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你是云门首席大长老/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毅云看到老头拿着猴儿酒一副痴迷的样子,那样子都有点像是色鬼碰上了妖艳女人一般,看得他忍不住起鸡皮疙瘩。

不过,从这一点上也能看出,这个老头是个很痴迷美酒的人,当然他痴迷的美酒不是普通酒。

而猴儿酒算是其中之一,应该在老头的酒价值观中还是顶级的那种。

反正比老头自己酿造的竹叶好就是。

“哈~”

在杨毅云的注视下,老头美美的喝了一口猴儿酒,然后双目紧闭,一脸的陶醉之色。

看得杨毅云都想喝了。

半响之后,老头咂咂嘴自语道:“上品也~”

这时候他才转过头看着杨毅云,脸上带上了微笑。不再是一副你特么欠我一百万的脸色,嘿嘿一笑道:“那啥,小子,老夫原谅你了。这个猴儿酒不错。”

杨毅云心里嘀咕:“老不死的什么叫原谅我了,又不是我对不起你。”

心里嘀咕归嘀咕,但是还是要实施自己的计划,对老头说道:“老前辈猴儿酒给你了。是不是可以将貂儿还给我了?”

“怎么可能?你貂儿偷喝了三坛子酒,你就算赔也才赔我一小瓶子,这一小瓶猴儿酒只能让我原谅你的对老夫的不敬,除非你赔偿我三坛子猴儿酒。”老头说话中又美滋滋的喝了一口。

杨毅云差点气的破口大骂。但想想老头的实力还是忍住了,还要好言好语和他说话,免得激怒他。

“老前辈你看看是不是这么个道理,是你亲口说我要是能拿出来猴儿酒就将貂儿还给我的?而且你也清楚这而猴儿酒可遇不可求。有能有这么一瓶子已经不错了,你竹叶酒也不能喝猴儿酒相比吧?”杨毅云和老头讲道理。

“呵呵,我说过么?”老头开始装疯卖傻了,随即又说道:“除非你再拿一瓶来,老夫保证将貂儿还给你,嘿嘿~”

杨毅云这次没生气,反而笑了起来,摸清楚他想要什么就是找到他的弱点,到时候就好办了。

看着老头杨毅云突然咧嘴一笑道:“老前辈实不相瞒,我家里还有最少二十斤猴儿酒……”

“什么?二十斤?”杨毅云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就被老头打断,一脸的激动追问。

杨毅云心里开始乐了,暗道:“老东西上钩了~”

脸上却是一本正经道:“绝无虚言,要不你跟我去家里,我给你?”

“好啊好啊~”老头顿时乐了眼冒金星,一副流口水的样子。

“咳咳。先说好,我给你猴儿酒你把貂儿还给我?”杨毅云一步步开始给老头挖坑。

“给给给,我也就是看这只貂儿灵性,你要你给我猴儿酒。貂儿还你。”说话中就将貂儿塞到了杨毅云怀里。

杨毅云抱着貂儿一愣道:“老前辈你就不怕我抱着貂儿现在跑了不认账?”

“嘿嘿,小子你跑一个试试?而且我还告诉你,你要是拿不出二十斤猴儿酒来,老夫可不放过你!”一股强大的自信从老头身上流露出来。是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

杨毅云知道这是强大的实力做后盾,老头才不怕自己跑。

不过,话说回来,杨毅云要是现在抱起貂儿逃跑的话,在老头的眼皮子地下还真没有信心。

嘴角一抽抽,杨毅云嘿嘿一笑道:“哪能啊,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走吧前辈我带你去我家。”

在杨毅云的感知中,其实老头说话虽然有些无赖,但是给他的感觉却不是坏人,不然他也不敢将老头往家里带,从而进行第二步计划。

“谅你小子也逃不出老夫手掌心~”得意说完。又喝一口猴儿酒,一脸的满足享受,自语好东西啊。

杨毅云抱着貂儿,对暗中的乔福示意回家,喊了一声蹲在树上的猴逗逗,带着老头像家走去。

一边走一边试探问道:“前辈如何称呼?”

也许是喝着猴儿酒的心情好,老头对杨毅云的问话,没有不耐烦。反倒是一副思索的样子道:“对啊,我叫什么名字呢?”

这句话一出,杨毅云顿时一脸黑线,还真是一个老糊涂的疯癫不成?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杨毅云也不催他,一边走一边偷偷打量老头,只见他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自言自语道:“我叫什么名字呢……”不断在重复。

过了好一会,老头猛然大叫爆出了一声粗口道:“老夫特么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字了,小子你给老夫起个名,省的老夫自己想不起来徒增烦恼。”

“额~”杨毅云汗滴滴,顿时也觉着这老头好玩,不就是给他起个名字么,这个太简单了,而起能给这么个大高手起名字,日后传出去也是一桩美事啊。

当即脱口而出道:“前辈你身在山野,看得出又喜欢喝酒,你老人家白发白旭,生的仙风道骨,要不晚辈就称呼你酒仙如何?”

对这个老头杨毅云要挖坑就就要拍拍马屁,虽然看着他一身的污垢邋遢,说这样的话很违心,但是……很有必要,不然怎么继续忽悠呢?

“酒仙?嘿嘿这个名字好,小子会起名。不错,以后老夫就叫酒仙。”老头或者说现在就叫酒仙高兴了。

杨毅云送了口气,只要老头高兴就好办,后面才能继续交谈不是。

随即杨毅云有问道:“酒仙前辈不知是何门派的人?”

“门派?怎么听着有点耳熟呢?让老夫想想,想想~”酒仙老头又陷入了沉思中。

杨毅云算是有点明白了,这老头不是老年痴呆症,就是失忆,不过他是古武者,得老年痴呆症的几率很小,应该是后者,看样子是失忆症。

过了一会儿,杨毅云就感觉不对劲了,他看道老头手里不知不觉拽下来一把白头发,一脸的痛苦之色,显然想不起来自己是何门派或者说陷入了某种怀疑中。

“啊~老夫想不起来~”

猛然将酒仙老头长啸了一声,一掌打在了一株半米多直接的大树上。

“轰~”

“咔嚓~”

半米多直径的大树应声而断。

杨毅云目瞪口呆。害怕他发疯,连忙上去道:“前辈想不起来就不想了,来来来喝酒喝酒~”

“不行老夫一定能想起来,你快点帮我一起想,老夫是何门派之人~”此刻的酒仙老头一把揪住了杨毅云的衣领,眼睛里充满了血色让杨毅云帮他想。

杨毅云心里苦涩至极,你的记忆我特么怎么想啊?

被老头抓着衣领,感受着酒仙老头身上散发的强大气息,杨毅云小心肝都扑通扑通的乱跳。

就在这时候脑海中响起了师父云天邪的声音道:“臭小子快点随便说个门派先安抚他的情绪,此人是要走火入魔啊,可能他以前就走火入魔过,现在记不得自己是谁,便是这个原因。”

杨毅云听到师父的话,心里吓了一跳,对于走火入魔他可是知道了,那是会完全失去理智的状态。搞不好就把自己给弄死了,他可不想死呢。

脑海灵光一闪连忙说道:“酒仙前辈你是云门的人,是云门的首席大长老,是云门之人啊!”

这句话一出来后,酒仙老头一愣道:“云门?我是云门首席大长老?我是云门的人?”他自言自语。

“对对对,你是云门首席大长老,是云门的人呢~”杨毅云连忙回答。

“哦,明白了我是云门首席大长老,嗯云门的人……”慢慢的酒仙老头目光中的血丝渐渐消散,手里也松开了杨毅云的衣领。

杨毅云后背的衣服都被冷汗湿透,暗暗道:“好险,这老头看来不能随便和他说话了,特么原来不是失忆,而是练功走火入魔的人啊!”

随后杨毅云就不敢在问他什么问题了,只是不断说酒,因为杨毅云发现只有和老头聊酒的话题,他才会很正常一些。

不知不觉中花了一个小时,才从黎山深处回到了别墅。

这时候别墅中云门的人全都到齐了,看到杨毅云回来后,大家都出来打招呼啊,但同时也看到了跟在杨毅云身后的酒仙。

不过在众人眼中酒仙就是个叫花子。

刘昔奇语快,看着杨毅云指着酒仙老头就说道:“云子你小子让我们等这么久,就是出去捡来一个叫花子么?”

当刘昔奇说完,杨毅云暗道糟糕,还来得及反应时,下一刻,刘昔奇就已经倒飞了出去,倒在了地上哎呀哎呀的惨叫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