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试探/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人走出客厅后,才发现大门口出现了三人,为首之人年约三十出头,身穿军装,一米八的块头,身板笔直走了进来。

在此人身后跟着两名花甲老者,三个人一个比一个气息浑厚。

杨毅云的感觉中为首的中年人和他右手边的长发老者身上的气息,貌似和古武者有所不同。

给他一种很锋利的错觉感。他们两的气息将就是利剑一般,只有左边那边老者的气息算是正常,应给是暗劲九层的古武者。

从气息判断应该和赵家老爷子赵长生一样是暗劲九层下段巅峰。

至于为首的中年人和他右手边的老者,杨毅云心里也想起了王玄机说过的天醒者,或者说他们两就是异能者。

刚刚王玄机说什么神龙潭副潭主亲至,难不成为首之人就是王玄机口中能操控雷电的强大异能者——吴楠?

如此想的时候,王玄机已经开口道:“哈哈,还以为是常道友会来,却是没想到副潭住亲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了~”

“玄机道长客气了,我神龙潭什么人都不缺,就缺少神医,潭主亲自吩咐让我来看看,再说是你玄机道长和王暮生联名引荐的人,我岂能不亲自来看看~哈哈!”

“玄机前辈~”

“玄机前辈~”

这时候三人说话中对王玄机抱拳行礼,看上去王玄机在神龙潭的资历还是很高的。

“来来来,贫道给你们介绍。”王玄机说话中对三人道:“这位就是贫道的忘年交杨毅云。”

话落看着杨毅云,首先指着为首男子道:“毅云小友这位就是神龙潭副潭主吴楠。

这位是常侩,他是以为强大的天醒者,能操控雨水~这位是周甲一身腿法独步古武界~”

“见过毅云小友……”

双方打过招呼后,走进了客厅入座。

按照之前王幕生所讲,他们王家可以给神龙潭推荐人,但是神龙潭也不是什么人都收的,总得瞧瞧实力和本事。

王家推荐杨毅云主要是医术高超,这一点其实只是明面上的,还有最为重要的一条是杨毅云能炼丹,手中有培元丹。

这才是让吴楠这个神龙潭实际上的当家人亲自前来的原因,正潭主都是常年闭关修炼的人,几乎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副潭主吴楠在处理。

能让他堂堂神龙潭的大佬亲自前来,无非是杨毅云的丹药吸引。

一番客套之后,吴楠对身边的周甲递过去一个眼色。

随即周甲看着杨毅云说道:“听玄机前辈讲杨小友医术通玄,小老儿身患暗疾多年,日夜都受煎熬,不知可否能请小友一看?”

杨毅云将几人之间的神色看在眼里,也不知道他们葫芦里的什么药。反正要说道看病,他现在还真不怯场。

微微一笑道:“自然可以。”

“好,那就有劳小友了。”周甲说完将左臂衣袖拉起给杨毅云看。

下一刻,让杨毅云和独孤无情兄妹还有王宗仁几人都差点呕吐了出来。

却见周甲左臂上有一道一尺有余的伤口。血肉模糊,内中流脓,散发着一股腥臭。

伤口乌黑,像是中毒了一般。

让几人都倒吸冷气。

在杨毅云眼中周甲这条手臂没有废掉正是奇迹了,看他的伤口应该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还真是常年遭受暗疾。

忍着呕吐,杨毅云灵识探查了过去,下一刻却是发现了原因。果真是中毒。

在灵识的查看下,周甲的伤口在不断的腐烂中,但却被他用内力强行在修复,如此周二复返。伤口常年就这样。

这是中毒的所知,而且是奇毒。

对于看病杨毅云现在不缺自信,看着周甲几人道:“周先生的应该是中了某种刚烈霸道之色,你的伤口每个三息时间都会腐烂一次。却又被强行用内力修复,看时间应该不少于一年了吧?”

杨毅云话一出口,周甲首先浑身一震,杨毅云说的完全正确。对杨毅云的医术这下有了确定,起初他压根就不相信杨毅云医术能有多神奇。

对王玄机来信说杨毅云治好了王家家主的病,医术很是了得,但在周甲看来那是给普通人治病。心里是不信的。

这次之所以一起前来,第一是受副潭主吴楠的邀请,前来试探杨毅云的虚实,而来也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来看看。

却没有想到。杨毅云仅仅一番观察就准确无误的说出了他的病情,的确如杨毅云所言他是中毒,之某种刚烈霸道的毒液导致了一年多来伤口不断腐烂,只能用内力不断修复控制伤口。

神龙潭不缺少医术高超的医生,但却没有人能治疗他的伤口,祛除毒伤。

当杨毅云说完,周甲心里莫名的有了几分希望,也许他能治好?

一年多来。他日夜都承受着煎熬,虽不致命,但却疼痛难忍。

而一旁的吴楠对杨毅云也是诧异的看了一眼,他的本意是,让杨毅云看周甲的伤口,然后借机说出杨毅云身上丹药的事情来,却是没想到杨毅云一眼就准确说出了周甲的中毒……

本来吴楠是不看好杨毅云医术的,要是杨毅云看后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就会乘机说一句话,听说你有培元丹是不是可以试试的话来,现在倒是不急了。

要是杨毅云真能讲整个神龙潭都束手无策的毒伤治好,那他的价值可就大了。

这时候给周甲递过去一个颜色,让周甲继续。

“杨兄弟可有办法治疗我的毒伤?”周甲一脸的激动中带着忐忑,生怕杨毅云出出一句不能来,这一年多来手臂上的毒伤可是让他吃尽了苦头。

杨毅云咧嘴一笑,周甲这等毒素之伤,要是换了别人真没辙,不过对他来说,并非难事,就是麻烦一点而已。

脑海中的传承医术,本就是针对修真者的,周甲的毒伤虽然霸道,但也就是一种毒,还没有独孤无情体内的毒气霸道。

这等毒素他是完全有办法的,并没有扩散在全身仅仅是在胳膊上而已。

想了想看着周甲道:“要治疗并不是不可能,但是周先生得告诉我你怎么中毒的,我也好对症治疗。”

这句话说完,周甲脸上先是一喜,而后看向了吴楠,似乎在说,能不能说?

吴楠对周甲点头示意。

杨毅云看在眼里,心里的猜测落实了。他从观察到周甲的伤势就猜到周甲中毒和脑海中某种记载很相似。

在他脑海有关毒的记载中,有一种刚烈的植物之毒,就是这等记载,而这种植物叫做烈阳树。烈阳树的果子,却是炼制筑凝元丹的主要灵药之一,本来以为地球上不存在,现在看来。今天周甲应该会给出一个答案。

果然只听周甲沉吟了一下道:“杨兄弟,我手臂的毒伤是在一处绝地所致,准确的是是一种长得像火焰一样的树脂划伤……”

周甲一脸后怕的说完后,杨毅云笑了起来。果然经过周甲的描述,他确定就是烈阳树。

便说道:“周先生,你的毒伤我今天就能帮你缓解,但想要除根。日后你需要带我去你说的那种火焰树之地去寻找彻底除根的解药,万事万物都是阴阳相生相克,有毒的地方往往就有解药存在,如果你想彻底根除就需要带我去一次寻找解药。”

杨毅云说完后。看到周甲脸上有些为难再次隐晦的看向了吴楠,这一幕在杨毅云想来应该那地方是一处秘密之地,想去的话需要经过吴楠点头同意。

这说明他的猜测是对的,也许生长烈阳树的地方就是一处宝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