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你这种人死了都便宜你/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阳玉清看到贾碑雷慌乱的眼神就知道如杨毅云所说,贾碑雷递过来的水真的有问题。

一颗心顿时冷了下来,看着贾碑雷道:“学长水有没有问题?”

被欧阳玉清盯着眼睛,贾碑雷都不敢和她对视,眼神躲闪道:“玉清你别听这小子胡说,水……没问题~”

这时候欧阳玉清看着贾碑雷躲闪慌乱的眼神,心里确定了有问题,她内心是崩溃的,诚然要是贾碑雷真心追求她,正如他聊天时候的所言,就算为了孩子,她可能会考虑。

对这位在上学那会儿就是学校校草的学长,欧阳玉清当初和同寝室的同学都当成过男神。

说对他没有好感吧,那是有点假,虽然一直在回避。但却不讨厌,作为女人没有不喜欢被人追求的。

心里因为婚姻而结出的寒冰,在贾碑雷的追求下,她有了裂纹。

可是现在呢?

这一刻,她感到她的心完全碎了。

欧阳玉清很想哭出来。她咬着牙在浑身打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和杨毅云当初的暧昧,在她心里那完全是因为双方的巧合加上生理的化学反应,算是正常范围。

她知道她和杨毅云是不可能的,因为不管是年龄还是师生关系都不可能。杨毅云是正青春前途无量的青年,而她则是奔三结过婚的有孩子的女人,和杨毅云在一起就是害他。

在更多的时候,她都将杨毅云当成弟弟看的,没有考虑过其他的问题。

可是在贾碑雷的一方。欧阳玉清动过这个念头。

不过,现在看来贾碑雷仅仅是给了她心口一刀子,很疼的一刀。

不说欧阳玉清心里的复杂难过,杨毅云却是开口道:“败类还演戏呢?先后有过三任妻子,抛弃了和你一起同甘共苦的第一人妻子。抛妻弃子你猪狗不如,现在第四人的妻子是个小模特。

在燕京五环XX两个地方还有两个小情人养着,做工程雇凶杀死过一个北方农民工,就为了是五十万的工程款,你可真狠,还有很多你做出的畜生事迹,要不要我给你背下来?”

杨毅云按照王幕生传来的信息随便说出了几条来,每说一条,贾碑雷都是浑身一颤,脸色苍白一分。

这时候欧阳玉清猛然将手中的水狠狠砸向了贾碑雷的脸上,嘴里骂道:“人渣~”

随即拿起包转身离去。

“玉清,玉清你听我……”

“说你大爷~”贾碑雷最后一个说字没出来,就被杨毅云一脚揣在了肚子上。

“碰~哎呀~”

贾碑雷顿时抱着肚子惨叫,随即恶狠狠的道:“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弄死你就像玩一样,这个世界有些人不是你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土鳖惹得起的。”

欧阳玉清离开后,贾碑雷彻底路露出了他本来面目。

在言辞中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的确和大多数人相比,贾碑雷身为几十亿资产集团的高管,可以藐视很多人。

在他眼中的杨毅云穿着随意,就是个土鳖。听刚才的话,他可能就是欧阳玉清一个学生罢了,贾碑雷是一点都不放在眼里,反而满肚子气。

他想不明白,半路怎么会杀出这么个程咬金来。眼看大事就要成功,就可以将当年学院的学妹校花搞到手,却没想到会杀出个二愣子来。

杨毅云听到贾碑雷大言不惭威胁自己的话,冷笑道了起来道:“败类你哪来的底气威胁我的?你以为是我是你八年前害死的农民工那么好欺负?”

“呵呵,小子别以为知道点事儿。就能要挟老子,有本事你去告,去举报?但是,前提是你得有证据,哈哈~”

贾碑雷这时候有些肆无忌惮,他在一开始的时候的确被杨毅云讲出的这些吓到了,但是回头一想,当年的人和事都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现在就算有人知道也没有证据,更是死无对证,他一点都不怕,至于说什么养情妇,有钱自愿,能咋地?

杨毅云一听这狗日的就知道他的意思,脸色阴沉下来。走到了一旁将欧阳玉清砸在贾碑雷身上的水捡起,里面还有大半瓶因为整好掉落在沙发空隙没有倒出来多少,冷笑一声对着贾碑雷走去。

贾碑雷看到杨毅云捡起水瓶向他走来,顿时有些慌乱,当即就要逃走,他是有身份的人,可不会和愣头青打架硬碰硬什么的,在贾碑雷看来杨毅云要对他用武力。

可是这时候一件恐怖的事情出现了,贾碑雷额头瞬间就冒出了冷汗。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甚至像是被一座大山压在了身上一般。一点都动不了。

而此刻杨毅云走过来伸手捏住他的下巴,粗鲁的将多半瓶加过药的水给他往嘴里灌。

一边阴测测道:“正如你所说,这个世界有些人你惹不起,很巧合我就是你口中惹不起的那种人,这瓶水还给你。

另外你放心。我不杀你,杀你脏手,但我给被你害死的哪位农民工报仇,人类的脑袋中有中枢神经,我呢懂点医术,给你脑袋中枢那个管精神的经脉弄断,以后你就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了。

你这种人死了都便宜你,应该春夏秋冬去垃圾箱捡垃圾吃,晚上睡桥洞什么的地方更合适你,‘假败类’先生你说呢?”

“唔唔唔……”

贾碑雷嘴里塞着水瓶子,说不出话,但他却能听清楚杨毅云所讲的每一个字,现在他知道,自己身体不能动就是杨毅云施展了什么妖法,更明白他真的招惹了一个不能招惹的人。

听到杨毅云要将他弄成神经病,贾碑雷眼睛瞪大,满脸的惊恐哀求,心里想着早知道就不勾搭欧阳玉清,他肠子悔青了,但也迟了。

杨毅云在说完后。一只手放在了贾碑雷的头上,真气一动,进入了贾碑雷脑中真气切断了他的中枢神经。

从次以后贾碑雷死不了,就只能变成了一个精神病了。

他用的是真气,现代医学是别想查出来。也别想治好的。

随即,杨毅云看到贾碑雷目光涣散了起来后,将他嘴里的瓶子拿开,一道真火将瓶子化成了灰烬,走出了包厢,这才去追欧阳玉清,其实前说起来长,仅仅就距离欧阳玉清离开不足三分钟时间。

在他出来后,耳中听到了包厢内贾碑雷发出了一连串的笑声:“嘿嘿嘿,哈哈哈,我杀过人,八年前杀过一个农民工,为了五十万,哈哈,嘿嘿~~”

灵识中的贾碑雷自言自语。傻笑连连,留着哈喇子,走出了包厢,边走还边脱衣服,很快身上脱的一丝不挂。

这是时候他走到了公共区。顿时碰见了几个女人,尖叫声响起:“打臭流氓~”

随后贾碑雷就被围殴了。

杨毅云看到这里嘴角扬起,快步走出了电影远,老远就看到了欧阳玉清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而去,连忙上车跟了上去。

解决了贾碑雷也算给欧阳玉清和自己出了一口恶气,杨毅云也庆幸今天碰到了她,不然按照贾碑雷这个人渣的事迹,欧阳玉清一定吃大亏。

现在他要去追欧阳玉清,不管她怎么想,杨毅云就认定欧阳玉清就是他的女人。从今往后,他就要在感情上做霸王。

不会在让感情上的事,而让心魔滋生。

当然,喜欢的女人才能这样霸道,并非他是个女人就喜欢。

一路跟随在欧阳玉琴所在的出租车后面,走了一会杨毅云觉得不对劲,这不是回她家的路,但是随即想想难道她搬家了不成?

应该是这样,也就没多想,继续跟着就是。

半个多小时后,却是直接出城了,再走了十多分钟后,出租车停下,前方的欧阳玉清下车。

但是杨毅云却心里紧张了起来,这特么是古都的古河边上了啊。

她这是要寻短见不成?

想到这里,一脚油门下去,追过去,下车后连忙对河边欧阳玉清喊道:“欧阳老师你别想不开啊~”

然而,他喊完,欧阳玉清理都没理,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就面朝宽阔的河流静静出神。

看到这里杨毅云总算放心了一点,只要她不跳河就好办,慢慢向着她靠近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