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故土难离/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袁金凤这段时间都快要崩溃,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了一个,名义是死鬼丈夫的侄子,一出现就让她官司缠身,公司被停封,打官司还陷入了下风,搞不好还要坐牢,这些事让袁金凤快撑不住。

她不是爱财不要命的人,如果对方真的是死去丈夫的侄子,袁金凤会将这份家产物归原主,反正打理公司什么的她也不懂,都是专业的经纪人在打理。

可关键是。这个突然冒出的侄子,让她产生了身份上的怀疑,现在倒好对方的能量很大,直接要将她置之死地。

她很想找个人倾诉。将心中的烦恼都吐出来了。

然而并没有一个合适的人。

虽然父母跟着她在身边,但是……关于公司纠纷打官司的事情,她还不敢说,怕她们担心。

曾经想过给自己唯一的男人打电话。可是想想终究她放弃了,因为在心里袁金凤始终认识自己是黑寡妇克人。

现在有事官司缠身,她更不想让杨毅云牵连进来。

没想到一转眼就看到了杨毅云出现在眼前。

拥抱着他,袁金凤强撑着的心终于化了。肆无忌惮的流着泪哭了出来。

杨毅云能从袁金凤的情绪中感到她的无奈和委屈,抱着她拍拍肩膀安抚道:“金凤姐不哭了,一切有我在~”

抽抽着的袁金凤听到杨毅云安慰的话,越发的难过。但是心里却是莫名的有了安全感,她有过两次婚姻,但是真正的男人就是杨毅云一个,而且当初还是有种小情侣恋爱感,再加上杨毅云治好了她母亲的双腿瘫痪,让袁金凤打心眼的信任他。

抱着杨毅云哭泣的时候,袁金凤才发现原来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美好,她以前不知道爱不爱这个小几岁的小男人,但是很长时间没见,再见面他平淡却又充满力量的肩膀和话语,让袁金凤前所未有的心灵上有了安全。

等袁金凤哭泣一会儿后,杨毅云轻轻擦掉了她的眼泪有些心疼她道:“金凤姐不哭了,有我在谁都不能欺负你~”在心里却是在说,老子非打断那个狗屁任吒都腿。

袁金凤擦掉了眼泪道:“你怎么来了?”

这会儿她才想起杨毅云来港岛。

“你过年都没回来,我给你打电话也打不通,实在太想你。只能飞来港岛找你,还有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杨毅云前半句调侃后半句,装作生气。

看到杨毅云脸上有了责怪话语,袁金凤心里有些慌神道:“不不不是的。我本来要给你打电话的,可是出了事情,我……”

这时候杨毅云咧嘴一笑,猛然亲在了袁金凤嘴巴。他自然知道袁金凤想说什么,更知道原因是她官司缠身,所以没有联系。

更加明白以肯定有事害怕她是克自己之类的心思,所以不想联系他,不想带来麻烦。

一个从里长到大,杨毅云岂能不明白。

“嘤~”

被杨毅云猛然亲在嘴巴,袁金凤将所有的话都咽回了肚子,嘴里嘤嘤而声。

一切的思念和千言万语。融化在了这一个深情的亲吻中……

就在两人热吻中,突然一声咳嗽响起。

“咳咳~”

突如其来的咳嗽声,让两人如惊弓之鸟瞬间分开。

袁金凤脸色通红的像是红苹果一般。

而杨毅云则脸皮稍后随即脸色就恢复了正常,砖头一看却是袁金凤的母亲苗翠花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两人身侧不远处。

袁金凤带着父母旅游后,回答了港岛一直都到现在。

杨毅云看到苗翠花尴尬道:“翠花婶~”

苗翠花本来出来的找女儿,确实看到袁金凤居然和一个那人,光天化日之下在……那啥,顿时心里一阵火大。她是地道的农村人思想依旧封建,从房里出来就要好好咒骂,可是一出来后她看到和女儿袁金凤在一起竟然是杨毅云。

当初她瘫痪的双腿可是杨毅云治好的,这让苗翠花在心里可是十分的感激杨毅云,曾经也无数次的想过,要是杨毅云能成为自己的女婿该有多好?

可惜的是,苗翠花知道这有些不现实,因为女儿袁金凤有过两次失败的婚姻。

第一段婚姻和丈夫都没有洞房,那个短命鬼就死了,让女儿成为了十里八乡的黑贵妇,小小年纪就背负了巨大的压力。

后来女儿出去打工,更是嫁给了一个七十岁的老头子,同样死了,虽然继承了那个港商老头的家产,但是在农村来说名声全毁灭了,什么煞星转世,什么都黑寡妇,什么小三之类的……各种闲言碎语满天的飞。

而杨毅云呢?

则是整个杨家村几十年的大学生,更是有一身的医术,关键和女儿袁金凤还相差好几岁。种种的原因之下,苗翠花知道让杨毅云做自己的女婿,那时痴人说梦话。

然而现在看到的一幕似乎是柳暗花明峰回路转啊,有情况啊。

杨毅云在苗翠花的心里可是一等一等的好孩子。她甚至在想,女儿袁金凤都已经名声尽毁,两段婚姻都失败,她要是和杨毅云在一起。哪怕不结婚,生一个孩子也好啊,袁家可是无后的,她只给老袁家生了一个袁金凤。

每每想起这些苗翠花就感觉愧对丈夫袁大成,愧对老袁家,跟着女儿袁金凤出来的这一年中,她也全国女儿在找一个嫁了,可是两断失败的婚姻让袁金凤对这方面压根就没有了兴趣,说是一个人过挺好。

为此母女两人没少吵架,可是女儿是铁了心,对任何男人都不感兴趣,让苗翠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看到杨毅云的出现后,苗翠花本来的怒气冲冲烟消云散,甚至是乐见其成。

也是好久没有看到老家人,再加上是她特么顺眼的杨毅云,苗翠花就咳咳了两声打断了两人,想和杨毅云问问老家人的情况,这一年中跟着女儿在外面虽说享受了她一辈子都不敢想象的生活,但是苗翠花依旧怀念老家的一切。

嘴上不说心里老想会老家了。但想想女儿在老家的名声,她和袁大成就忍着跟着女儿出来了,也是不想女儿袁金凤在老家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暗地里叫黑寡妇……

杨毅云这一声翠花婶子,可算是让苗翠花心里乐开了花,这笑着转过头道:“云子你怎么来了,也不给金凤打电话去接你,老家都这么样。你奶奶怎么样……?”

苗翠花是真的想念故土了,转过身后两声笑着,似乎压根就没看到杨毅云和袁金凤亲热的一幕,反而问出了一连串老家的情况。

杨毅云就是想回答她也得等她问完话。

而红着脸的袁金凤这一刻看到母亲不住在问老家的情况,突然发现她错了,也是忍不住一阵自责。

在袁金凤想来给父母接到港岛,住上别墅,过上他们一辈子都不敢想象的生活。就是最大的孝道。

直到母亲一脸迫切怀念的问杨毅云老家的一切,袁金凤才明白,故土难离,四个字的真正含义。也许老家还是适合父母,不一定住的好,吃得好,就是开心。

“妈~你先生云子进屋说吧,你这样问人家怎么回答你。”袁金凤忍不住打断了疯魔了一般的母亲。

苗翠花一愣,回过神来道:“啊~对对对,你看看我看到云子太高兴了,云子走走走进屋进屋,婶子给你做饭。”

说话中将杨毅云的手拉起就往屋里走。

袁金凤和杨毅云对视一眼满脸无奈。

到客厅后,老远杨毅云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一个人自饮袁大成,看起来有喝高了,满脸的愁容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