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剑坯与麒麟/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双系修炼者?”杨毅云一愣,随即就明白了,吴楠可能在说刚才手中的真元离火。

看看王玄机几人同样是一副表情,杨毅云笑了一下道:“算是吧~”

反正他们不知道修真者的手段,真正比起来,修真者术法似乎和天醒者没区别。

不过,他知道日后随着修为的提高,他会掌握的术法越来越多。天醒者,还真不算事儿。

但眼下他索要考虑的是提升修为~

今天在吴楠的一道雷电下,着实将他吓到了。

如果修为足够,何惧吴楠的雷电攻击?

听到杨毅云的承认,吴楠和王玄机四人对视,脸色郑重了起来,如果之前只是看在王家的面子上,让杨毅云加入神龙潭有点牵强的话的。

那么在这一刻,吴楠是想着怎么和杨毅云搞好关系,将他永远的绑在神龙潭的马车上。

“英雄出少年啊~杨先生这是神龙潭的神龙令,上面有进入神龙潭的地图,凭此令先生可调配一支特战小队。不管在哪里,他们都会赶过去给予先生方便,杨先生收下。”

吴楠说话中拿出了一枚古老的玉质令牌交给了杨毅云。

杨毅云没有拒绝,不过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看来我这个伪双系修炼者的身份还挺值钱的。”

之后吴楠和杨毅云聊了几句后。便带着周甲二人离开了王家,他主持着神龙潭事物,可是大忙人,不会出来耽误太久。临走前对杨毅云说道:“吴某在神龙潭等先生到来。”

“一定~”

对神龙潭杨毅云还是很好奇的,去是一定会去看看的。

王玄机没有走,老爷子说了,他出来要去华夏大地在走上一圈。

等吴楠三人离开后,场中剩下了独孤兄妹和王宗仁王玄机。

几人回到了客厅。

这时候独孤无情终于接上了没有说完的话,看着杨毅云道:“先生关于我弟弟的事情?”

说话中独孤无情对独孤悔使了个眼色。

反映过来的独孤悔,当即拜倒在杨毅云面前大声道:“求先生收我徒~”

“哈哈哈~你小子倒是机灵啊~”杨毅云笑了一声。

对于独孤悔这等金属性的灵根天赋,将有望日后成为剑仙的坯子,他还是很乐意收入云门的,虽然他自己才是炼气期五层。

这等修为要是放在修真界去收徒,会被人笑掉大牙,但是想想,这里是没有修真者的地球,是灵气极度缺乏的地球,是一个古武者都能当大爷的世界。

他炼气期五层貌似收个徒弟也不是不可以。

刚要笑着出声时,却是眼角看到了王玄机老爷子手中一弹。不知是何物弹在了王宗仁的腿弯上,随即王宗仁也不由自主的跪在了杨毅云面前。

只听老爷子打着哈哈道:“毅云小友,宗仁这孩子说也要拜入你门下。”

杨毅云想笑,岂能不明白老爷子的意思。很明显是他想让王宗仁拜师。

但是王宗仁没有反应,老爷子着急了直接出手让他跪倒。

对此杨毅云笑着道:“按说我自己都修为尚且浅薄都不足收徒,可是你们都是我重要的人,不能不答应。

不过,凡事都有列外,今天我就自己狂傲一回,收下你们俩,但是。目前只能记名,我要去南国一趟,回来在说收徒之事,在次之前你二人可往方古都去找陆家姐妹。”

两人一听。杨毅云这算是答应了,就差一个收徒仪式,当即大喜,连忙道谢:“谢谢师父~”

“起来吧~”杨毅云心里也高兴。独孤悔是剑仙坯子,而王宗仁在他眼中却灵根天赋一般是四系灵根,这是非常差的灵根天赋,和独孤悔的单系灵根比起来正好相反。

不过。王宗仁却在王玄机口中是王家的麒麟儿,也就是说王宗仁的气运很强大。

修真天赋重要,但气运更重要,所谓的气运就是修真者的机缘。比如同样的条件下,身居大气运的人获得天材地宝的几率比之别人大多了。

所以气运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王宗仁有大气运在身,足够弥补天赋上的不足。

杨毅云对这两个将来的徒弟心里是满意的。

等两人起身后,独孤悔看了一眼王宗仁突然问道:“师父我们两算起来。我比宗仁多一刻拜您为师,是不是说我就是大师兄?”

杨毅云一听顿时乐了,独孤悔这小子倒是有意思。

王宗仁一听急了:“我们今天只是记名在师父门下,还没有正式拜师。这次不算。”

“哈哈~你们都别吵了,按理说独孤悔就是大师兄,好了,你们俩下去吧,我们要谈正事。”

杨毅云看着两个家伙有争斗的迹象,让他们下去。

等独孤悔和王宗仁离开后,场中剩下了杨毅云和独孤无情、王玄机三人。

……

第二天杨毅云离开燕京直奔南国而去,他听从了王幕生的建议,没有坐直到南国的飞机,而是坐大巴走陆路,从广西进入南国。

当然,王暮生说。在那边他安排了一个隶属于华夏军方公司赌石商队。

临走之前,打发了两个暂时记名的徒弟独孤悔和王宗仁,让他们跟随赵楠加上方道长一起去古都找陆雪羲,先让他们熟悉认识什么是修真,才是有必要的。

至于独孤无情,杨毅云本来想给她试着用阴阳五行针加上真火的融合彻底祛除体内的毒气,但却没有成功,独孤无情体内的毒气,不是单纯的毒,而是一种能量,所以杨毅云只能将独孤无情带着身边,以防止她毒气复发,反正独孤无情是暗劲八层的高手,跟在身边也算是个帮手。

王幕生还给杨毅云安排了一名翻译,是一名普通特种兵叫向华,一路上都对杨毅云很恭敬喊首长,让杨毅云很不习惯。

过关的时候,向华对杨毅云说道:“首长我们需要兑换一些零钱在南国使用,不然不方便,你们等等我去兑换。”

“小向你等等。南国币和我们华夏货币如何兑换的?”杨毅云说着话拿出了钱包来给小向两万华夏币。

“首长太多了,海关规定每个人过关最多只能带六千华夏币,一元华夏币可以兑换南国盾两千四百多,换三五千零用就够。大型交易是可以转账的。”

向华经常出任务来南国,对这边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他接到上头的命令是负责给这一位青年的首长当向导和翻译,他们会和军方的商队在一起去南国赌石。

杨毅云听从了向华的建议,将这些小事都交给了他去办理,没有在理会。

其实他也知道,在南国大型的交易华夏币还是硬通货,他出发之前可是在燕京银行卡取出五千万的现金放在乾坤壶空间的,要不是怕乾坤壶空间放不下,他都想放一个亿的现金进去。

因为根据王幕生提供的消息,南国的端木家族掌握着南国最大赌石交易市场,这次前往南国主要目的是调查母亲的行踪,就必须和端木家族的人接触。

不过不能强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去赌石,做大笔的生意,引起端木家族的注意。才能接触到端木家族的高层。

不到万不得已,王幕生交代,不能对端木家族强来。

这次出来,名义上他是燕京某个家族的纨绔。就是去败家花钱的。

而王幕生安排的商队,就是给杨毅云打掩护的,实际上全是军方的人,当然也是给军方赚钱的一个团队。

双方约好过关后,在当地小镇会面。

山梁小镇,因为距离华夏最近,是一个很繁华的镇子,下车后杨毅云和独孤无情在向华的带领下直奔镇上的柬寨酒吧。

这里就是和赌石商队会面的地方,王幕生也没有讲过对方有多少人,长什么样,只是告诉他,去酒吧自然会有人和他联系。

所以柬寨酒吧是杨毅云的第一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