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吴楠来电夏露捎话/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独孤悔杨毅云是另一种调教方式,心里知道这家伙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人,要时时刻刻敲打,否则总有一天会闯祸。

独孤悔的性格而一旦闯祸,吃亏的必然是他自己,所以还是趁早敲打的好,而且在独孤悔身上杨毅云有种找到师父云天邪咒骂他的感觉,然后转嫁到独孤悔身上,这种寻找平衡的训徒很爽。

更重要的一点是,杨毅云发现,独孤悔和他性格有相似之处,反过来说心底很喜欢这个大徒弟。

咒骂独孤悔这小子也不生气,而武剑和王宗仁性格和独孤悔截然不认同,杨毅云咒骂也不能那么爽快。

论性格,其实他更喜欢大徒弟多一点。对三徒弟武剑更多的是同情也有种相差无几的身世轰鸣。

至于二徒弟王宗仁则在杨毅云眼中是最沉稳的一个,日后云门一些大事可交付与他,最靠谱。

被杨毅云毫不客气的咒骂,独孤悔嘿嘿一下笑道:“师父大长老说了,让我去伺候他老人家。要不您老让二师弟来学雕刻?”

杨毅云抬起头眯着眼笑眯眯盯着独孤悔道:“大长老说的?还是你说的?你再给我说一遍?”

独孤悔看到师父杨毅云笑眯眯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浑身都感觉冰凉冰凉的,忍不住打冷颤,他咽了口唾沫结结巴巴道:“是……是是……大长……”说道这里的时候他看到了师父眼神中有精光闪过,连忙改口说实话。

但是改口晚了。刚说道:“是我……”

“啊~”

话都没有说完只感觉眼前一花,身体就倒飞出去撞墙上了,发出了一声惨叫。

抬头一看,师父杨毅云的身影刚刚坐在了椅子上,便知道刚才师父出手了。

“都说了让你小子以后别再为师面前耍花花肠子,你还不听?还敢拿大长老压为师?你小子是不是忘记了,酒仙老头这个云门的大长老是为师忽悠……咳咳,不对,是为师捡来的了?

就问你一句,以后还敢不敢耍滑头了?要是不过瘾,为师可以传授你点好玩的东西,比如分筋错骨,很好学,用真气就能办到,怎么样学不学?”杨毅云依旧笑眯眯的看着独孤悔说话。

而独孤悔却是捂着胸口一阵呲牙咧嘴,一脸惊恐道:“那啥师父我再也不敢了,好好学雕刻,分筋错骨就不学了哈~”

“哼~”

杨毅云冷哼一声,继续低头写。

这时候的独孤悔看看武剑,小声道:“三师弟我被师父揍的事情别对二师弟讲啊~”

“没兴趣~”武剑惜字如金。

独孤悔嘀咕一声:“不讲最好,敢说出去,别怪大师兄我修理你。”他这时候后还不忘彰显自己大师兄的身份,反正很有优越感。

刚刚上来的时候他就忽悠王宗仁来学雕刻,结果王宗仁说你要是敢个师父提,他老人家一定揍你,结果真揍了,所以害怕王宗仁知道了笑话他,郑重威胁武剑这个三师弟,别说出去,不然他多丢面子?

杨毅云低着头写东西。耳中却将独孤悔对武剑说的话一字不落听到了,心里忍不住想笑,暗骂道:“这个臭小子,骆驼死了不倒架子,爱面子的毛病也太重了。”

只听到武剑嘴里蹦出了一句话道:“要打你也打不过我~”

独孤悔差点被武剑一句话噎死。上次古武大会他败给了武剑,被他视为耻辱。

现在武剑这一句,就是让他伤口上撒盐,气得牙痒痒道:“上长古武大会上,是大师兄我让着你小子知道不?不服气今晚子时。去黎山再次较量,敢不敢?”

“可以~”武剑冷冷吐出两个字,眼神中战意十足,他的傲气可是一点都不弱于独孤悔,怎么可能怕他,两人一正一邪棋逢对手。

“一言为定,这次我一定将你大门牙揍下来。”独孤悔恶狠狠说道,上次其实就是他太傲气轻敌,被师父教训过后心中也认识了自己的毛病,加上回来突破,现在和武剑打架就是找存在感,确立他大师兄的权威。

杨毅云听着两个徒弟斗嘴,在心里直摇头,对于这等私下里切磋的事情,他是乐见其成的。相互之间比斗,也是有竞争力,更加刺进勤奋修炼,他听到了,也会装作没听到。不会去管。

…………

又过了几分钟后,杨毅云终于将雕刻心经基本的要点写完,并且给两人画出了一副突然提供参考。

“这是雕刻基础知识,拿去看,熟读之后开始雕刻,为师给你们两每个人三块原材料,最少成功一块,明天这个时候上缴成品验收。”

说话中杨毅云从主体翡翠上取下了六块三寸大小的翡翠,每人三块让他们雕刻,突然其实简单,就是一片树叶,当然这是基本的雕刻饰品,上面没有阵法,关于阵法他们两个目前还雕刻不上去。

本身的雕刻心经图案上就有自带了防御阵法,只不过杨毅云没有写出来,因为雕刻阵法最少要钻研阵法基础,这个只能等云门搬迁了传授他们阵法之道,之后才能雕刻出来完整的雕刻作品。

暂时也就能雕刻形状。

独孤悔和武剑每人挑选了一把雕刻,带上了翡翠后,离开了杨毅云房间。

对教导徒弟,杨毅云自己没经验,完全是就将大方向整出来后,让他们自由发挥,碰到问题了再来询问的教导。

等两个徒弟离开了,杨毅云拿起雕刻刀,准备给梅姐雕刻翡翠,他既然答应了梅姐和伪娘就会办到。

说好的后天给她,其实现在也没事,不如现在就雕刻出来,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当然,主要是密室陆雪羲和方道长占据着,他就是想去密室闭关修炼啥的,也没有地方。

从这一点上,杨毅云更加坚定了云门搬迁的念头,这里地方太小了。老家那边他专门交代过陈七鞭修建修炼密室的。

给梅姐挑选的图案是一朵像牡丹的雕刻作品,整天雕刻出来有四寸大小,足够她撑面子了。

当然上面也有防御阵法,雕刻的时候杨毅云报废了一次,是因为上面的花纹太过复杂。一时不慎废了。

反正一晚上时间,他也不着急,慢慢雕刻就是,花了两个小时候,终于完成,之后就取名——牡丹项链。

看看时间还很早,索性杨毅云开始给其他人雕刻。

给了林欢礼物,不能不给其他人,赵楠、宁珂、袁金凤、欧阳玉清、独孤无情都有,然后给妹妹杨姗姗、奶奶、邱云、陆雪羲甚至是吴默秋姐妹等人。人人有份,反正一大块翡翠足够了。

按照每个人性格特点杨毅云花了一番心思,开始给她们雕刻翡翠礼物,一个晚上时间过去后,杨毅云不仅给每个人的礼物雕刻成功。甚至将剩下的翡翠材料全都都雕刻成了成品。

每一件作品上都有阵法防御,可以说现在他雕刻出来的作品,已经远远超出了翡翠价值本身,单单一个防御阵法就不是钱能买来的。

杨毅云是用了他最大的阵法理解和真气雕刻,由于真气到最后不够。他将身上所有的丹药都吃完耗尽,但总算完成所有雕刻。

这时候外面也已经是天色大亮。

站起了活动了一下筋骨,看着一大段雕刻作品,杨毅云咧嘴一笑,有很成就感。

这一个晚上的雕刻磨砺心境。也让他收获不小,境界上进了一大步,已经隐隐约约感到了筑基期的大门。

对于雕刻之道和阵法之道同样有了更深的理解。

每一件翡翠都栩栩如生富有灵性,杨毅云相信几个女人都会喜欢的。

一挥手将翡翠收起后,准备下楼吃早点。这个时间邱云的早餐都已经做好。

就在此时,他的电话响起。

拿起来一看,却是神龙潭吴楠来电。

从神龙潭回来也有五六天时间了,他给吴楠打过一次电话,没有打通,没想到他今天主动打过来了。

在杨毅云想来应该是各大家族和昆仑、青城灵药凑齐送到了神龙潭。

当初各大势力交定金让他炼制培元丹的时候,就是神龙潭担保,说好的灵药凑齐就送到神龙潭,神龙潭会通知杨毅云将灵药送来开始炼制丹药的。

接通电话后,杨毅云笑呵呵道:“吴潭主是不是各大家族的灵药凑齐了?”

“先生料事如神,的确是昆仑和青城各大家族的灵药送到了神龙潭,我派人给先生送去古都吧?”吴楠缓缓说道。

杨毅云听着吴楠似乎情绪非常低落,忍不住问道:“吴潭主是不是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吴楠沉默了半响后,他声音低沉道:“先生,骨花在华夏的势力被神龙潭连根拔起了,是我家潭主大人亲自下的令,另外我家潭主临走的时候让我给先生带句话,说让你修炼别懈怠,尽快达到先天~”

杨毅云一听吴楠的话,心里就是咯噔一下,他口中的潭主大人自然是夏露,但是好端端的夏露让吴楠给自己捎话,她不自己说,而且提到了让自己修炼别懈怠,还要尽快先天?

这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想到了夏露,杨毅云沉声问吴楠道:“你家潭主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快告诉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