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三个徒弟三种性格/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林家出来后,杨毅云直接开车回家,已经快黄昏了。

本来想让林欢跟着他一起回别墅,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她在家陪父母呢。

想到林欢陪父母,杨毅云也想念奶奶,这几天事情也处理差不多了,也该准备回去了。

柳玲玲电话打不通,这是他着急的原因之一。

尽管,林欢说柳玲玲去了她哥哥那里,但杨毅云依旧有些心神不宁。

终究还是得等突破筑基了,亲自去一趟法国的好。

心里想着这些问题,杨毅云回到了别墅。

一进去就听到了酒仙老头在闹着要酒喝,独孤悔和王宗仁伺候祖宗一样在伺候酒仙老头。

不过,他们身边多了个人。

正是三徒弟武剑回来了。

看到杨毅云进来。武剑连忙走过来行礼。

“弟子拜见师父。”说话中武剑就要用古礼参拜。

杨毅云扶住他道:“以后别动不动下跪,男儿膝下有黄金有黄金少跪拜,尊师重道不在乎形势,只要你心中有念想就好。”

“是,弟子知道。”武剑说话不笑怒。就是一副冷峻表情,从认识他的第一天就是那样,除了身上充满狂傲之外就是两个字冰冷。

在杨毅云想来这个他从小的经历有关,毕竟是孤儿,从小被道姑收养。没有父母,他性格孤僻也正常。

三个徒弟中,大徒弟独孤悔是个傲气无边的性格,也是个话匣子,这家伙脑袋灵光,反应快,做事爱动歪脑筋,但是天赋奇高。

二徒弟王宗仁虽然也话少,但不是像武剑一样闷葫芦,王宗仁实则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却是个直爽之人,没有花花肠子,很忠厚,一般情况下,和独孤悔在一起,独孤悔招惹他,他能忍。

但是将他惹怒的后果会很严重,王宗仁有种老实人发怒鬼神都怕的气场,不轻易发怒,一旦拼命,有时候独孤悔也不敢真将他惹怒,反正招惹是不不断的,总是以大师兄的名义指挥王宗仁,现在又来一个武剑。

至于武剑这个三徒弟,杨毅云虽然才接触,但却能看出他一些事来,有刀魔的传承,更有不亚于独孤悔的天赋,两人一剑一刀,一正一邪。像是宿命安排一样。

三个徒弟三种性格,却也在一起有意思,各有优缺点。

武剑的身上充满了一股子邪气,在他体内有戾气,这一点当初在古武大会的时候杨毅云就发现的。想着以后找办法将他体内的戾气驱除才让他修真炼刀,以后对他的修炼将有大好处。

对于武剑修炼的修真功法上,杨毅云也从传承中找出了一部刀法,根据师父所言,乃是魔界一位魔王的刀法。威力无穷,当然仅仅是刀法,功法上还是要让他修炼云天神经,刀法的魔性则能用云天神经的功法来平衡。

但首要的是将武剑身上的那股子戾气去掉,至于怎么去掉他的戾气,杨毅云想到了雕刻心经,没有什么比雕刻更能磨砺心境最好了。

酒仙老头一看到杨毅云回来就是满脸的牢骚,三个字,拿酒来。

杨毅云对老头简直无语,一天一瓶猴儿酒,加上一些普通好酒整箱的喝还不够。

但是又不能刺激老家伙,还要陪笑着说道:“大长老您老等着我这就给你去拿猴儿酒。”

“快点快点,老夫都馋死了。”酒仙老头不耐烦的挥手。

杨毅云嘴角直抽抽,对着独孤悔和武剑道:“你们两跟我上楼。”

来到三楼自己的房间,杨毅云进门后。挥手取出了一瓶猴儿酒,当然没让两个徒弟看见。

一大快血色翡翠还和雕刻刀还在房间放着,杨毅云看着两徒弟道:“你们两个都有不错的天赋,但是身上皆有修炼毛病。

阿悔你修炼太过浮躁,这对你日后修道没好处。武剑身上有戾气,同样如此,你们身上的浮躁和戾气必须消除才能更好修炼,否则将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宗仁虽然天赋不及你们两,但他心境踏实,反倒能一心修炼,将来的路说不定比你们两还要走的远,他倒是不用磨砺心境了。

为师将会传授你们一种雕刻心经,乃是消除你们各自身上浮躁和戾气的最佳方法,等会就写出来给你们,好生钻研。

这是候猴儿酒,先去拿给大长老,告诉他最后一瓶让他省着点喝。”说完杨毅云讲猴儿酒交给了独孤悔。

而独孤悔接过酒瓶,一脸的苦涩,师父让他雕刻,这等细活儿,和让他绣花没区别,这对于性格好动的独孤悔来说就是折磨。

苦着脸道:“师父还有没有其他法子,这雕刻我也知道一点,就是在石头上绣花,我一个大男人也太……”

“哼~”

话没有说完就听到师父冷哼一声,再看看脸色,独孤悔脖子一缩,不敢出声了,连忙抱着酒瓶就跑出了房间。

“送完酒马上给为师滚回来,敢逃跑,打断你的腿。”杨毅云对着独孤悔的背影警告,他了解这小子,要是不警告他一番,一准出去就会开溜。

走到门外的独孤悔还真是心里想着等会开溜的,听到师父杨毅云的警告,差点没有一头栽倒,嘴里含糊道:“马上就回来~”

等独孤悔出去后,杨毅云找出笔和纸开始默写《雕刻心经》,脑海中的雕刻心经密密麻麻加上心得注解。有数万字,要写完估摸着要好长时间。

杨毅云准备现将基本的要点写下来,然后配上一副图案,让两人雕刻上手,等云门搬迁后。在抽时间将全部的雕刻心经写完。

心里暗叹:“可惜没有空白玉简,要是有空白玉简,这些内容就能用精神力直接存放进玉简中,也就不用这么麻烦手写了。

哎,还是要赶紧筑基才行,等修为道筑基期,就能直接灵识传送在他们脑海中了,现在炼气期的灵识,还是不好把握,一个不慎将徒弟的神魂给绞乱。到时候变成植物人,哭都来不及。”

暗暗想着,一边快速下笔,一边对武剑说道:“武剑你戾气太重,暂时不能传授你本门功法。你先练习雕刻,等戾气磨砺掉,为师在传授你修炼功法,对于本门不同于古武者的修炼,你知道了吧?”

“弟子一切听从师父安排。关于师门之事,当日听陆护法说过一些。”武剑恭敬回答,他口中的陆护法,就是陆雪羲陆家姐妹。

对武剑的态度杨毅云是很满意的,就是他说话太过冰冷。不拘言笑,有些不习惯。

“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你师兄独孤悔,也可以问其他人,你先了解我们云门的修真和古武者的不同区别。为师要是在的时候随时可来问我,你有武道底子,转修修真功法,相信会很快追上你师兄的。”

杨毅云对武剑其实心里很在乎的,知道他从小是孤儿,和自己一样基本上都没有过父母消息,便额外关心他。

“弟子知晓了,多谢师父。”武剑点头,眼神中多了一丝柔色,他能听得出师父杨毅云对他的关心,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只是他不善言辞表达不出。

“以后别拘束,为师没那么多讲究,只要你好好修炼,敬爱同门就行,有什么需要尽管和为师说。”

“嗯,谢谢师父。”武剑依旧是简短的回答。

杨毅云看得出来,武剑不善言辞表达,但是眼神中却清明之色,心里还是很满意的,这说明他听得进去话,分得清黑白,这一点很不错。

这时候独孤悔去而复返,磨磨蹭蹭进来,然后欲言又止。

杨毅云哼了一声道:“有话说,有屁放,你小子以后在为师面前耍小聪明,哼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