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你不是想揍我么/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白脸你敢打我?”女人在尖叫过后起身对着杨毅云抓过来,看上起要抓破杨毅云的脸一样。

“打的就是你这中没心没肺的畜生。”杨毅云脸色一冷,又是一个耳光子抽过去。

“啪~”

“啊呀~”

第二个耳光子杨毅云丝毫没有客气,这种女人已经没救了。

一巴掌抽过去,让她肥胖的身体直接飞出了三米远,满嘴的牙齿带着血沫子喷了出来。

也就是看在欧阳玉清的面子上,看在她是普通人的分上,否则这耳光子抽过去,都能将她抽死。

打碎一地牙齿算是给她一个教训。

“呜呜……欧阳洋你特么看着我被打死么?”女人趴在地上对她男人怒吼,不过说话都是漏风的。

这时候欧阳玉清的哥哥看了老婆一眼太脚要向杨毅云走来,不过,被杨毅云一个刀锋死得眼神吓的脖子一缩愣在了原地。他就是那种窝窝囊囊的人,已被走都被老婆牵着鼻子走习惯了,胆子小,哪里敢来打杨毅云。

“废物窝囊废~我找我哥来。”女人咒骂自己的男人。阴狠无比的拿出手机叫人。

杨毅云眯着眼没阻止就等着她打电话。

“喂,哥我被人打了,快打死了,你快来啊,在医院,呜呜~”一边哭着一边挂上了电话,然后还不知死活的咒骂杨毅云道:“小白脸你等着,等我哥来,将你剁碎喂王八。”

说完后看着自己的男人道:“还有你个窝囊废,等我哥来打断你的狗腿~”她是气愤男人没动手。

杨毅云眼睛一眯上前一步又是一耳光抽过去。

“啪~”

“啊~”

女人杀猪一般的惨叫,这时候又要张口咒骂,但是看到了杨毅云冰冷的眼神后的,让她浑身打了个冷颤,硬生生停住。

“这一巴掌是给玉清打的,她就是我的女人,不容你侮辱。”

杨毅云说话完“啪~”又是一下。

“啊~”女人继续惨叫。

“第二巴掌打你不孝,老人家都躺在病床上病危了,你们两口子还是亲儿子儿媳,不仅不照顾,反而为房产来打闹,你公公刚刚去世,你婆婆病危,这个时候闹腾合适么?你说说你们两口子是不是畜生?”

说完继续一巴掌。

“啪~”

“啊~”女人一张脸被杨毅云左右开弓此刻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猪头。

“第三巴掌抽你没有人性,口口声声对自己老公一口一个废物、窝囊废,是你一个做老婆的人该骂的吗?”杨毅云冷着脸其实真恨不得一巴掌抽死她。

“呜呜……”女人大哭了起来,捂着脸嘴里又是一口的牙齿吐出来。

这时候医院走廊有围观的人,刚才被女人咒骂过的人,有人喊道:“打的好。这等女人就是欠收拾~”

走廊上围观的人都看着解气。

杨毅云转身准备和欧阳玉琴的哥哥讲讲道理,这个男人活的太没有尊严了。

不过,身后却是响起了一个声音道:“云子算了吧~”

是欧阳玉清的声音。

杨毅云一回头看到欧阳玉琴搀扶着母亲走出了病房,老太太已经能下床走路。看上去起色也变得红润了起来,就说明自己的治疗见大效果了。

这时候杨毅云不能去教训欧阳玉清的哥哥了,老太太出来,不能当着面凑人家儿子。

在杨毅云想来。也许欧阳玉清的哥哥并非是不孝顺,就是性格太糯软凡事都听老婆的,才有了今天这种结局。

果然,看到老太太出来,欧阳玉清的哥哥欧阳洋情不自禁的喊叫了一声:“妈~”喊完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坐在地上变成了猪头的老婆。

这一幕让杨毅云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测。

“洋洋啊,妈和你爸这辈子做的最大错事就是给你找了一个好媳妇。”欧阳玉清的母亲说话中老眼中满是泪水和失望。

“妈……”欧阳洋浑身都是一颤,想说什么却是说不出来。

他就是一辈子毁在了性格糯弱上,找了个老婆将镇压的死死的,不是他不想振夫纲,而是那个女人有一个厉害的哥哥,在古都有名气的大混子,每次想离婚的时候。大混子大舅哥就会来揍他,还威胁要将他儿子整死,要将父母整死,要将妹妹整死。

面对这种威胁。他越来越窝囊……

“玉清去将房产协议签了吧,妈还有点退休金,去养老院也够用了,只是苦了你了。”

欧阳玉清的母亲叹息说道。在心里虽然儿子儿媳和他们断绝关系了,但终究是亲生的,也知道儿子没坏心眼,错就错在他碰到了一个讨债媳妇,要是不将房子给他们,受苦受罪的终究是儿子欧阳洋。

“妈~没关系我养你。”欧阳玉清红着眼睛走过去将丢落在地上的协议拿起准备签字。

杨毅云刚想出声,但是被一个粗狂的声音打断了。

“谁特么吃了雄心豹子敢打我妹妹~”

随着话音落闭,走廊十多米外走了一群人。

一个个流里流气,一看就是不是善茬。

杨毅云在欧阳玉清的身后,看到了这群人到来,尤其是看到了领头的一个壮汉大光头后,顿时嘴角微微扬起。

而欧阳玉清和她母亲则是脸色一变。欧阳洋更加的不堪,脸上苍白如纸了。

只有依旧趴在地上的女人也就是欧阳玉清的嫂子,听到这个声音后大吼大叫了起来,刚才被杨毅云抽耳光抽的大气都不敢出,声音都没了的人,这会儿满血复活一般尖声道:“哥你可算来了,我都要被人打死了,你可得为我做主啊,呜呜~”

“你们瞎啊,还不快点把我妹妹扶起来?”大光头对着身边的人说道。

大光头一行十二岁那个人,已过来就将外观着给吓的一哄而散。

女人被人扶起来后带着哭腔道:“哥就是那个小白脸打我的~”女人以为来了哥哥就有了大靠山,张嘴又骂人了。

杨毅云眼神一冷,一步踏出,下一颗就出现在了女人身前,这次他直接抬起一脚踹在了女人身上。

“轰隆~”

女人这次被杨毅云一脚直接踹到了墙上的,发出了轰隆一声。

“啊~哇。”呕吐都出来了。”

嘴巴太臭,杨毅云这次甚至都动了杀心,但在出脚的瞬间终究忍住,收回了一半力量,否则就不单单是吐血了,而是真会被踹死。

大光头的视线中只是感觉眼前一花,妹妹就被人踹飞,他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坏了,没想到自上次在洗浴中心见识过两个青年强悍的武力值后,今天又碰到一个更厉害的。

不过,下一秒大光头就是浑身一震,他看清楚了面前的人,正是上次在洗浴中心揍自己那两个青年的师父。

当初两青年不到一分钟就干倒了他们一群人。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两个青年,喊过眼前的人为师父。

其实现在这个人,也就是个青年人。

杨毅云则是玩味的看着打光头,等着他出手。这个大光头一帮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洗浴中心,独孤悔和王宗仁带着酒仙老头去洗澡。然后包场钱不够后,来催账的大光头混混。

当初可是被独孤悔和王宗仁给修理惨的人。

大光头愣愣的看着杨毅云,想想人家当初手提箱那满满一箱子钱,和人家两个徒弟超级的武力值,一定不会是平凡人。

心里暗暗叫苦,妹妹这么会招惹这样一个人呢?

不过,就这这时候大光头的妹妹,被两名混混扶起脸上虽然惊恐的看着杨毅云,但嘴里却在漏风说话道:“哥……你管不管?”

“啪……啪啪啪~”

回答她的是亲哥哥一连串的耳光子。

“我就说你这张的臭嘴要得罪人,让你收敛一点你不听,这位先生是你能得罪起的啊?”大光头毫不犹豫的抽打了妹妹的耳光。

这时候的女人惊呆了,被亲哥哥的一连串耳光打蒙圈。一时间的愣愣的看着杨毅云说不出话来。

“先生不好意思,我这个妹妹从小被家里宠坏了,我给先生诚恳道歉,求先生大人不计小人过。对不起,对不起。”大光头虽然是混混,但却不是没有头脑的那种,自然能认清事实,更知道这个世界上他得罪不起的人有太多太多,杨毅云就是其中之一。

此时揍自家妹妹就是化解恩怨。

杨毅云冷笑道:“你不是想揍我么?怎么?不凑了?”

“咳咳,先生说笑了,给我豹子胆也不敢。”大光头不知道杨毅云叫什么,但却洗浴中心可是将他和包场子的两个青年和一名老头深深的记在了心底,划分成了不可招惹的一类,尴尬着给杨毅云赔笑脸。

“听好了,你肥猪一样的蠢货妹妹的老公,是我女人的哥哥,以后别招惹欧阳家任何人,少一个头发我捏断你一根手指,还有回头告诉你蠢猪妹妹,别威胁他,能听懂么?”杨毅云带着笑意,但语气却如同寒冰一般说道。

“懂懂懂,先生放心我以后再也不插手欧阳家任何事。”大光头连忙点头。

“滚~”杨毅云轻轻吐出了一个字。

“哎,马上滚。”大光头像是孙子一样转身就走,一刻也不敢停留。

眨眼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女人傻眼了,他亲哥哥都不管她了,这时候她就算在再愚蠢也看明白了小白脸不是一般人,连她哥哥都像孙子一样的害怕小白脸,这种人到底是什么人?

想到这里女人心里都抽抽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