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梅姐有个妹妹/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早上,当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脸上时,杨毅云睁开了双眼,轻轻将欧阳玉清一条玉胳膊从胸膛挪开。

他起身后给欧阳玉清盖好被子,穿好衣服,走出了出去。

一晚上的折腾他依旧生龙活虎,可是欧阳玉清却是同样举了白旗。

让杨某人苦笑的是他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随着修为的增长,他在男人哪方面的能力也越来越强。

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反正昨天一连推到了袁金凤和欧阳玉清两个,杀的她们丢盔卸甲,而他一点都没有下火。

走出大门,准备去山上看看酒仙老头,赵楠都和他说了,她来更到之前找过酒仙老头的事情,以及酒仙老头对她说过的那一番话,或者说承诺。

在感动之余,杨毅云心里冒出了一个念头。酒仙老头的疯癫病好了?

走出大门,大清早杨毅云就听到了远处一阵呵呵哈哈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练武一般。

听声音是从老村的练武广场传来的,当初改造老村的时候,他特意交代过陈七鞭要修建一个练武场,只不过云门宗门搬迁以来。都没有使用过,根本原因是还云门人太少,没有人去练武场而已。

虽说是修真者,但是杨毅云知道,在初入修真的阶段,练习拳脚还是很难有必要的。打斗中的招数,有时候会决定一场厮杀的成败。

带着好奇,杨毅云想着练武场走去,他要去看看,谁在云门练武场练武?

听声音似乎人数还不少。

他可是知道三个徒弟都在闭关中,云门的女人可没有练武的习惯。倒是很好奇。

然后刚走几步,兜里的电话就响起。

拿起一看,却是让他心里一颤,这个电话是伪娘打来的,不用问杨毅云都知道杨毅云要问梅姐的事,想到梅姐杨毅云不免愧疚。

说到底梅姐完全是受了他的牵连,她到死也不明白会是古武家族洪家为了对付他,而牵连了她。

尽管已经将洪家灭门,但杨毅云心里始终有愧。

电话接通后,伪娘的声音响起,依然是那样的戏言细语道:“云子~你有没有见过梅姐,太奇怪了,梅姐都失踪四天了,我现在都着急上火,影视公司也都炸天了,满世界的找梅姐,我也是瞎问问你知不知道梅姐的下落?”

杨毅云听着伪娘的话,心里一阵阵抽抽,但他不敢说实话,所以准备撒一个善意的谎言。

咳咳两声道:“我们吃过饭那天晚上我就离开了梅姐家,之后再也没有见过,然后我就回大陆了。”

绑架梅姐的是洪家的人,是先天级别的强者,杨毅云相应普通人很难查找到,所以和伪娘撒谎,应该能隐瞒过去。

果然,伪娘听后相信了,在电话里说道:“算了,我也不找了,梅姐家也是港岛名流。关系网广阔,她给我说她会去看她妹妹,也许她回内地了,我一个经纪人也不能管梅姐私事,不管了,明天我就要去泰国。云子等我回来,我来找你,么么哒。”

杨毅云听到伪娘的话,他心里莫名的送了一口气,他表面上没什么,可是对于梅姐的死。终究在心里有疙瘩,始终认为梅姐是因他而死。

伪娘不问,他内心深处就能少一分压力。

听到伪娘说梅姐还有给妹妹在内地,便心中一动,如果可以他希望能补偿梅姐的家人,便随口问道:“伪娘你说梅姐在内地有个妹妹?”

“对呀,我只见过照片,梅姐的妹妹呀,和梅姐长的可像了,比梅姐还水灵的大美女,可惜的是,听梅姐有一次说过一嘴。她妹妹从小就出家当了道姑,说是因为什么从小体弱多病,只有出家某个道观,人家才给治病,所以梅姐的妹妹身在道门中呢。”

“有没有具体的地址?”杨毅云追问道,他既然知道了,梅姐有个妹妹在内地,就会想办法弥补。

“哎呀,云子,怎么滴,你想追梅姐的妹妹呀?不都说了吗,梅姐妹妹从小出家道门了。你小子没戏,咯咯~”伪娘在电话里调侃杨毅云。

“滚犊子,我都没有见过人家面,追什么追啊?再说了哥们像是缺女人的人么?我的意思是,梅姐的妹妹既然在内地,梅姐喊我一声弟弟。我能照顾的要照顾一下人家是吧?”杨毅云随口说道。

“咯咯,你看你我就开开玩笑,在学校的时候,谁不知道你杨大帅哥,身边不缺美女,大校花柳玲玲都倒追你,钱小贝、林欢也是成天围着你转悠的?哦对了,说起来,我都很久和柳玲玲她们没联系了,你有和她们有联系么?等我从泰国回来,我们一帮老同学聚聚,到时候呀。我要和柳玲玲、林欢她们做姐妹,嘻嘻~”

伪娘在电话里是越说越高兴。

而杨毅云却是越听越郁闷,暗骂道:“这个死伪娘,特么越说越跑题。”

咳嗽两声道:“林欢就在古都,回来找我随时聚聚,柳玲玲在法国。钱小贝我没有联系,这些事以后再说,你先说说梅姐的妹妹在内地哪里?”

“具体在什么地方梅姐没有说过,我记得梅姐只是说在巴蜀之地。”伪娘说道。

杨毅云从伪娘口中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了,但又向了一下问道:“对了,梅姐家人是不是在港岛?”

“梅姐没家了,她父亲去世的早,母亲听说很早就移民米国改嫁了,梅姐是她叔叔家长大的。”伪娘说道。

“你这样,以后梅姐叔叔家有事,告诉我一声,作为朋友我能帮的会帮一些。”杨毅云在电话对伪娘道。

“哎呀。云子我这么听着你像是给慰问家属一样啊,太沉重了?”伪娘娘娘的的来了一句。

杨毅云猛然惊醒,他的确是按照慰问家属的语气在说话,连忙转移了话题,在电话嘱咐了伪娘几句记得修炼给他的阴阳功。

随即两人聊了几句就挂上了电话。

杨毅云长长出了口气,心里暗暗决定。回头打听一下找找梅姐的妹妹,去看看,她妹妹是梅姐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为了求一份心里安慰,杨毅云决定什么时候,去巴蜀找一找梅姐的妹妹。

收起电话。杨毅云抬脚继续向着练武场走去,心里却在想着柳玲玲的事情,这么久时间,都没有传来她什么不好的消息,林欢也一直和柳玲玲在联系,就证明柳玲玲暂时是安全的。

杨毅云想着是不是等过几天直接去法国找一找。将她接回来?

今年过年柳玲玲都没有回来过,准备晚上打电话在问问林欢,看看柳玲玲什么情况再说。

心里想着柳玲玲的事,不知不觉也到了练武场,耳中也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一抬头,却是发现。在练武场有十二名青少年,而为首的人还真是熟人,不是别人,真是赵楠的堂哥,赵武灵。

除了赵武灵,广场上十一个青少年杨毅云就没有一个认识的。这让杨毅云心里非常纳闷,云门没有这些人,但这些人却在云门中,是这么回事?

此刻赵武灵正在有板有眼的教练武场上十名青年练拳,看起来还像模像样。

杨毅云看口喊道:“赵武灵~”

赵武灵听到身后有人喊叫,一回头却是看到杨毅云。顿时脸上露出了笑容,一脸贱贱的样子大声道:“妹夫啊,你可算回来了~”

说话中赵武灵小跑而来。

杨毅云听到这货一声妹夫,忍不住翻白眼,但是人家似乎也没有喊错。

从赵楠的角度论,他还真是赵武灵的妹夫。

“妹夫好久不见哈,我可想死你了~”

“打住,说说,你和这些人是这么回事?”杨毅云问道。

“额,妹夫咱不带这样的吧?”赵武灵一脸幽怨。

杨毅云更纳闷了,看看赵武灵很像踹他连叫,沉声道:“什么样啊?你带着人在云门练武场玩什么把戏呢?”

“妹夫啊,你真忘记了?还是不知道啊?”赵武灵一愣问道。

“我特么知道什么啊?说清楚。”杨毅云不耐烦了。

“好好好,我说说,不是你同意我赵家和独孤家青年子弟进入咱们云门的么?这不我们刚来没几天,你和楠楠、陆护法几个都不再,这不我们没事干,就带着他们来练武场连连拳脚……”赵武灵给杨毅云解释了起来。

听赵武灵这么一说,杨毅云还真想起来,当初赵楠和独孤无情都找过他,希望赵家弟子和独孤家弟子都能进入云门,他当初还给两人承诺,以后这样的事情,让她们自己做主。过后反倒是忘记了。

顿时心里一阵大汗,今天要不是找赵武灵问问,把这些给人轰走,搞不好赵楠和独孤无情就要对他发飙了。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嗯嗯。你干的不错,那行你们继续吧,回头我给陆护法说说,安排你们修炼问题。”杨毅云看着赵武灵说道。

完后说完转身就走,他还得去山上找酒仙老头。

却是没想到,他被赵武灵拉住了胳膊道:“妹夫妹夫等等等等~”

“怎么了?”杨毅云皱眉。

赵武灵这时候后,脸上有些不好意思,露出了尴尬,却是说出了一句,让杨毅云想一脚踹死他的话来。

只听赵武灵小声道:“咳咳,妹夫能不能给我点,咳咳,精龙丹吃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