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一句话获胜/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毅云对周围的议论没有解释,这种事当事人心里清楚就好。

而就连坐在高台的几大先天,听到杨毅云的话也是一愣,不过毕竟都是有见识的先天人物,虽然之前不明白,但是却都看到了杨毅云使用小石片击中武剑的大刀。

从这里一想大概就猜出了,其中的必有蹊跷。

但是,这时候几大先天谁还管这些,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人。

独孤悔就不用说了。他是杨毅云带来的人,不用考虑。

可是武剑就不同了,他虽然自称是刀魔苏崇秋的传人,可是比武登记的时候可记录的是散修。

这就说明,他的师父刀魔苏崇秋已经过世吗,或者说武剑就是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刀魔的传承而已,并没有真正的拜师刀魔苏崇秋,也就是说,他至今还是单身。

当然这个单身是说,武剑是散修。一个人儿没有师门和势力。

这就给了几大先天机会。

抛开武剑是刀魔苏崇秋的传人这层身份不说,单单他今天独孤悔的战斗,都展现了他武道的天赋,这等人是天才。

不过说到底,终究大家看重的是武剑是刀魔苏崇秋传人的身份。开玩笑,有先日安战技等等在身,这等人才弄宗门就是大宝贝啊。

所以没有人去关心谁输谁赢。

只是看到杨毅云下场后,其他几大先天着急,不能让杨毅云将武剑抢去不是?

想到这里一个个都下台想着场上走去。

…………

而此刻的场中,独孤悔看到杨毅云过来,脸色青红弱弱道:“师父……”

他是想说一句丢脸了。

却是被杨毅云冷声打断道:“知道你怎么败了么?”

“知……知道,弟子败在了兵器上。”独孤悔小声说道,他到现在都想想武剑大刀上传来的那股寒意,会忍不住大冷颤。

“呵呵~”杨毅云听后咳咳冷笑。随即哈风一转道:“蠢货,你败在了骄狂上知道么?

明明修炼了师门两套剑法,并且还是所有人中最纯属的,却是眼睛长在了脑门上,目中无人,一开始武剑对你的态度,是全力以赴,而你眼中满是轻佻不屑,对对手没有一丝一毫的恭敬重视,有的只是要上天的狂傲。

你不输谁谁?啊?

实话告诉你本门两套剑法比之武剑的招式,高出了不知一筹,如果你一开始不轻视对手,多少用点脑子的话,以大日如雷见和流星遮天剑,两种剑法一刚一柔对战武剑,只需两照武剑必备。

可是你呢?放着金山不用,非要去捡铜板,正是让我这个准师父涨见识了。”

杨毅云对独孤悔一顿冷嘲热讽后夹枪带棒的训斥后,看到独孤悔已经头低到了胸膛,这才停下后。语气依旧冰冷道:“这次回去后给我去闭关反省,三个月不许出关,可知道?”

其实杨毅云心里无比清楚,独孤悔一点都不差,的确他的落败更多的原因是武剑手中有灵器。和武剑懂精血助气的秘法,才会落败的,否则之前两人的过招,武剑赢的不会轻松。

更知道武剑和独孤悔两人的实力在伯仲之间。

但是的确独孤悔太过骄傲,这等骄傲日后会让他吃大亏。也所以杨毅云之前发现武剑大刀中的异常后,故意拖延了一些时间,就是想让独孤悔感受一下危机,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加上一番毫不客气的训斥,杨毅云相信他会听进去,对他将来也有莫大好处的,如果独孤悔的性格能磨砺下来,将来的剑仙之路,必然会顺坦。

而独孤悔呢?

被杨毅云一句句毫不客气的训斥,字字诛如心头,他从小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从来没有被人如此训斥过,杨毅云是第一个。

可是面对杨毅云,他就是不敢生气,而且还有害怕他,其实独孤悔知道杨毅云年纪和他相仿,本应该是不惧怕的。

但杨毅云在骂人发怒的时候,全身都有一股无形的气势,让他觉得非常的压抑。也明白师父所言没有错。

再加上这是长这么大一来第一次落败,心里反差非常大,他就更不敢反驳了。

当听到杨毅云所说了一句‘我这个准师父’的话后,独孤悔是真怕了,他和王宗仁拜师。仅仅是师父口头答应记名,还没有真正行过拜师大礼,这在古武界是不做准的。

一句准师父出来,独孤悔非常的害怕,杨毅云会来一句,从后你不再是我徒弟的话,吓的半死。

好在最后一句回去闭关三月反省,让独孤悔送了一口气,这说明师父没有放弃他,连连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道:“弟子知错。回去就闭关,请师父原谅。”

“哼,一边呆着去,蠢货玩意,看着你就来气,毛都没长齐全,心气高的就想上天~”杨毅云冷哼着咒骂独孤悔。

独孤悔连忙从杨毅云视线消失了。

这时候杨毅云心里其实是很爽歪歪的,有点明白师父云天邪,为什么总是和自己一说话就咒骂了,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原来训骂徒弟是这样美好的感觉,嘿嘿,还别说真的很爽,以后要多骂骂才行。”杨某人在心里嘀咕。

如果此刻独孤悔能听到杨毅云的心声,一定会发飙,可惜听不到。

训斥完独孤悔后,杨毅云这才转头换上了一副亲和的笑脸看向一旁有些目瞪口呆的武剑道:“你叫武剑是吧?”

武剑从杨毅云一上来尽快被杨毅云训骂独孤悔的气势给震住了,之前也在看到过杨毅云和元辰子的对战,心里其实对杨毅云很有好感,没想到杨毅云会如此亲切的和他说话,连忙抱拳道:“回禀前辈晚辈正是武剑。”

杨毅云没话找话道:“那什么你使用刀,怎么名字中要叫剑呢?”

“额,回禀前辈晚辈从小是个弃婴,被五灵山的道姑师父捡到时,身上有个信物只有一个武字就作为姓了,师父说捡到我时候是在天狗食月之夜很邪气,就给我取名一个剑字,说是剑乃君子,是正气化身,用正气能镇压我的邪气,故此晚辈名字叫武剑。”

等武剑解释完。杨毅云心里乐了,看上去他和武剑套近乎,还不错,他详细的解释就是个好开头。

杨毅云心里自然在打武剑的主意,师父都说了武剑是风属性灵根。将来成就不会差,这等天资不收入门下,岂不是大亏?

就在杨毅云要进一步表达心中意愿的时候,刚要开口,确实身边响起了丁阳哈哈的大笑。

“哈哈哈,武剑小子天赋不错,老夫神宗打开山门,正在招收像你这样的天才青年,可愿意入我神宗,将来老夫手把手教你练武。纵横古武界可好?”丁阳是赤果果的开始拉人。

这让杨毅云心里气的咒骂他老不要脸,老不死。

然而,紧接着便是,其他几个一个个凑了上来,七嘴八舌的比丁阳还赤果果的挖人。

当然只有夏露没有开口。但是吴楠却是凑上来,对武剑一通的说道。

几大先天都对武剑许诺下了优厚的条件,让武剑加入各自势力中。

在这所有人眼中是天大的好事,很多人都眼红武剑。

而武剑脸上出现了激动之色,显然对这些先天个好手开除的条件,心动了。

杨毅云一看要坏事啊,武剑他势在必得,眼珠子一转对武剑大声道:“武剑听着,以血化气,以气用力,精血为引,功力运行,只要你家加入我云门,我带你进入另一个崭新的世界。”

这段话说话完,武剑眼神中精光爆射,看着杨毅云浑身都发抖。

但是看在众人眼中就是激动。

而武剑在众目睽睽下,对着杨毅云抱拳道:“武剑愿意拜前辈为师~”

一句话让另外几大先天,脸色都黑了。

不明白,杨毅云说什么血气何意,但是显然,是武剑拜师的原因。

对武剑承诺的优厚条件,居然比不上杨毅云一段话,一段话等于打败了五大先天的争夺,一句话获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