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感觉有人在窥视/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龙架旅游景区,杨毅云从神龙潭走出来后,找了一家餐馆吃饭歇口气,走得急都忘记找吴楠要辆车送送他了。

这就会儿还得找车去机场。

尽管已经到入冬但是华夏人口的基数这些年国力的腾飞富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出行旅游,就那杨毅云进来的这家特色小吃店来说都是人气爆棚,点了两份菜后坐下来等候。

周围也有一些老外说着杨毅云听不得的语言,也有的蹩脚的普通话在交谈中。

端起茶杯喝茶的时候,杨毅云猛然感应到似乎有人在看自己。

转头看去,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的人。灵识中也没有古武者或是异能者存在。

“难道是我的错觉?”杨毅云嘀咕一声,瑶瑶头不在理会,在灵识中整个小吃店的人都是普通人,没有一个人身上有能量波动。

吃完饭后,杨毅云走出了餐厅,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心里想着应该是自己最近这段时间神经蹦得太紧了,想着回去之后,前往老家好好闭关休息。

宁静冬天了,老家那边陈七鞭和独孤无情都来过电话。一切安好,好消息是艺术村的改造已经在收尾中,而给乡亲们的新村子已经陆续搬了进去。

在杨毅云心里想来,既然现在云门已经成立,就不适合在大都市了,修行毕竟是参天悟道,在喧嚣中可进不了心。

而老家的艺术村,就是云门最好的驻地,哪里有昆仑和秦岭的余脉,有山有水。四季分明,茫茫大山各有神话传说,有修真文明遗迹等等,在哪里成为云门驻地,是很好的选择。

而且奶奶年纪大了,不喜欢出门,他也希望能陪在奶奶身边多一点,回去之后就在老家布置阵法,将艺术村选出一块来,成为云门总部。

在神龙架风景有很多旅游团的大巴车,都是一些三日游七日游什么的,这种旅游团就是带着游客跨省旅游的。

就比如现在,杨毅云找到了一辆前往古都的旅游大巴,并且找到了导游沟通后,导游答应杨毅云一起前往古都,当然给导游了一张高价票钱。

对于杨毅云来说反倒省事不用在去机场,直接可以坐大巴前往古都。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在这等情况下尤为明显,按照规矩专业的旅游团是不拉散客的,可是有钱就不是事儿了。

顺利坐上了前往古都的大巴。

而在上车的一刹那,杨毅云又一次感到了之前那种窥视自己的感应。

又是一闪而逝。

这一次他可以确定绝对不是自己的错觉,而是真有高手在窥视自己,就是来自大巴车上。

心里冷哼了一声,脸上不动声色,杨毅云上去后。漫不经心的向着后面走去,一路而过灵识从一个个游客的深身上扫视了过去。

四十七座大巴差,没有坐满员,一共加上自己和司机导游才三十九人,这些人中什么样的人都有。当然多数是华夏人。

有麸皮诱惑的三个非洲青年,也有金头发金蓝眼睛的白人,听语言的交谈中还有扶桑和棒子,这是一个国际化的旅游团队。

不过,让杨毅云疑惑的是。他的灵识一一扫视了过去,可就是没有发现一个体内有能量的人,换句话说这一车人里,除了他自己之外,皆是普通人。

然而,两次被人窥视的感觉杨毅云绝对不会感觉错,这个车上一定有一个特殊之人,现在自己灵识察觉不到,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此人善于隐藏自己的气息力量。

第二这个人的修为比他还高,而且高的还不是一点,所以他压根就查不到。

到底是这么回事,杨毅云不知道,但是他也不惧,不动神色的坐在了最后一排位置上,慢慢观察就是。

再说刚才拿到窥视两次从自己身上一闪而逝。也许仅仅是巧合,他也没多想,心里留意知道就好。

开车后年轻的导游用琉璃的英语说了乘客坐车注意事项和此行目的地,在用普通话讲述了一边后,大巴车才缓缓开车。

路线定为,从神龙架上高速后直奔古都,入陕南穿越秦岭达到古都。

当然因为是旅游大巴,一路上有著名的旅游景区大巴车也会停留,让大家游玩一番。

这一点倒是杨毅云不知道的,他没想过旅游团队会是一路走走停停旅游而去的。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反正杨毅云也没有好好旅游过,这次就算是给自己一个旅游机会吧。

上午出发在下午一点多的时候从湖北竹溪而过,进入了古都省最南部的城市安康平利境内,是两省交界的服务区平竹服务区。

这时候导游的声音也在广播中响起。

“亲爱的游客,我们已经进入古都省最南部的城市安康境内。即将达到两省交界的平竹服务区,我们将下车休息半个小时,请大家下车后记住车牌号,不要走远,看好出发时间。

预计今天下午四点我们将达到安康,会在安康休息一晚,早上出发达到汉中旅游停留一天。

安康是陕南最南部的城市,古称金州,为古都省第二大交通枢纽城市,第三大铁路交通枢纽城市。也是东方圣母女娲的故乡,达到目的地后,如果有前往安康各地旅游的游客请下车后联系我,我们会安排您游览……”

导游很职业化的大体介绍了一下安康,当然更多的还是旅游主题,就是想让游客消费。

在导游讲完后,大约十分钟,大巴车进入了服务区,然后大家下车,有一对年约花甲的夫妇,可能是老头着急上厕所,在老老伴的搀扶下匆忙而走,不过不小心一脚踩在了一名青年的叫上。

这时候后这名青年顿时大怒:“八嘎……”

叽里咕噜说了一大推,指手画脚的对着老头咒骂了起来。

而老头夫妇连忙给他道歉,导游也用翻译道歉调节。哪知道这名青年丝毫不消化,一脸的鄙夷最忌咒骂。

杨毅云眯起了眼睛,这名青年说的是扶桑话,显示是个扶桑狗,虽然听不懂扶桑语,但是从他的表情看来,一定在辱骂中年夫妇。

对扶桑这个民族从骨子里讨厌的杨毅云,准备起身过去和这个狗日的去讲讲理,特么的在华夏人的地盘还这么嚣张?

不过,走过去的时候,这名扶桑青年却是终于停止咒骂下车了,而中年夫妇,尤其是老头气的脸色铁青,但是着急上洗手间,也就在老板的搀扶下下车而去。

杨毅云做在最后,等他走到车门口的时候,车上的人已经全都下车,车内只留下了导游和司机。

临下车时候,杨毅云回想一下刚才那扶桑青年的神情总觉得心里不得劲,便顺口问导游道:“刚才那个扶桑人都骂了什么?”

导游还没说话。司机就先开口道:“嘿,什么扶桑人,就特么一个二鬼子,是个扶桑裔,特么在扶桑生活了十多年就忘本了,狗日的信息上都写两个名字,一个华夏名字叫麻小六,扶桑命叫什么山田野沟。

刚刚咒骂那对大爷大妈,说什么华夏人没素质,是垃圾什么的。反正我扶桑语不太好,就听见这些,是不是小李?”

中年司机看上去一脸的愤愤不平,说话中问导游,他理解的对不对。

导游点点头道:“差不多就这意思,这个山田野沟父亲是华夏人,母亲是扶桑人,这次来华夏听说是去老家祭祖的,想不到已经成了十足的二鬼子~”

杨毅云点点头,和司机导游聊了几句后。就下车了,心里却是感觉自己应该去少年一下。

不然岂不是对不起那啥野狗,说起来他在大学学的是历史,最为痛恨的就是扶桑人,尤其是二鬼子。

走进洗手间的时候,杨毅云老远就听到了一个嚣张的声音,依旧是扶桑语言,进去一看,这狗日的竟然又和那对老夫妇碰上了,并且气焰嚣张的指着他们。

老大爷岁听不懂他骂什么。但也知道没好话,伸出手就要揍人,但是被老伴拉住,气的脸色发青。

杨毅云一看这位大爷应该是有什么心脏病之类的不能受刺激,当即过去说道:“大爷大妈你去车上等着,我来和这位扶桑有人好好说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