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输赢颠倒/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武剑的大刀在顷刻见的气势,终于的让骄傲的独孤悔变了脸色,收起了轻视之心。

这时候他手中的剑也抬挥动中剑影出现,而且越来越快,低沉轻喝:“流星遮天剑,天外流星,给我爆~”

高台上昆仑的长灵道长几人,这是时候看到了两人的施展的招式。一个个脸上精彩无比,一天之内没想到看到了三中先天战技。

刀魔的传人武剑,施展的招式在他们眼中是先天战技,这一点倒是不意外,因为刀魔苏崇秋是五十年前成名已久的大人物,他的传人施展先天战技一点都不意外。

可是当独孤悔施展出流行遮天剑后,一个个先天大佬再度震惊了,都知道独孤悔是杨毅云带来的人是云门的人。又是一种先天战技,这云门的底蕴得有多深厚啊?

或者说杨毅云所在的云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宗门?

之前他们几个心里还在想,云门?

一个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宗门,怕是杨毅云胡乱编造出来的门派。

现在。在独孤悔施展出刘玲遮天剑后,几大先天的脸色变了,想法也变了。

这个云门难不成是某个他们都不知道隐世宗门?

这中可能性非常大,因为在古武界能有两大先天战技的宗门据对不是小宗门,也不会是默默无名,也许只有底蕴比他们这些古老宗门还深厚才是隐世总宗门才有吧?

第一种王宗仁已经展现过,惊艳全场。

第二种虽然不是先天战技,却是完全能比肩先天战技。李大毅施展的那些类似五禽戏的招式,在几大先天的眼中可是一点都不弱于先天战技的。

第三种在刀魔传人身上出现,在大家意料之中。

最后一种先天战技,流星遮天剑从独孤悔身上又出现,这……简直让几大先天心中先想连篇。

一门三种先天战技?

这得有多深厚的底蕴?

现在也只是展现了云门的冰山一角。

谁也不敢说,杨毅云就没有掌握一种或者好几种的先天战技吧?

之前的杨毅云施展的那种掌法,对付元辰子的时候,他们几个可都躲在暗中看到过的……

如此一想,几大先天都看向杨毅云的眼神不同了。

每一个都人眼神都有不同,各怀心思。

目光回到场中,在大家眼中,独孤悔和武剑的比斗,两人皆施展出了先天战技,现在就看谁的战技更强大了。

…………

场上当独孤悔的一招流星这遮天剑施展出来后,在武剑的眼中同样充满了凝重。

两人的剑法可以说皆是在同一时间施展出来的。

在武剑眼中独孤悔的剑法当真如同满天的流露坠落而来,充满了能穿透大地的威势。

而独孤悔的眼中武剑的一招。魔龙出海慢慢的都是强大的气势,充满了一种狂奔,内种的刀气让人感到压抑。

刀剑出击,在场中带动了强大的波动。形成了无形的波动,让周围的观战的众人情不自禁的后退。

某一刻交锋而至。

“轰隆隆~”

没有出现钢铁相击的声音,却是出现了一声沉闷如雷。

在所有人的眼中,独孤悔的施展出的剑法。如同流星一般,满天的剑气化成了流星一般,一剑剑将武剑的包裹,一剑剑刺穿了武剑的狂龙一般的刀势。

大家都看清了场中的情形。

武剑要落败,几乎是板上钉钉子的事。

包括几大先天眼中也是如此,他们看到的是乃是,独孤悔施展的先天战技远远超过武剑。

就是当事人独孤悔也嘴角有了笑意。

因为,武剑喷出了一口血液,瞬间就变的脸色苍白了起来。

只是唯独太上坐着的杨毅云却是脸色猛然一变。

在他眼中看到武剑吐血,可不是被独孤悔所伤,反而是武剑的一口血液,大有来头。

在杨毅云眼中武剑吐血,吐出的是一口精血,这等发自和他之前炼聚气丹如出一辙。

武剑的一口精血喷向的他手中的骷髅刀。

杨毅云灵识中发现了武剑看似受伤的喷血,却是精血祭魔刀。

也正是观察到这一点,杨毅云才在灵识中看到了武剑骷髅刀中和他本身的不同凡响。

武剑的骷髅刀是下品灵器。在这一口精血喷洒下,灵器魔刀中散发出来一股子无形的煞气,这是灵器中独有的特点,一道煞气十足的力量的。从武剑的骷髅刀中猛然冲出。

这要是对付独孤悔,独孤悔会吃很大的很大的亏。

杨毅云心中叹息一声:“好聪明的武剑,居然懂得借助魔刀灵器的力量,看这小子吐精血的架势,一定知道一些修真小秘法啊,他的传承也不凡。”

而就在此时,脑海中响起了师父云天邪的声音道:“这个持刀小子有意思,体质很特殊。居然是超越五行之外的,风属性灵根,臭小子可收入门墙哦,将来的成就不会比独孤悔差。”

“咳咳,老头子你这样一说我就放心了,之前我就查看过他的体质,体内有股不属于五行的力量,只是没有想到会是风属性的灵根体质,这等灵根天赋,在修真界多不多?”杨毅云在心底问师父。

“废话,能多么?就算是单一的灵根天赋,也不多见,更何况是超越五行属性的灵根天赋,别废话了,你小子再不出手,你大徒弟可就有危险了。”云天邪的声音淡淡说道。

“我去~和你个死老头说话差点误事。”杨毅云嘀咕一声,手中从石椅上掰下来的小石片,对着场中武剑的骷髅刀而去。

“叮~”

武剑的骷髅刀,顿时被一股巨大力量几种,却是直接脱手而出,掉落在了地上。

本来他都快要一刀刺进独孤悔的心窝,眼看刀尖已经落在了独孤悔皮肤,却是没有想到突入起来的被一股大力击中刀身,顿时让他虎口都发麻。

从来没有脱过手的骷髅刀掉落在了地上。

猛然一看。看到了一小片的碎石,在瞬间击中他刀尖后化成了灰烬。

这得是什么力量啊?

武剑心里翻江倒海,刹那间他看向了高台而去,想到了几大先天人物。一回头便看到了一道人影飞落而来。

而在前一刻,比武剑心里更加不堪的乃是独孤悔。

回想之前,他得意洋洋的看着剑招从武剑的刀身刺穿过去,直奔武剑身体,强大无匹的剑气之下,都没有挨到武剑身上就让武剑吐血,这让独孤悔越发骄傲,想着武剑还以为有多牛。还不是被他独孤悔给整吐血了?

可是就在他这个想法刚冒出的时候,下一刻却是浑身被冷汗湿透。

因为他身在其中,深切的感到了在武剑一口血液喷出后,他手中的骷髅大刀上猛然传来了一股寒气入冰窖的煞气。顷刻将他笼罩,在一瞬间独孤悔都感到自己身体都僵持了,动弹不得。

独孤悔知道武剑的大刀有古怪,可是这时候已经迟了,感觉死亡从来没有如此的距离他近过。

或者说这是独孤悔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

他全身都僵持,冷汗直流,脑海都陷入了一片空白。

而,就在这时候,独孤悔只听到了一声叮的响声,全身笼罩的那种寒意,瞬间消失,下一刻看到了武剑的大刀坠落在地。

他大大松了口气,身体感到了脱虚。

耳边也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这一场独孤悔输,武剑胜。”

一回头正是师父杨毅云从高台飘落而来。

独孤悔知道是师父杨毅云刚刚出手救了他。

这时候,全场所有人疑惑顿生,明明大家看重看到了是独孤悔的剑招将武剑包裹,让武剑吐血了,可是为什么杨毅云突然说反倒是独孤悔输,武剑获胜呢?

大家都是一脸的不解,这是输赢颠倒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