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我还真就是神仙/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毅云靠近了欧阳玉清,轻声叫了声:“欧阳老师~”

欧阳玉清没看过来,依旧盯着远处的河面,但却对杨毅云说了声谢谢,之后沉默了下去。

杨毅云多少能猜到一些她的心思,被贾碑雷等于是伤了一次心,她心里不好受,这个时候杨毅云也没有多说话,站在一边陪着她。

这一站,就是两个小时。两人谁也没动过。

夜已深,这里是郊外,人烟稀少,来这里散步的人也早离开,好在有观赏路灯还亮着,看上去不算太沉闷。

已经进入冬天的天气,到了子时后,非常了寒冷,一阵微风吹过后,杨毅云看到欧阳玉清打了个冷颤,连忙将他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她披上,随口说道:“回去吧,别感冒了,那个人渣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欧阳玉清听着杨毅云说话,脸色一变。她想到了杨毅云上次帮她在前夫刁难时候的解围,可是知道杨毅云很暴力的,心里担心杨毅云讲贾碑雷给怎么样,反倒牵连杨毅云。

“你……”她话一出口,杨毅云就明白她的意思,微笑了一下道:“放心我没那么傻,也没怎么样那个人渣,没有犯罪。”

听杨毅云如此一说,欧阳玉清送了口气,看着杨毅云给她身上皮衣服,她眼泪顿时就流落下来,心里想着:“他要是……该多好~”

“别哭了,一切有我在。”

杨毅云这句话一出,欧阳玉清内心最深处的一道防线崩溃了。

婚约的不幸加上这些年来一个人拉扯孩子,她终究是女孩子,是脆弱的,没有表面上那么坚强。

顿时哭出声来:“你走啊,为什么你要出现,让我连一个做梦的机会都没有?呜呜~“

欧阳玉清捶打着杨毅云,大声哭泣。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杨毅云的女人,没有人再能让你受委屈。”这句话是表白,也是这些年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话,今天的念头通达,杨毅云终于对着欧阳玉清说了出来。

很霸道,也很强势。

“你?你以为你谁?你能给我什么?你能改变什么?你以为你是神仙不成?”欧阳哭着对杨毅云咆哮。

其实她并非是真的针对杨毅云,而是找到了一个发泄心里委屈的对象。

杨毅云明白欧阳玉清的意思,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听着他说话笑了起来,抬手将抓住她不断捶打的双手。让她平静下来。

随后抬手擦掉她脸上的泪花道:“你今天还真说对了,别的可能改变不了什么,但是改变你的命运还是能办到的,我还真就是神仙。”

在杨毅云说完后,他真气运转之下。脚下一用力,一跃而起,直接升六七米,强行在空中停留了五秒的时间,随后在落下来。算是在欧阳玉清装了一次x。

紧接着他真气布满了全身,心中一动全身都出现了火焰,真元离火遍布周身,嘿嘿笑着道:“这个算不算神仙?”

说话中熄灭了火焰。

而欧阳玉清忘记了哭泣嘴巴成了o型。

她亲看到了杨毅云飞上了天,然后全身都出现了火焰。

她是知识分子,是无神论者,魔术把戏也是知道一些原理的,但她敢肯定杨毅云刚才展现的并不是魔术。

瞪大了美目道:“你……你你你~”

半响都没有说出话来,不过心里已经有些相信,杨毅云真不是普通人了。

她头脑这时候都是一片混乱,亲眼目睹的震撼,实在难以描述。

就在这时候,杨毅云微微一笑道:“放心我说了,以后你是我的,不会在让你受委屈就一定办到。”

话音刚落之际。杨毅云在欧阳玉清没有反应过来的状态中,对着她嘴巴亲了下去。

原本就因为心里的震撼和听到杨毅云表白的话语,内心波澜而起的欧阳玉清,反应都没有。

面对的只有一阵火热的男人气息。

“唔……”

很快她忘记了一切,从开始的木讷到了热切的回应。

欧阳玉清在心里说道:“让一切不愉快见鬼去了~”

一阵热吻过后,杨毅云粗暴的将她抱起上车。

寂静的夜色中,响起了阵阵的喘气和车子的晃动声。

…………

第二天天亮之后,杨毅云开车将欧阳玉清送回了家,昨晚上的一夜疯狂之后,他给欧阳玉清讲述了修真者和当下地球上古武者的存在。

当然也坦白了他还有其它女人的事情。反正能说都和她说了。

而后帮她引起传授了紫霞决,引导修炼,至此内心中隐藏的牵挂消除。

身边多了一个女人。

本来想带欧阳玉清回别墅介绍云门其他人给她的,但是她没有同意。

按照欧阳玉清的话说,她现在还没有准备好。更没有准备好面前正宫娘娘的准备。

不过对修真之事,倒是给她人生带来了一次重生,经过杨毅云的讲述后,欧阳玉清明白,踏上修真之路,的确是改变了她人生命运的事情,对次她是充满希望和神往的。

至于去和云门众人相见,她没准备好,让杨毅云别催她,等合适的时候。她在回去。

终究是刚刚接触到修真或者说这个另一个圈子,要有个适应期,杨毅云自然不会给她压力,对欧阳玉清他依旧保留着一份尊敬。

这个女人比他大,是老师是姐姐。对她有很多的依赖,杨毅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心灵上总会很放松。

下车后,杨毅云被打算跟着去她家,做晚上疯狂了一夜没回去,他把手机都关掉了,别墅那边更定着急,而且家里还有个定时炸弹一般的酒仙老头,也有很多事情要做,不回去不放心。

临走的时候,欧阳玉清展露了微笑。在杨毅云脸上亲了一下,红着脸下车了。

看得出来,她心灵上得到了洗礼,整个人都开朗了起来,这是杨毅云乐意看到的一面。

对欧阳玉清和孩子。杨毅云都有规划,马上寒假后,带她们全都回云门总部,小孩子从小修真。

分别后杨毅云回到了别墅。

还没有经去就听到了酒仙老头在咒骂人。

咒骂的对象杨毅云一看顿时乐了,正是独孤悔和王宗仁。

杨毅云讲酒仙老头的交给了两个徒弟看着。这时候老头发飙骂他们正常。

“去给老夫找猴儿酒,这些酒喝着不过瘾,独孤小子老夫指点你半天了一瓶好酒都给老夫找不来,还想不想进步了?”酒仙老头吹胡子瞪眼。

紧接着又对王宗仁说道:“你小子也是,找不来猴儿酒,就别问老夫修炼上的问题,快去~”

“大长老,猴儿酒只有我师父才有,全世界独一份,您老就放过我们吧。真没有。”独孤悔苦着脸解释。

“我不管,现在你就去找你小云子,半个时辰之内喝不到猴儿酒,老夫就揍你们两个。”酒仙老头完全就是耍无赖威胁独孤悔和王宗仁。

“大长老我师父电话关机了,我们上哪里找去啊~”王宗仁翻白眼说道。

“那是你们的事情,老夫不管。”

……

听到这里杨毅云直摇头,从乾坤壶空间取出一瓶猴儿酒,走进了大厅。

一看到杨毅云酒仙老头就发飙,对着杨毅云就要咒骂,不过当杨毅云拿出猴儿酒。老头立马将一肚子火忘记的一干二净,一把接过了杨毅云手中的酒瓶坐一边喝酒去了。

独孤悔和王宗仁苦着脸抱怨小声说道:“师父这老头太难伺候,昨晚闹腾了一晚上,明天我师弟就要回来了,等师弟回来,我们三个能不能轮流值班看着他?”

杨毅云听独孤悔一说师弟,楞了一下道:“师弟?”

“对啊,就是您在古武大会上收下的三徒弟——武剑啊,师父您老不会连自己徒弟都忘记了吧?我们从古武大会回来的时候,武剑师弟说他要回收养他的师父那里去祭奠一下他道姑师父。没和我们一起回来,说好的明天就回到古都了。”

独孤悔一脸古怪的解释。

杨毅云满脸尴尬,他还真将在古武大会收下的三徒弟武剑忘记了,不过也难怪,毕竟和武剑认识到收他为徒不到一天。加上回来后的忙碌,要不是独孤悔提起,真把武剑忘了。

心里尴尬,脸上不动神色,咳咳道:“混账东西,为师怎么可能忘记,去,给我将方道长找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