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那人叫什么名字/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听谭猫在电话中说道:“先生任吒的身份果然和汤姆所讲的一样,我们查到真正的任吒被现在的假任吒给杀害,而现在的任吒是港岛洪家旁支某个人的私生子。

属于洪家旁系中都很边缘的那种人,真正的名字叫洪士,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个洪士和任吒在英国同一所学校上学,两人是同学,任根生的死讯传到了任吒耳中,两人关系好,洪士自然也能知道。

之后洪士起了歹心将真正的任吒杀害,当然是回到港岛后杀害的,而后就冒名顶替任吒,精心策划了这一起和袁金凤争夺财产的案件。”

这时候车子到了袁金凤所在的别墅。杨毅云下车后才问道:“洪家是个什么情况?”

“倒是忘记说了,洪家是一个在港岛很强的古武家族,算起来也就比古老宗门差一点,家族中分成了内外两支。内支全是古武者,有先天存在,至于有多少先天,有多强这一点我们查不到。

外支都是打理洪家俗世产业的人,称得上一句家大业大,洪家在港岛是造船业的龙头,商界的力量非常大。

而洪士假冒任吒谋夺袁金凤的家产,是因为袁金凤的公司或者说任根生的公司虽然在洪家这等庞然大物面前不值一提。可是袁金凤的公司却是一个海运公司,能和洪家造船业挂上钩。

假任吒洪士作为一个私生子,想要进入庞大的洪家,想要有一席之地。甚至他有野心进入洪家内支,就必须做对家族有贡献的事情出来。

只要拿下袁金凤所在的海运公司,就是进入洪家的敲门砖,能得到洪家的认可,将私生子的身份转正,或者说洪士所做也是为了他母亲能被洪家接纳,需要的是洪家给他们母子一个名分。

所以洪士谋杀任吒,最后又冒名顶替任吒,同时借助了洪家在政界的一些关系,将袁金凤逼到了死角。”

听着谭猫在电话里说完,杨毅云眯着眼道:“目前你掌握的证据加上汤姆反水作证,三天后的开庭胜算如何?”

“先生放心,足够了,袁金凤的危机解除没问题,还能将假任吒反戈一击,一切我都安排好了。就等开庭。”谭猫说道。

“好,这几天就辛苦你了,对了假洋鬼子汤姆没问题吧?”杨毅云现在才记起汤姆,他吃了那么多保健药。别到时候出庭作证都做不了。

听杨毅云问道汤姆的情况,电话那头的谭猫一阵咳嗽道:“嘿嘿,汤姆现在就是一个标准的太监,先生放心我这几天正在给他做心里工作。耽误不了事。”

“那行,那就这样,三天后的开庭事宜你来安排,至于假任吒洪士,就不必反过来告他了,我想以洪家的势力,告了也没用,这个人我会找他聊聊~”

杨毅云自然不会放过真正的罪魁祸首。

凡是敢欺负他女人的。最终都要接受他的审判。

快挂电话的时候,杨毅云突然想起了苏瑾和苏家的事情,开口道:“对了给你发信息让你调查一下苏家的信息怎么样了?”

“苏家我知道,已经给先生将资料发送道了手机上,先生您看看,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我让人安排。”谭猫说法。

“成。你先忙吧。”

杨毅云挂上电话,打开短信一看,谭猫发来苏家的信息,基本上和苏小六讲述的一致。

不过,谭猫的信息更为完善一些。

苏家请了供奉存在,是先天级别的古武者,有两名。

说到底苏家背后也有古世家的影子,的确是港岛赌业的巨头,和何家共分港岛赌业两分天下。

看完后杨毅云也没多想,走进了袁金凤的别墅。

袁家一家三口早就在等杨毅云吃饭,饭后杨毅云和袁金凤送苗翠花和袁大成去机场,二老回老家。

等他们登机后。杨毅云给刘昔奇打了电话,叮嘱让他去机场接苗翠花和袁大成而后直接送回老家。

电话打通后,杨毅云讲事情说后,刘昔奇在电话里道:“放心吧。我亲自去接,翠花婶和大成叔小时候对我们都不错,对了,我说你小子看看港岛有没有合适的地段,我准备下一步要来港岛发展,云奇集团化后,下一步就是亚洲化、全球化的路子,港岛是亚洲门户之一。一定要去的。”

“行,我找人问问,这事过几天再说~”

两人聊过几句后,杨毅云关上了电话,和袁金凤开车回去。

…………

与此同时在港岛某个庄园,这里是苏家总部,苏小六吊着断臂坐在龙椅上,对着苏家掌舵人苏心河哭诉着杨毅云的暴行。

本来等杨毅云离开后,苏小六和一众手下带上了断臂连忙去医院接手臂,可让他郁闷的是的所有人的手臂都接上了,唯独他的手臂医生宣布细胞已经坏死根本接不上,更加让苏小六吐血的是。被杨毅云踢断的腿也彻底废了,根本不能治疗。

也就是说苏小六后半生也只能在轮椅上渡过了,他不知道的是杨毅云故意惩罚他,怎么可能让他的断臂接上,断腿恢复?

此刻苏家大厅,有三个人存在。

家主苏心河,和一名和另一人花甲老者同坐一桌在喝茶,下面是坐在轮椅上的苏小六。

苏小六讲述完后带着哭腔道:“老爷您可要给我做主啊。那个小贼根本就不将咱们苏家放在眼里,我都说了我是苏家的人,他还将我手腿打断,还说苏家算个屁。

老爷我就是怕他骚然小姐。去和他商量,准备给他点钱,让他离小姐远一点,谁知道那小子二话不说就动手。还将我们的手臂都砍断~”

苏小六可算是对杨毅云恨透了,在苏心河面前添油加醋,就是希望苏心河出面收拾杨毅云,今天和苏心河坐在一起的老者。他一共见过三次,以前苏安然不知道老者的身份,但是现在他能猜到老者是一名古武者,因为老者和杨毅云身上的气息在苏小六的感觉中有相似。

“啪~”

听完苏小六的诉苦,苏心河一拍桌子动怒了道:“好大的胆子~”

苏心河的确愤怒,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居然将苏小六直接给废了,这在他看来就是不给苏家面子。

看到苏心河发怒,苏小六脸上一喜,只要老爷发怒,他相信杨毅云就是在厉害,也别想活着,因为苏家也有古武供奉存在,和杨毅云一样的存在,就比如现在和苏心河坐在一起喝茶的老者。

“那小子叫什么名字,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倒要看看什么人如此猖狂,居然不将我苏家放在眼里。”苏心河沉声问道。

苏小六连忙说道:“之前听小姐说他叫杨毅云,我看着不是港岛人,倒像是内地来的大陆仔。”刚刚只顾着对告状,在口中将至杨毅云直接叫小子小贼,倒是没有说过名字。

“咣当~”

然而就在苏小六说出杨毅云名字的时候,和苏心河坐在一起一直都没有说话的老者,手中的茶杯一抖,突然掉在了地上,上好的紫砂茶杯摔成了粉碎。

随即这名老者腾的起身,眼神锋利盯着苏小六道:“小子你刚刚说,那人叫什么名字?”

苏小六猛然间感到了老者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强大的气势,让他心里惊惧吓到,听到老者问话,下意识回答:“叫……叫杨毅云~”

老者脸色大变,看着苏小六,再看看苏心河道:“苏兄,你这个手下定然没有说实话,如果真是杨毅云杨疯魔,呵呵,苏家怕是惹上大祸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