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放在数百年前这叫风雅/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毅云也知道自己忘记给独孤悔出门给钱了,但是,这似乎也不是钱的问题,而是酒仙老头自身的问题。

和众人打过招呼后,杨毅云看车出门,直奔洗浴中心而去。

这个老头太不让人省心了。

十多分钟后杨毅云到达洗浴中心,下车后从乾坤壶空间拿出一个皮箱,这是他预备的现金,防止出门用的。

老远就看到王宗仁在洗浴中心门口等着,从外面看这家西域中心也不是那种顶级级别,算是中档吧。

花了多少钱,让独孤悔来打电话求助。

要不是酒仙老头杨毅云都不打算亲自来。

“师父~”王宗仁走连忙喊叫了一声。

“你们被人家逼债了?”杨毅云边走边问。

“那倒没有。只是师兄说他带的钱可能结账不够,我身上也没有带钱,就只能打电话给你了。”王宗仁说话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眼神有些漂浮不定。

“老头和阿悔呢?”

“大长老……还在包厢中,师兄在外面守着。”王宗仁说话中脸色越发的红了。

杨毅云看他的杨毅云就知道这两徒弟也没吃素啊。

“两个混账玩意,让你们带老头出来洗个澡,置办一身行头,特么带洗浴中心来玩一条龙?谁出的主意?”杨毅云瞪着眼睛咒骂了起来了。

王宗仁在前面带路。听到杨毅云问谁出的主意,顿时浑身一震,但是他假装没听到,快步走了起来,上二楼后拐弯就看到了独孤悔站在一间包厢外面。

不过此时这货贴着耳朵在门上,似乎在听里面的动静。

这一幕被杨毅云看到后脸色就漆黑无比了。

王宗仁看到后,心里也给独孤悔祈祷,不过他还是故意咳嗽了一声。

然而独孤悔没反应。

“师兄啊。你自求多福吧~”王宗仁在心里说道。

这时候杨毅云已经走到了独孤悔身边。

而此刻的独孤悔一脸的好奇憋着笑,而动依旧贴在门上听里面的声音。

杨毅云黑着脸一脚就踹在了独孤悔屁股上。

“哎呀,我去……去~”独孤悔正听的起兴冷不丁被人踹一脚,当即就咒骂,然而看到杨毅云后硬生生将后面的话憋了回去,满脸的通红之色,毕竟他偷听墙根不是光彩之事,在说隔音效果好,只能听到一个隐约。

“师……师师父~”独孤悔满脸尴尬之色。

“出息了?”杨毅云看着独孤悔黑着脸。

“不不不……是师父,我就是听听大长老别在里面吃亏~”独孤悔结结巴巴解释。

杨毅云被独孤悔气笑了,黑着脸道:“让你们带大长老出来洗个澡,谁让你们带他玩一条龙的?”

“不是师父,我们也是遵照您的旨意,您不是说要将大长老侍奉好,我和师弟一合计就给带这里了,再说一条龙服务是酒店人员给大长老推销的。问他要这个那个服务不?大长老就说了全要,然后就这样了。”独孤悔红着脸解释。

“啪~”杨毅云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咒骂道“酒仙老头有病,难不成你们也有病不成?”

“师父我~”独孤悔满脸委屈。

“我什么我?谁让包场的?”杨毅云越说越气。

“包场也是没办法啊。师父我给你说,你是不知道啊,大长老绝对十年都没有洗过澡了,本来我去带他去泡洗澡池。谁知道他老人家一进去,一池子水都乌黑了,然后所有人都跳了出来,对大长老指指点点。

大长老嫌弃那些人呱噪,我也怕那些人刺激大长老,然后就和经理商量包场了,这不也是没办法么?”独孤悔苦着脸解释。

杨毅云听到独孤悔的解释,脑海中出现了酒仙老头满身污垢进入洗澡池,然后池水瞬间变黑的场景,他自己都忍不住起鸡皮疙瘩。

这样一想气消了不少,对独孤悔道:“去把账结了吧~”

说话中刚要将手中的皮箱交给独孤悔,却没有想到楼梯口出现几个人。为首的之人带着墨镜是个大光头,看上去气势十足身后跟着七八名大汉,老远就开口道:“小子是不是先把账结了?”

独孤悔一瞪眼道:“不是说了么,等会就结账,我特么人都在这里你们还怕跑了不成?”

“哼哼,你和我们经理说好的半个小时,现在都过了,我来让你结账这没错吧?你小子也不像是有钱的主儿。今天我们洗浴中心的客人可全都被你们赶走了,这个损失很大,如果收不钱,你小子胳膊腿就别想齐全喽。”大光头走过用冷冷说道。

独孤悔那个气啊,从小到大他独孤少爷何时差过人钱?还从来没有在钱上面犯过困难被人鄙视过,这次出来纯属是家族每个月给的花费没有到账,他独孤家族的财务是姐姐独孤无情定下的规矩,每个月都有定量定时的。

这个月的钱他花太快了点。不然就这点钱,他都不好意思和师父开口。

“光头,我特么差你这点小钱么?”独孤悔感觉在师父和师弟面前丢面子,对光头说话就冲了。

“小兔崽子。我特么就知道你没钱来装逼的,兄弟先给我揍一顿再说。”光头一挥手身后几个大汉就对独孤悔出手了。

这时候独孤悔转身看了师父杨毅云一眼。

杨毅云对他点了点头。

对云门每个人杨毅云都定下一条古武界皆遵守的规矩,不能轻易对普通人出手,所以独孤悔看他,就是询问能不能还手的意思。

而杨毅云眼中的光头和这些大汉也不是好鸟,既然他们先动手,那就是先揍回去再说,骨子里他是很护犊子的人。

随即,王宗仁和独孤悔一起动手,不到一分钟,光头和他身后的七八名大汉都躺在地上嗷嚎了起来。

然后杨毅云将皮箱给独孤悔道:“包场多少钱?”

“说好的二十万~”独孤悔说道。

“打开给光头看看,然后去结账吧。”杨毅云说道。

“好嘞~”独孤悔出了口郁气。走到地上嚎叫的光头身边打开了箱子,满满的一箱子钞票:“大光头瞪大狗眼看看,哥们像差钱的人么?”

光头和一众手下都不敢还嘴了,别说独孤悔手里提着一箱子钱,就是没有一箱钱,单单他刚才出手的武力值,光头都不敢在招惹了,连连给独孤悔道歉。

“找你们经理过来结账~”

…………

杨毅云没兴趣看两个徒弟耍酷。灵识散开进入了包厢中,他想看看酒仙老头别挂在里面,听力无双的杨毅云,站在门外都听到了里面女人很多。

心里还咒骂:“这个老东西,行不行啊?还特么叫那么多女人?”

当灵识进入房间后,杨毅云却是一脸的错愕。

在外面很到了非常销魂的声音,还以为老头在那啥,哪知道灵识中看到的情况却是,酒仙老头其实什么都没做。

当然这样十也不对,只是没那啥,而是足足十个女人在服侍他,再给老家伙按摩。

灵识中的酒仙老头大字型趴在床上,十个女人围成了一圈再给他捏胳膊的捏胳膊,揉腿的揉腿,按头的按头,踩背的踩背……

最关键的是老头嘴里在叫,和十个女人一起叫。

听起来让人浮想联翩。

不过,就在杨毅云的灵识扫视在酒仙老头身上的时候,酒仙老头马上停止了喊叫,一溜烟坐了起来。

紧接着从他身上同样出现了一道灵识排山倒海的对着杨毅云扑了过来。

杨毅云心中吓一跳。连忙收回了灵识,推门而入道:“大长老是我~”他还真怕这个老东西的灵识,那可是堪比金丹强者的精神力,同时也证明超越了先天级别的古武者也有灵识。或者说强大的精神力量。

看到杨毅云进来,酒仙老头不悦道:“小云子,你小子专门来破坏老夫好事啊?”

杨毅云陪笑道:“我这不是担心你么?过来看看,你继续?”说话中杨毅云眼神一一从十个女人身上扫过去,心中咒骂酒仙老头:“老不死还知道玩比基尼按摩啊,看来不算疯癫严重啊!”

“兴致被你小子破坏了,不玩了,你们都出去吧?”酒仙老头挥手让十个女人出去。

等她们都出去后,杨毅云看着酒仙老头的白须白发,忍不住嘿嘿直笑,心里坏坏想到,真不知道老家伙能行不行。

酒仙老头看到了杨毅云的坏笑,顿时也不仅脸色一红道:“小子有什么好笑的,不就逛青楼么?放在数百年前这叫风雅,懂不?”

“懂懂懂,您老是逛青楼是风雅。”杨毅云连忙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