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窒息而死/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天晚上八点杨毅云三人回到了古都,而后直奔医院。

按照柳玲玲的说法,医院现在是她哥哥柳子君照顾。

对于哥哥柳子期,柳玲玲说过,是父亲柳山海收养的一个孩子,并非亲生。

虽说不是亲兄妹,但柳玲玲对这个哥哥言语中很是很尊敬的,柳子君一直都在欧洲读研。

两人年龄也就相差三岁。她留学期间也经常和哥哥在一起。

现在父亲柳山海因为她的失踪而病倒,这个亲身女儿没有照顾,反倒是养子在身边,柳玲玲对此很愧疚。

到医院后杨毅云还想着帮帮柳山海治病,毕竟柳山海当初可算是他发迹的领路人,杨毅云骨子里永远都都是重情重义的人。

可谁知道,当他们感到医院的时候,却是已经迟了。

当柳玲玲赶到病房的时候,一名青年的沮丧的坐在的病房门口,一些柳家人全都在,一个个都是脸色各异。

青年应该就是柳玲玲的哥哥柳子君,身下的人都是柳家人。

“哥~爸怎么样了?”柳玲玲颤声问道。

“玲玲你先别着急,听我说~”柳子君起身挡在了柳玲玲面前,也挡住了进入病房的路。

“玲玲……”

一个个柳家人上前和玲玲打招呼。

杨毅云发现这些人脸色的都不对,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灵识进入了病房产看,顿时也是浑身一震,他发现柳山海已经去世,怪不得柳家人都是这幅古怪的样子。

有人伤感,有人眼神闪烁。

而此刻柳玲玲被阻拦你在病房门前,也察觉到了情况不对,在追问下,柳子君开口道:“玲玲爸他在半个小时前去世了~”

“不可能~”

柳玲玲眼泪唰的一下落下来,声音老大,一把推开了挡在病房门前的柳子君冲进了病房。

杨毅云本来也要跟着进去的,但是房门口的人实在太多了。

在一个这是柳家的家事,人家的家人都在,他也就没有跻进去。

“爸~呜呜……”

病房内响起了柳玲玲的撕心裂肺的哭泣声。

一大波的柳家人进去了,去劝说柳玲玲。

病房内柳玲玲哭的死去活来,终究杨毅云跻了进去,他绝对这时候他应该在柳玲玲身边。

然而没想到的是,他进去后被柳子君给吼了。

“你谁啊?谁让你进来的?出去。”柳子君眼神闪烁,他岂能没看到杨毅云是和妹妹柳玲玲一起来的,可是他心里有他的心法,养父柳山海一死,柳家偌大家业是一块很大的肥肉。他作为名义上的柳家长子,不允许出现任何的意外。

杨毅云对柳子君的怒吼,皱起了眉头,但他没有发火。一来他对柳山海尊敬,二来他想到的是柳山海去世,柳子君心情不好,可以理解。三来也是看柳玲玲的面子。

看着柳子君杨毅云皱眉道:“我是玲玲的男朋友,我进来劝劝她。”

谁知道杨毅云这句话说完,柳子君脸色的猛然一变,直接对杨毅云一把推来,嘴里吼道:“我不管你是谁,现在我们家要处理丧失,请你出去别添乱。”

面对柳子君的一推,杨毅云站在眉头皱的更深。他没想到这个柳子君的反应如此大,任由他一把推在自己身上,反正有一百个柳子君也推不动他。

而柳子君同样一愣,他一把推在杨毅云身上。纹丝不动像是推在了石柱上一般。

杨毅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柳子君听到他是柳玲玲男朋友反应如此大,胆面对柳子君两次的怒吼,让杨毅云怒了,稍稍有了一点真气,柳子君直接就被反弹开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柳子君大怒。

这时候杨毅云理都不理他直接走到了病床前,首先对着柳山海鞠躬。

而柳子君其很后对着杨毅云扑来,这时候有一个和柳山海长相相似的来人出声道:“子君不得无礼,这时候还闹什么?当务之急是办理你父亲的丧礼。”

柳子君听到老人说话,终于停下了恭敬回答:“是大伯~”

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但是眼前的老人是父亲柳山海堂哥,他和柳玲玲要叫大伯的。在柳氏集团手中可是有股份的人。

杨毅云对老人点头示意后,才抬头大量了一下,柳山海的尸体,也准备去搀扶趴在病床前伤心欲绝的柳玲玲,可是眼角的确实看到了柳山海脸上肤色有些不对劲,像是窒息而死的样子。

下意识接着搀扶柳玲玲,伸手在柳山海的手臂上产看了一番,接着他却是心中一惊。和观察到的一样,柳山海不属于自然死亡,而是窒息而死。

是被人活活闷死。

这个发现可不是小事,心里暗道:“看来柳的关系也复杂啊~”

环顾一周病房内的所有人。杨毅云想从的这些人脸上找到蛛丝马迹,此刻他看到每个人眼神都抱有复杂的神色。

当然在没有查清楚之前,谁都有嫌疑,这事儿杨毅云也没有准备告诉柳玲玲,此刻她本来就很伤心了,要是告诉她他父亲有可能是被人害死的,这个打击杨毅云怕柳玲玲承受不起。

但是柳山海不是自然死亡这一点,他心里决定。一定要查清楚,很明显柳山海是被人所害,不管是为了柳玲玲还是报答柳山海对他的帮助,他都要查清楚给柳山海给柳玲玲一个交代。

“玲玲别这样人死不能复生……”杨毅云安慰着柳玲玲将她扶起。

“呜呜~”

柳玲玲几乎到了崩溃边缘。一个劲的自责都怪她,要不是父亲担心她,也就不会去世了。

关于柳山海的情况杨毅云查看到其实是人体机能老化再加上心脏病等等好几种病况引起的,而最终的死。是窒息而死,要不是窒息,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他都能让柳山海延长几年的寿元。

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柳山海被人给害死了。

这个人一定是柳家内部的人所为。

柳玲玲哭晕了过去。杨毅云将她搀扶出病房,这个时候,不能让她在有情绪波动了。

然而走出往外走的时候,柳子君依旧挡在了他面前。沉声道:“放开我妹妹,我们兄妹还要商量父亲的丧事。”

杨毅云顿时火大了,煞气环绕在身眼神如刀子一样盯着柳子君道:“你眼睛瞎么?玲玲都晕过去了还让她在病房合适么?办理丧事的事情,你办不了我可以代劳,滚开。”

不知为什么,柳子君被杨毅云冷冰冰的眼神盯着顿时浑身都感到像是身在了冰窟一般,几乎是下意识闪开了身。

知道杨毅云抱着柳玲玲离开病房,他才反应过来,顿时大怒就要追出去,然后这时候,他大伯沉声道:“子君现在还是安排你父亲的丧事,你是山海的长子。这件事你来办,玲玲她不适合待在病房。”

“是,大伯~”柳子君虽然心有不甘,但却不敢反驳。

之后的三天柳山海安葬。柳玲玲也在杨毅云的安抚下,情绪激动了。

在葬礼完成后,柳家一众人商议了一下,要宣布公司的继承人,律师都准备好了。

本来这种是杨毅云是不想参与的,可以柳玲玲希望他陪着,索性杨毅云就陪着她去了柳氏大楼。

而且这三天杨毅云也差点了一些蛛丝马迹,按照当日柳山海死亡的时间和第一个发现人,嫌疑很大锁定在了柳玲玲哥哥柳子君身上。

杨毅云查到当日柳山海死亡的时间,一直是柳子君在守护着,而跟在柳子君身边的还有一个人,是柳子君从一个朋友,柳山海死亡的时候,柳子君那个朋友也在病房。

杨毅云打电话让吴楠帮他找柳子君那个朋友,如果找到就能知道是不是柳子君伤害了养父柳山海。

根据柳家一下人反应,就在柳山海去世的前一天,似乎有意立遗嘱,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就是一场利益谋杀也说不定,反正只要找到和柳山海在一起的那个人,应该就清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