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不能低调就高调吧/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额……老爷人太多我……我没有记住~”赵权一脸尴尬。

“蠢货~”赵长生大怒,这么重要的礼物,居然没有记住人,气得大骂。

随机赵长生对着人群道:“不知是武当哪位高人光临,送上了如此大礼,赵某失礼,还请出来一见。”今天来的人多,生面孔多的是,他也只能用这种方法找人了。

杨毅云苦涩不已,心里一叹:“终究是暴露了。”

刚要抬脚走出去时,却是没有想到,赵权开口道:“老爷我想起来了。每一件礼物上备注了宾客的名字~”

经赵权如此一嗓子后,首先反应过来的方道长连忙看向了丹药瓶上,果然有名字,轻声念叨:“杨毅云~这位大师叫杨毅云。”

“杨毅云?”叶再天首先忍不住出声了,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王玄机同样一愣,看向了躲在人群后的杨毅云,随即哈哈一笑释然。

“我……早就应该想到是杨毅云……啊不对,是杨先生啊,哈哈哈~”赵远成老开心了,目光从人群中寻找杨毅云,随后看到了他,大声道:“杨先生你怎么躲在人群后面了。”

说完对着赵长生道:“父亲我就说过杨先生不是凡人你还不信。”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杨毅云身上。

有一个算一个,目光中充满了火热。

此时从后堂扶着以为老奶奶走出来的赵楠将这些话一字不落的听到了耳中,看向了杨毅云满脸的幸福感。

杨毅云感受到赵楠的目光,微微一笑。走上前去。

既然不能低调,那就高调吧。

云门的成立,将借助今天将消息散布出去,也让那些暗地里完小把戏的人看看,他云门的实力。

“杨毅云见过诸位同道~”杨毅云抱拳对着王玄机和在场众人示意。

“毅云小友你可满的老夫好苦啊~小培元丹都出来了,你当真令贫道意外。”王玄机微笑着说道。

“咳咳~老爷子我可没有故意隐瞒哦。”杨毅云对王玄机说话比较随意。

一老一少的聊天,看在在场众人眼中却是大大的不同了。

王玄机是何等人物?

杨毅云居然能和他平等说话,这一点大家都看得出来,没有人想到杨毅云不仅拿出的寿礼厚重,论人脉更是和王玄机这等老神仙认识。

“玄机道兄和杨大师认识?”一侧的方道长激动问道,他和王玄机相交,现在看起来王玄机和杨毅云相交,这对他来说是大好事。

小培元丹的出现,证明了杨毅云不是炼丹师就是身后有炼丹师,方道长可是打着算盘,今日一定要抱上杨毅云的大腿。他太痴迷炼丹了,好不容易出现一个杨毅云,岂有放过的道理?

当然等下还是要确定,杨毅云究竟是不是炼丹师?

王玄机笑道:“毅云小友的父亲和我家暮生乃是生死战友。我也和小友相见恨晚,算是忘年交。”

方道长心中大定,眼神中看着杨毅云满是火热,随即问道:“敢问杨大师可是武当传人?亦或小培元丹是出自大师之手?”

这句话是全场人都想问出的问题,一个个看向杨毅云,等待他的回答。

杨毅云想想,还是那句话,今天不管怎么隐瞒。培元丹的暴露,已经成为事实,他有麻烦也躲不过了,索性还是坚持不能低调。便高调。

“方道长切莫叫我大师,折煞晚辈了,我不是武当弟子,和武当没有关系。我的师门叫做云门,此丹的确是我炼制,名字也不叫小培元丹,和你们所知武当的小培元丹没有关系。乃是培元丹,没有小字。”

杨毅云亮出了云门的头衔,承认了培元丹是他所炼。

这一下不但是方道长和其他人轰动,就是王玄机。听到杨毅云说培元丹是他炼制后,也是忍不住浑身一震。

大家更是听到了杨毅云爆出的师门,叫做云门,一时间都纷纷议论,但是似乎没有人听说过古武界没有一个云门的存在,那些封山的古老宗门中也没有叫云门的。

就是方道长和王玄机也没有听说过云门,不过在他们想来,华夏大地历来不缺少古老的传承,也许是云门是隐宗门派。

相对来说,云门不是重点,重点是杨毅云会炼丹,会炼制小培元丹,哦不对,现在应该说是培元丹,和武当的小培元不是一个丹药。

这一点王玄机隐隐觉得,杨毅云的培元丹的确比武当的小培元丹要好。

反正杨毅云的一番话出口。在场没有人能够平静。

很多人在心里给杨毅云打上了神秘师门,炼丹大师的标签,一个个都是心思活跃之辈,开始想着如何结交杨毅云。

有羡慕的。自然会有憎恨嫉妒的。

比如叶家人、西北马家人。

这两家都是和杨毅云有恩怨的。

叶家的叶开本来和赵楠有口头婚约,却被杨毅云抢夺了赵楠,当然也不能说是抢,赵楠本身就是叶开没有任何好感,从内心反对两家的口头婚约。

甚至于叶开当初在古都还被杨毅云给揍过。

至于马家就更加怨恨了,从起初杨毅云揍了马小六,到后来马家的石柱马兴田一个暗劲八层的高手去骨花组织和陈百万商议一起对付杨毅云,反而被杨毅云所杀。让马家失去了一位暗劲八层的石柱。

现在的马家仅仅剩下的一个马家老爷子是暗劲八层,死了一个马兴田,等于斩断了马家一条腿,虽然马家人没有亲眼所见是杨毅云斩杀了马兴田,可是后来逃出来的陈百万发誓赌咒说他亲眼所见是杨毅云斩杀的马兴田,所以马家是最恨杨毅云的。

今天马家来的人是一名暗劲七层的中年,叫马龙成,看着杨毅云在众人的目光中备受瞩目,马龙成的心底却是恨的牙痒痒。

方道长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杨毅云道:“贫道见过杨大师,不知大师可时间,请大师白云观做客?”

面对方道长火辣辣的眼神,杨毅云都忍不住打哆嗦,暗道:“这个老道想干嘛?要不要这么激动?不就是一颗丹药么?”

心里想归想,但是处于礼貌话还是要回答的,却是没想到刚要出声之际,一旁的赵长生脸上带着着急道:“方道长,切莫着急,今天是老朽大寿,怎么也要让杨……杨先生喝一杯薄酒不是。大家都快快进入席吧~”

赵长生不傻,反应过来后,连忙打断了方道长,好不容易赵家无意中攀上了一位炼丹是。而且是能炼制培元丹的炼丹师,这么可能看着被方道长挖墙脚一样的挖走?

这种时候,就算是和方道长关系好,他也顾不得什么。连忙出声打断。

方道长一听赵长生的话,知道是自己着急了,连忙对赵长生歉意道:“长生兄勿怪,贫道失言了,理应如此~”

随即所有人都走进了大厅,接下来便是赵家儿女给赵长生拜寿。

整个仪式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结束,之后的入席,大家也对赵长生表表示了祝贺。

场中酒过三巡后,叶再天开口了,旧事重提。

“长生兄,大寿仪式也结束了,现在是不是应当给两个孩子定下一个婚约,今日叶赵两家也算是喜上加喜?”叶再天起身后看着坐于高堂赵长生说道。

“这……?”赵长生犯难了,如果之前不知道杨毅云,不知道培元丹,今天这门亲事就定下了,可是现在他既然知道了杨毅云,就不能答应叶家了。

孙女赵楠可是不止一次的说起过杨毅云,现在的杨毅云更是受到王玄机和方道长的青睐,今天要是答应叶再天,无疑就是得罪杨毅云。

可是不答应吧,他和叶再天之间的确有过口头之言,给赵楠和叶开定下过口头娃娃亲,他不答应就是失言,左右为难。

“爷爷我不嫁叶家,我男朋友是杨毅云。”赵楠直接出声了。

场中的气氛变得尴尬了起来,今天居然是叶家和赵家,再加上了一个神秘的杨毅云之间争夺媳妇之事,这下有好戏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