孤无情听到杨毅云大义凛然的话,说实话心里真感动了。

然而下一刻,杨毅云的一句话,却又让她勃然大怒。

“那啥你把衣服脱了吧!”杨毅云说道。

刷~

“无耻~”

在杨毅云说完后独孤无情脸上寒气大作,闪电般将软剑抽出来就顶在了杨毅云脖子上,她没想到杨毅云居然会对她提出如此要求。

而杨毅云则是,背后冷汗都被湿透了,感受着独孤无情剑上传来的寒意。他冷汗直冒,也反应过来,他把话没讲清楚。

连忙说道:“你误会了啊,我的意思是针灸。针灸懂么?要给你在全身施针,没别的意思啊,再说你现在全身都是阴阳色,我可没兴趣做什么。”

杨毅云心里那个郁闷啊。特么要不是看在打不过你的份上,我一巴掌就伺候过去了。

这女人理解有问题啊。

听杨毅云说完,独孤无情心里一顿,但依旧没有放松警惕。看了杨毅云一眼,缓缓将软剑放下,可是嘴里却是冷声说道:“你若是敢欺骗我,我会将你剁碎了喂狗。”

杨毅云心里那个气啊,他现在发现这个独孤无情就是个精神分裂症,前一刻还是一副感恩戴德,下一刻又变成了一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不就是说了一句让你脱掉衣服么?

特么的不脱掉衣服特么怎么给你治病?

嘴上也带上了几分火气道:“特么爱治不治,是你有病。又不是我有病……”

下一刻他话都没有说完,声音便截然而止。

因为独孤无情刷一下将身上的衣服全都脱掉了。

太特么不按常理出牌了啊!

杨毅云在心里嘀咕。

此时,独孤无情面无别情的看着他,全身只剩下了内衣。

不过让杨毅云感到有趣的是,只见她的内衣,可不是现代化的款式,反而是电视古代人穿的那种肚兜。

大红色的肚兜,上面居然还刺绣着一对栩栩如生的鸳鸯。大红色的鸳鸯肚兜。

我的天呐,长见识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姑娘是古代穿越而来的呢。

这特么太传统了吧?

不过想想她是古武者家族出身,也就释然了,在古武界古武者传承本身就是从古传到今,传统一点也算正常。

咽了咽口水,杨毅云心中是冰火两重的感受。

看独孤无情的身段,那当真是超模级别,很有视觉感,让人火热。

可是看看她的肌肤,墨青白色分明,却又让人心里瘆的慌。忍不住打颤。

“可以开始了么?”

这时候独孤无情语气淡淡的说话。

杨毅云心里叹息,哥们忍了,就当你是精神分裂症,不和你计较了。

“可以了。坐直身体,我施针灸。”

独孤无情淡淡的看了杨毅云一眼坐直了身体,手里的软剑依旧没有松开,心里想着。他要是敢有异动,一剑就劈了他。

杨毅云对于独孤无情防采花贼一样戒备他,心里非常的不爽。

可是偏偏实力相差悬殊,他不敢怎么招惹她。

只能在心里暗暗说道:“等哥们实力提升上来。到时候看怎么收拾你。”

想归想,但是治病还是要治的,走到卧室,心念一动从乾坤壶取出了当初陈七鞭送给他的针灸再次回到独孤无情身边。

深吸了一口气。抛除了心中杂念开始施展《阴阳五行针》阵法。

在治病的时候他是相当认真的,不会有丝毫的杂念。

独孤无情体内的毒气属性阴寒,对她的治疗,最先开始杨毅云的用阳针。也就是快针。

计算了一下有七十二针应该就可以,他目前的炼气期三层的修为,最高也只能施展出七十二针。

一抬手真气运转之下,银针嗡嗡作响,在三息之内对着独孤无情身上施展了三十六针。

手法快速比之上一次给袁金凤的母亲治疗腿,还快,实际上都不到三息就施针完成。

这是因为距离上次他的修为又增长了一些,也是因为第二次施针熟悉了不少。

虽然比上一次施展轻松了一些,但整整三十六快针,每一针都需要真气,还是让他感觉耗费了不少心力,说不累那是假的。

杨毅云的施针,看在独孤无情眼中却是大为的震惊,她不是没有见识的小女孩,相反三年中为了治疗阴阳脸,拜访了很多医道大家,也见过不少会针灸的中医高手。

可是杨毅云这等短短三息之内施展了不知道多少针的手法,她当真是第一次见。

同时每一针落下后,她都能感受到一股热流在体内产生,当杨毅云一口气停下后,独孤无情内心简直如同炸雷。

她知道,这次自己真的碰上了医道大家,这一点从体内的情况感觉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手中的软剑,不知不觉松开了手,对杨毅云的戒心彻底放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