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我女儿命在旦夕/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候独孤无情说道:“先生可不可以用一下您的车,我们三个想出去买点衣服?”

“没问题,我给你们拿钥匙。”杨毅云好爽说道,不过心里却在想着看来应该再买一部车子了。

话音刚落,他电话铃声响起,拿起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没准备界,但是第二次又想起,杨毅云接通了电话:“喂你哪位?”

这时候电话另一头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充满了威严响起:“你是杨毅云吧?”

“是我~”

“你好,我是林欢的爸爸,我女儿命在旦夕,今天突然提到了你。她想见见你,你是林欢的朋友,能不能来军医院看看她?”林欢的爸爸说道。

杨毅云听完后脑海轰隆炸响了一下,都陷入了空白。脸色大变。

满脑子都是那句:我女儿命在旦夕,的话。

随即回过神来后,夺门而出,都没有和独孤无情三人打招呼。

杨毅云疯了一样开车就走,心跳的非常快,对林欢这个他第一个女人,现在想来他愧疚无比。

当初回老家后,林欢打来过电话当时他去了猴逗逗的小山谷,回来后回国她电话却又没打通,再后来去公司,刘昔奇说林欢请假回家了。

当时杨毅云也没有在意,反正是请假回家而已。想着等她回来,结果后面一连串的事情忙碌起来,他都忘记了林欢这一茬。

时隔多日,没想到接到了林欢爸爸的电话,却是一句她命在旦夕的通知。

开着车杨毅云心里一阵阵的抽疼,忍住心中的慌乱,快速驾车前往古都军医院。

他一路上在想,林欢到底怎么了?

是生了什么难缠的疾病,还是遭遇了什么意外……?

如果是疾病,他那么是倾尽所能也要将她救过来。

半个小时后杨毅云飙车一般到了古都军医院。

这才想起来刚刚太着急没有问清楚病房,拿出电话回拨了过去,依旧是林欢的爸爸,问清楚了病房在四零二后,心急如焚的杨毅云也没有等电梯,直接狂奔向四楼。

在病房门口后,杨毅云颤抖着手敲响了房门。

他心里非常的担心。情况会糟糕到什么程度。

门开了,是一名年约五十的中年女人开的门,看上去和林欢有几分相似,杨毅云向来应该是林欢的母亲。眼圈很红,也红肿的厉害,看上去很憔悴,她哭过。

“阿姨我是杨毅云~”

“是小杨来了,进来吧,这欢儿今天提到你,说你是她同班同学,辛苦你跑一趟。”

她这句回答算是承认是林欢的母亲。

杨毅云点点头走进了病房。病房是高级套件,有洗手间客厅什么都齐全。

进去后一名长相很威严的中年的从沙发上起身,他同样五十来岁的样子,眼圈很黑。像是熬过夜的,应该是林欢的爸爸。

杨毅云走过叫了一声:“叔叔好,我就是杨毅云。”

“我是林欢的爸爸林振海,她是我老伴何梅。这次劳烦你了。”林振海嗓子有些沙哑说道。

杨毅云心情低沉说了一声应该的,在林振海面前他莫名的有点紧张,关于林欢爸爸林振海他知道是古都纪委的大佬,也在电视以前看到过。只是上学那会儿并不知道是林欢的父亲。

这位纪委大佬在古都的传言官风很好,有铁面无私刚正不阿的美誉。

杨毅云看情况林欢应该没有将他和她的事情给父母说过,不然林振海说话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叔叔阿姨林欢她……?”杨毅云忍不住问了出来。

“她在里面刚刚说着了,你先坐坐吧。”林振海说道。

杨毅云忍着想冲进去看林欢的冲动,闻言还是坐在了沙发上,既然她刚刚睡下,还是先别打扰,从林振海夫妇口中了解一下林欢的情况再说。

当问气林欢的病情时候,林振海长叹的一声道:“欢儿得的是绝症……”

随后林振海夫妇红着眼睛说起了林欢的病情的原因。

按照林振海的说法,林欢是突然得病,说是上次回家来后莫名其妙就病倒了,起初是浑身发冷。以为是感冒,可是吃了几天药后越发严重了,到最后直接晕倒在家里。

这一下家人才重视了起来,带她去医院检查,但是医院竟然查不出什么病来,燕京和魔都的大医院都去过,结果一样,最后医院给出的检查结果是罕见的XS病变。说白了就是血细胞出了问题,类似白血病。

但是和白血病不同,林欢的血液中血细胞阴寒无比,逐渐凝固,到了最后血液流动循环比常人慢了很多倍。

如果正常人的血液流动循环是十的话,那么林欢的血液循环仅仅只有五。

起初还是八的循环速度,后来一天比一天慢,到了这几天降到了五。

血液在体内几乎就不动了,每天醒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这些天几乎是三天才醒来一次。

直到今天刚刚醒来过一次,现在又睡了过去,醒来后让父母打电话给杨毅云。说要见最后一面老同学。

按照医生的说法,林欢的血液循环缓慢已经让身体机能停止运转,就在早上下达了后事通知。

听完后杨毅云心中颤抖着,看着林振海夫妇道:“叔叔阿姨我想去看看林欢行么?”

杨毅云心里自责愧疚。且有心急如焚,他总感觉不对劲,这什么病因太过奇怪了,他要进去看看,如果单单是疾病问题,他有把握救林欢。

“去吧,就是不知道欢儿还能不能醒来了。”林振海沙哑着嗓子说道。

杨毅云推开了内室门,看到了躺在病床上已经瘦得皮包骨的林欢。心里一阵绞痛。

自从上次回老家到现在,算算日子已经将进一个月没有见到她了。

对林欢杨毅云这一刻充满了自责,他恨自己,为什么当初打不通林欢的电话去找她,如果因此而两人阴阳相合,他一辈子都不会释怀。

走过去坐在病床前,握住林欢的手,杨毅云颤声说道:“欢儿对不起……我来晚了~”

林欢脸色蜡黄无比。双目紧闭着,在杨毅云的感觉中她的气息非常的微弱,抓着林欢的手,发现她的脉搏几乎不跳动。要不是灵识中发现她还有微弱的生机,杨毅云都会以为她已经死去。

运转真气在林欢体内游走,杨毅云开始检查林欢体内的情况。

当真气一进入林欢体内后,杨毅云眉毛猛然一跳。一股阴寒之际的气息扑面而来,竟然能和他真气相抗衡。

这实在是令杨毅云大吃一惊。

林欢体内的阴寒之气,和乔福吴家姐妹的鬼修气息非常的相似,这种阴寒杨毅云可以确定就是乔福三人身上的那种气息,甚至寒气还要胜过一筹。

顿时杨毅云心中冷了下来,一个念头在脑海出现,那就是林欢的病可能是人为或者其它外在的原因形成。

尽管林欢体内的阴寒气息能和他体内的真气相抗衡,但是杨毅云加大了真气运转之后,依旧是将阴寒气给逼退。

他的真气至阳至刚精纯无比,正是这种阴寒气的克星,就是吃力一点而已,还是能压制的。

这让杨毅云心里大松了一口气,真气能对付林欢体内的阴寒气,就证明她的命能保住,前提是将他体内的阴寒气息驱逐。

现在唯一麻烦的是林欢体内这种阴寒气息扩散在了全身每一处,只要是有血管存在的地方,都是这种阴寒气息。

必须要将她体内的扩散的阴寒气收拢在一处,之后才能想办法祛除。

这一点想到了解决之道,准备用阴阳五行针法,一百零八针阳针试试,应该能将林欢体内的阴寒气暂时压迫在一处。

不过要施展针法,首先要征得林欢父母的同意,而且这种阴寒气和乔福他们三身上的气息很相似,为了保险杨毅云准备回去一趟将乔福带过来一起看看。

走出房门后,杨毅云直接开口说道:“叔叔阿姨,林欢的病我想我能治,现在需要征得您二老同意,如果可以我回去准备一下,回来就开始。”

林振海夫妇猛然见听到杨毅云的话,皆是浑身大震,林欢妈妈眼泪一下留出来急声问道:“小杨……你真的能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