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踏雪无痕占庆人/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毅云听到赵武灵的话,脑海中就想起了当初给他们父子故意送精龙丹的事情,听说那一次,赵武灵推到了一个老女人,想到这里,杨毅云心里就忍不住想笑。

但是好笑归好笑,此一时彼一时,既然答应了赵楠让赵武灵和赵家子弟进入云门,他就不能让赵武灵这个燕京纨绔带坏云门的风气。

眯着眼睛看着赵武灵道:“想要几颗精龙丹?”

赵武灵脸色一喜,脱口而出:“嘿嘿,妹夫三颗成不?”

“没问题,张嘴。”杨毅云冷笑。

赵武灵几乎是下意识的张了一下嘴巴。

顿时杨毅云闪电般出手。从乾坤壶里拿出了三颗精龙丹一股脑塞进了赵武灵嘴巴,随即一伸手封住了赵武灵全身经脉,让赵武灵身体盯在了当场。

这件是点穴定身。

也是巧合了,精龙丹是提升男人哪方面的丹药。对古武者来说,就是鸡助,杨毅云除了炼制过第一批之外,就很少炼制了。现在手中的精龙丹还是上次传授方道长炼丹时候,为了给方道长演练炼丹,炼制的一炉精龙丹,一直就放在乾坤壶里没用过。

今天倒好。配上用场了。

赵武灵这个燕京出来的纨绔什么心思,杨毅云岂能不清楚,听到他居然不知死活的找他要精龙丹,杨毅云就决定好好惩戒一番这个大舅哥。

云门的风气,杨毅云绝对不允许赵武灵带坏。

既然敢要,杨毅云就给他,但是这个给是直接送进了赵武灵嘴里。

“啊~妹夫啊,你可千万别开玩笑了啊?”赵武灵身体被杨毅云定住了,但是嘴巴不影响说话。

他万万没想到,杨毅云会直接将三颗精龙丹塞进他嘴里。

身体动不了,这一下可是将赵武灵吓个半死,从杨毅云冷笑的脸上,岂能看不出,自己的鲁莽,让这个妹夫生气了?

他虽然纨绔,但不是没有脑子,心里回国神来,响起了这是云门,这是杨毅云的老巢老家,杨毅云更是云门门主。自己找他要精龙丹,完全就是一个败笔。

“呵呵,你不是要么?我直接给喂进嘴里,多省事啊。如果不够,我还有几颗全都给你没问题。”杨毅云笑眯眯说道。

此刻杨毅云笑眯眯的脸,在赵武灵眼中,简直就是魔鬼。

赵武灵带上了哭腔道:“妹夫啊。我知道我错了,你快放开啊,要不是我要爆炸的~”赵武灵是真急了,三颗精龙丹服下去,找不到女人做解药,他就是现代的太监。

顿时急的眼泪都下来了。

杨毅云冷哼一声道:“这是云门,虽说云门成立不久,但云门也是有规矩的。看在赵楠的面子上,我不和你多计较,但今天这份惩戒你还是受吧,坚持两个时辰,两个时辰之后再说,还有以后见到我,叫门主,在让我看见你吊儿郎当。带坏门人,我直接阉割了你。”

说完杨毅云转身就走,再不理会赵武灵。

经历了一次生死大劫,杨毅云想明白了很多的问题。宗门就是要有规矩,以前太随意,但是从今往后,随着云门的人员增加,他会立下方圆。

不至于,以后出大事,吃大亏。

一旦吃亏出事,不仅仅是他的问题。更害怕的是其他人。

“妹夫~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我死人的,妹夫~门主……”赵武灵的看杨毅云转身离开,顿时着急大叫。

但是杨毅云理都不理他。不让赵武灵这小子长点记性,以后在云门指不定玩出什么花样来,云门有个大徒弟独孤悔已经足够,可别这两人加一起,能上天去。

这次上山杨毅云没有看到三只灵兽的身影,倒是有点想念,想来应该进入了深山了。

酒仙老头依旧在躺在大石上瞧着二郎腿在喝酒。

“云小子上来陪老夫喝酒~”

酒仙老头幽幽而道。

杨毅云就知道自己到来忙不过他,咧嘴一笑。坐在了酒仙老头身边,抓起他的酒葫芦就喝。

“你小子这样喝酒就是糟蹋,给老夫留点。”酒仙老头看杨毅云一阵牛饮顿时说道。

“嘿嘿,大长老以后我给你最好的酒喝~”

“这话老头子爱听~”

一老一少。天南地北的聊着,杨毅云听酒仙老头说话,依旧还是以前那样颠三倒四,清醒一句。糊涂一句。

但是能聊的话题很多。

杨毅云对没有对酒仙老头说谢谢,此刻两人喝着酒,更像是一对忘年交。

一葫芦酒下肚,酒仙老头冷不丁说道:“你小子气息现在越来越古怪了。身上的煞气很重,有时间去先天道场秘地一趟,能磨砺掉你身上的煞气,长此以往对你修为没好处。”

说这句话的时候。杨毅云看着酒仙老头浑浊的眼神,真看不透他到底时不时真疯癫。

眯起眼杨毅云问道:“大长老地球上所谓的先天道场秘地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

“也没什么特别,就是埋葬了一些奇怪东西的地方,你去了就知道。”酒仙老头又开启了一摊子酒喝掉一口说道。

杨毅云听得出来。酒仙老头不想多说什么,但却从他眼神中捕捉道了一丝精光。

先天论道大会还有三个月开启,反正也快了,到时候去看看就知道。

就在杨毅云和酒仙老头谈论论道秘地的时候。同一时间昆仑天山某一座终年积雪不化的半山腰一个山洞口前,站在一名白须白发的老者,漫天大雪飞扬,但没有一片雪花落在了老者身上。

此人乃是华夏八大古老宗门之首的昆仑大宗掌教——清虚子。

一名长相在二十多岁的青年,从远处踏雪而来。

如果有人看到,就会惊奇的发现,这名青年明明一步步踏雪而来,但却没有脚印留下,踏雪无痕。

这名青年剑眉星目,长发飘逸,一身道袍雪白,脸上看似沉稳,但双眸中却精光明亮,像是九天星辰在闪耀,且又非常幽深,整个人像是一柄归鞘利剑。给人一种利剑出鞘便能斩长空的错觉。

沉稳和锐气在青年身上并存。

很快青年落到了,白发老者身前,拱手行礼:“拜见师父,不知师父召见所谓何事。”

清虚子听闻转过头。一脸的慈善微笑,看着青年道:“庆人昆仑玉虚步达到踏雪无痕之境不错不错。”

清虚子对占庆人这个关门弟子是非常喜爱看重的,武道天赋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是将占庆人这个弟子当做接班人来培养。

“都是师父教导之功。”占庆人一笑说道,但是眼神中却是充满了自豪。

“行了,你拍马屁的功夫不及你师兄们,为师问你,知不知道咱们昆仑将之玉虚步修炼到最高境界的是谁?。”清虚子问道。

占庆人收起笑脸恭敬回道:“乃是我昆仑大师伯雷霆~”

“不错,你虽说被誉为数百年来天赋直追你哪位大师伯的武道天才,甚至是超越亦有可能,但却不能自满自傲,当今天下,可不单单有你们先天十大妖孽,你们只是浮出水面的鱼儿,要知道在深水中除了鱼,还有蛟龙存在,古武界历来不缺少天赋异禀的天才。

如你大师伯雷霆那一代人中,就有十大先天封号之辈,可惜一甲子前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你大师伯雷霆也不列外,失踪了一甲子时间了。

但是这些天为师收到了一个消息,听闻古武界冒出了一个云门,而在这个云门,有一个疯癫老者,嗜酒如命,为师想让你去亲自去看看究竟。”

占庆人闻言浑身一震脱口而出道:“师父您怀疑,那什么云门嗜酒如命的老头是我大师伯?这不对啊,我大师伯失踪一甲子,如果他出现,早就应该回我们昆仑了,怎么会在一个小宗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