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天仙也没资格受你一跪/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初得了人家司空元的三个丹方创造了巨大利益,更是撑起了云奇公司,讲真话在炼气期司空元的传承所得,对杨毅云帮助很大,祭拜一番也是应该的,再说司空元都化成白骨,神魂消散,更加应该。

杨毅云点点头走上前来。开始和大点中的武当弟子祭拜司空元和武当开派掌教。

本来杨毅云要鞠躬祭拜的,可是一看千绝和明绝等人都是跪拜礼,心里想着入乡随俗吧,跪拜就跪拜,就当是祭奠感恩司空元的传承之恩。

却是没想到,他一跪之下,都还没有拜下去,武当的两尊祖师雕塑纷纷发出了“咔嚓~”声!

这一下所有人都听到了声音,一抬头便看到祖师爷塑像和开派掌教塑像都出现了裂纹。

这下一千绝和明绝惊呼了起来。

一瞬间就明白了这意味这什么。

历来都有俗语说,给某某人下跪承受不起的说法,就说明下跪之人不是寻常人,惨白的对象更笨就无法承受。

在民间的说法是会折寿。

可是放在古武界。讲究可大了天去了。

只有身居大气运的人,或者修行前世大有来头的人,去祭拜某个人对方压根就承受不起。

这在古武界来说就是天道异象。

祖师爷的塑像,大家都知道就是个精神寄托。不是活人,一尊雕像而已,再怎么厉害的人祭拜都没事。

而且算起来祖师爷级别的人物,那可是真正的高人。

然而,这时候却是没能承受住一拜。

这个参拜之人,所有人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在场除了杨毅云,余者都是武当弟子,他们经常参拜祖师爷,也没有出现过天道异象,今天就发生了,只能说明,杨毅云是身居大气运,或者说他前世是有大来头的人物,天道之下,武当两尊祖师爷塑像,压根就承受不起杨毅云的一拜。

千绝连忙道:“师……师师祖别拜了,祖师爷承受不起,别拜了别拜了~”

开玩笑啊,要是这一个头叩下去,武当两尊祖师塑像轰然倒塌摔碎。传出去可就成了笑柄,外界会说武当连祖师爷都不要了。

这是大忌讳。

杨毅云也惊愕了,这……

他有点尴尬,就是跪了一下下。就将人家祖师爷塑像给跪破了,没有比这个更尴尬的了。

一派祖师爷那是一个宗门的精神象征,是核心是凝聚力,从自身角度想。要是有人将云天邪的雕像给弄碎,他绝对会发狂。

不过好在他不是故意的。

起身后杨毅云有些尴尬道:“咳咳,那啥泥塑的太不结实了哈,回头你们雕塑白玉啥的的更好~”

千绝和明绝一种武当弟子,听到杨毅云的话,嘴角直抽抽,要不是意外,大殿中的武当弟子会拼命。

“不结实?那可是几百年都没有过一丝裂缝出现的啊,用的是上好的百年黄泥加上了糯米汁放在蒸笼上历经七十二道工序做成了塑像啊,怎么可能不结实?”千绝在心里哀嚎。

还好只是有了裂缝,要是今天祖师爷塑像被杨毅云一跪摔成粉碎,他们在场的就是武当罪人。搞不好禁地的老怪物知道,会开杀戒的。

嘴角抽抽着,千绝挤出一个强笑道:“师祖眼看天色也不早了,掌教的事情我们回头再议。您来一次武当也不容易,就留在武当小住几日再走如何?”

杨毅云刚刚将人家祖师爷塑像给跪出了裂缝,心里还是很内疚的,听到千绝真诚的挽留。便点头答应了:“好,我就留几天,咳咳~”

千绝脸上一喜,只要杨毅云留下来。他们再想办法让杨毅云做武当的掌教就是,但是杨毅云留在祖师殿可是真不安全啊,连忙喊道:“百山快快带师祖下去休息,安排最好的客房。用心侍奉师祖。”

“好好好,我一定安排好。”百山站出来连忙答应,对于杨毅云能留下来他也很高兴。

说完对杨毅云道:“师祖请跟我来~”

杨毅云这时候也不想留在大殿徒增尴尬,便跟着百山离开。

走出大殿之门后,杨毅云隐隐约约听到,大殿内千绝和明绝等人口呼,祖师爷在上,弟子不孝的话语。顿时让他有点冒虚汗,加快了脚步。

心里却在说:“我的神啊,真邪门不就是一跪么,怎么会将人家祖师爷塑像给跪裂开了呢?”

这时候脑海中冷不丁响起了师父云天邪的怒吼咒骂:“蠢货、丢人现眼。将为师的脸都丢尽了,你膝盖豆腐做的不成?

别说两尊塑像,就是真人当前,也得给他跪吐血。你以后胆敢在随便下跪,为师打断你狗腿。

给为师记住了,这个世上你除了跪天跪地跪父母之外,你的膝盖就给我长直,用你的狗脑子想想行不行,为师如今神魂在乾坤壶内,乾坤壶在你身上,你这一跪是不是也得让为师跟着祭拜世俗界一个小小的蝼蚁?

这个世界能当得起我云天邪弟子一跪的人,还没出生,更没有资格当得起本尊的祭拜,记好了,日后就是天仙当前他也没资格受你一跪拜。”

天仙都没有资格???

杨毅云听着非常的梦幻。被老头子劈头盖脸的一顿咒骂,最后来一句天仙都没资格受自己一跪拜。

我滴乖乖,这个世上真有仙人存在不成?

还连天仙都当不起我一跪拜?

“死老头咱能不能不吹牛?不就是祭拜一下么?再说我祭拜的是司空元,我还受益了人家元神经呢,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杨毅云不以为然道。

紧接着云天邪暴露了起来怒吼道:“吹牛?你……你简直气死为师也,为师今天就告诉你,什么是修真界的十二劫散仙至尊,给本尊听好了,你是我云天邪的关门弟子,别说修真界,就算是……”

说到这里云天邪似乎想起了什么,声音又截然而止。随即说道:“算了,现在给你小子说这些没用,总之你给为师记住,以后不许跪拜,否则别怪为师修理你,可记得住吗?”

杨毅云感觉到在师父云天邪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左臂的乾坤壶突然将散发出了炙热之感。

似乎感觉死老头子,大有自己说一个不字。就会对自己使用暴力一般,杨毅云不敢赌啊,虽说死老头子是残魂在乾坤壶中,他自己说出不来。但是,谁知道他有没有说实话,反正就感觉老头子的神秘和手段用不完。

要是敢说一个不字,杨毅云觉得自己一定会吃亏。

连忙说道:“是是是。老头子您老别生气,以后我记住了我是十二劫散仙至尊云天邪的关门弟子,绝对不会乱下跪,给您老人家丢脸。”

说完后脑海中响起了师父云天邪的一声冷哼,随即左臂上乾坤壶的发热也消失,杨毅云就知道老头子熄火了。

暗暗道:“我的妈呀,死老头至于么,他怎么这么在乎一个下跪礼呢?一定有故事。”

这件事知道很久以后在去了修真界,杨毅云才知道了今天老头子为下跪而对自己发怒的原因。

反正今天老头子的火气比以往都大,杨毅云可不敢再招惹他了。

跟在百山的身后沿着一条羊肠小道上了一个半山腰,一路走过去全是古典的建筑,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反正一路走来都充满了沧桑气息。

当路过一个小广场的时候,杨毅云耳中听到了一群儿童的喊叫声。

“打他打他……”

杨毅云被闹哄哄的儿童生吸引,砖头一看,在广场一脚,七八个八九岁的孩子在打一个孩子,但让杨毅云感到有意思的是,被打的那个孩子,一声不吭,明明都流鼻血了,却是不叫也不哭,而是尽量躲避要害之处,凑准机会,时不时会还一下手,却是往往能一拳或是一脚干倒下一个对手。

“有点意思的小孩啊~”杨毅云自语出声。

这时候百山已经出声道:“你们这群兔崽子,又在欺负小雷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