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打一回不为人子的畜生/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后面的话都没有说话,欧阳玉清看到杨毅云出现,眼睛一红就拥抱了上来。

欧阳玉清这些天她真的很累,父亲去世,母亲也病倒到了垂危期间,她一个人撑的好辛苦,有一个哥哥不仅没有关父母,这时候还天天闹着分父母的房产,她太累太委屈了。

抱着杨毅云的时候眼泪忍不住往下流,终于找到了一个能依靠的肩膀。

杨毅云安慰了她一阵,将她眼泪擦干道:“别哭了,进去先看看你阿姨的病情,我能治好她,别担心。”

欧阳玉琴虽然知道杨毅云有神奇的手段,更是什么修真者。但终究没有见识过修真者的手段,或者说杨毅云的医术,听到他说话,强笑一下瑶瑶头道:“没用了,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现在只是时间问题。”

“那可不一定,走吧先进去看看再说。”杨毅云自信一笑,拉着她的手走进了病房。

在神识中其实他已经发现了欧阳玉清母亲的病情,脑海中有淤血,在加上老年人常见的一些疾病,算是集体爆发了出来,对于普通医疗来说,的确已经是束手无策,只能插着氧气吊命。

但对杨毅云来说,半颗培元丹,在用阴阳五行针一八零八针针灸一次,足以治好所有人的病。

来到病床前杨毅云依旧仔细用真气检查了一边,和灵识中看到的一样,心里有了把握。

看着欧阳玉清道:“欧阳老师你相信我么?”

“我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欧阳玉清反问。

“好,我接下来要给阿姨治病,但是需要拔掉氧气管,可能会出现休克情况,但是你放心,我一定能将阿姨的病治好,你现在什么都不要管去门口守着别让人打扰我,半个小时候还你一个健健康康的母亲。”杨毅云带着无比的自信对欧阳玉清说道。

欧阳玉清对杨毅云的话是半信半疑,但是医院都已经对母亲下了病危通知,还有什么办法?

要是杨毅云能治好母亲,也算是赚到了,治不好就任命吧。

想想那一晚在河边杨毅云展现的神奇手段,和听他口中说道修真者事迹,欧阳玉清信他,一咬牙走了出去。

病房内杨毅云从乾坤壶空间取出了针灸和一颗培元丹分成了两半,一整颗培元丹老人的身体是承受不住了。

将氧气拔掉后,杨毅云把少半颗培元丹给欧阳玉清的母亲喂了下去。

这时候氧气拔掉后果然出现了休克情况,说白了欧阳玉清母亲的命就是一个氧气在吊命,出现休克情况在杨毅云预料之中。

一挥手银针一根根扎了下去。

整整一八零八针针灸,阴阳快慢在二十分钟完成。

现在的他修为达到筑基期后,就算是施展阴阳五行针中最高级别的一八零八针,也是不会出现真气枯竭。体力不支的情况,绰绰有余完成。

之后便是最后一个环节,用真气顺道淤血。

针灸通经脉,真气化淤血。

加上丹药的生机之力改善身体状况,必能药到病除。

不到十分钟淤血顺道化解。

灵识一扫。杨毅云笑了起来,此刻她发现老人身体机能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床侧的检测仪上一切都正常了起来。

不多不少刚好半小时。

不过,老人还没有醒来,这是因为她在消化着培元丹的药力。就像是熟睡一样,估摸着再过几个小时就能完全恢复,苏醒过来。

收起了银针后,杨毅云转身向着门口走去,准备喊欧阳玉清进来看看。

哪知道还没有走过去,便听到了欧阳玉清在和人争吵。

只能一个尖锐的女人声音道:“欧阳玉清你凭什么?你一个嫁出去的寡妇,凭什么继承爸妈的房产?今天你必须将房产还给我们。”

“嫂子我都说了,房子我不会要,就算爸妈给我,我也不会要,但是爸爸刚去世,妈妈又在病床上,我哪有时间去跟着你们过户?总得等妈妈身体恢复一点再去吧?”欧阳玉清语气中满是无奈。

“哼,过户而已,能要多久时间?我看你就是不想去。欧阳洋你看看,你还说你妹妹好,看看,看看,她就是不想将房子给我们。什么叫好一点再去?老太太注定要死,你少管一天能怎么滴?”尖酸刻薄的话语从女人嘴里传来。

杨毅云却是听着直直邹眉头,听欧阳玉清的对话,外门似乎是她哥哥嫂子。

而且是为了父母的财产,似乎欧阳玉清的父母将房子留给了欧阳玉清。所以她哥哥嫂子不乐意了,来闹腾。

这时候只听欧阳玉清寒声道:“嫂子你怎么能这样诅咒妈妈?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你们不来医院伺候看着也就算了,天天来逼着我要房子,是什么道理?你让周围的人评评理,妈妈病危,我能离开医院么?”

“哼,少找借口,你就是个嫁出去寡妇而已,反正都不是欧阳家的人了,老头老太太老糊涂了,凭什么将房子给你,你哥才是亲儿子,要继承房产也轮不到你一个嫁出去的寡妇继承。”欧阳玉清的嫂子说话越来越刻薄。

这时候路道中已经有了围观的人,一个个都看不下去了。有人出声指着了起来,反倒是被欧阳玉清的嫂子,来了一个泼妇骂街,轰散了。

随即只听女人尖声道:“欧阳洋,将合约拿出来~”

此时杨毅云打开了病房门走了出去,就看到,欧阳玉清浑身发抖,脸上铁青的靠在楼道墙上。

在她对面是一对四十出头的男女,应该就是欧阳玉清的哥哥嫂子,以前都从没听她提起过。

欧阳玉清的哥哥眼神有些躲闪不敢看妹妹欧阳玉清的眼神,从一个黑色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交给了他老婆。

这个男人杨毅云一看就是个妻管严,在家没地位没尊严,被老婆欺负害怕的窝囊废。

反观欧阳玉清的嫂子,这个女人身体肥大,一脸的横肉,标准的三角眼,身体肥大脸上肉厚,但却嘴唇很薄很薄,牙齿非常的细密,典型的薄情寡义尖酸刻薄之相。

瞪着眼睛一把从欧阳洋的手里夺过文件,摔在欧阳玉清怀里尖声道:“你不是没时间去过户么?成,这是一份转让文件,上面签字,我们自己去过后,老头老太太的房子就和你没关系了,签字吧~你一个外人,一个寡妇还想抢夺家产,门都没有。”

“好,我签字。”欧阳玉清脸上出现了一副绝望的神色,就要在上面签字。

杨毅云却是听着女人口口声声咒骂欧阳玉清寡妇,欺负她,而当哥哥的也是屁都不敢放一个,已经可以想象到前因后果了。

单单从欧阳玉清这个尖酸刻薄的嫂子身上就体现了一切,一定是两口子不照顾老人,而父母都是欧阳玉清照顾的。所以房子自然被父母留给了欧阳玉清。

或者说欧阳玉清的哥哥嫂子和家里闹翻过,和父母都断绝了关系,现在老人一死一病,蹦跶出来要房产来了。

杨毅云脸色很不好看,按说这种人家的家务事他不应该管。可是欧阳玉清已经是她的女人,那就容不得她受欺负。

“慢着,别签字~”

走过去杨毅云直接阻止了欧阳玉清。

看到杨毅云出来欧阳玉清眼泪再也忍不住梨花雨一般往下落,摊上这么个哥哥嫂子,她真的很无助。

诚如杨毅云猜测的那样。哥哥嫂子是个父母闹翻后,断绝了关系的,现在他爸爸死后,到时在葬礼上出现了,但却是来要房产的。

这让欧阳玉清心里非常的难受,毕竟是她的亲哥嫂,他们要房子欧阳玉清会给他们的,可是母亲躺在病床上,他们却来逼她,欧阳玉清心里都在滴血。

可恨的是哥哥依旧很怕嫂子,一句话都不说。

杨毅云过来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你谁啊?行啊,欧阳玉清找了一个小白脸来撑腰?还是合起伙来霸占房产啊?”女人尖声大吼,对杨毅云阻止了欧阳玉清签字非常的不满。

欧阳玉清见嫂子羞辱杨毅云就要说话,但被杨毅云出声打断道:“这里交给我处理,阿姨应该已经醒来了。你去病房看看。”

欧阳玉清一定母亲醒来,再也顾不得其他,转身跑进病房。

“你个不要脸的寡妇给我站……”

“啪~啊~打死人了~“

女人咒骂欧阳玉清寡妇,就要追去病房,但却被杨毅云毫不客气的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而后面对趴地上尖叫的女人冷声道:“我从不打女人。但是今天,打一回不为人子的畜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