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先天论道长白山/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师师父~”

独孤悔正翘着二郎腿过官瘾,冷不丁听到了师父杨毅云冰窟似得声音,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连忙起身一看,人群后面黑着脸的果然是师父杨毅云。

这下可将他吓的够呛,本来吧,他和两个师弟王宗仁、武剑出来历练。

王宗仁说是要回家看看,武剑和他八字不合,去了另外地方,他自己就到了云奇,因为师父以前说过,去云奇公司也是一种修行,所以他到了云奇。

有杨毅云首徒这层身份,进入云奇后,刘昔奇和李大毅给他安排了保安代理队长的职务。等李大毅出差后,这下子,独孤悔有了一种大权在握的感觉。

开始每天折腾这些保安,还变着花样拍师父马屁,将杨毅云的照片挂在了培训室。让每一个保安记住杨毅云,以后别不认识董事长,在将他阻拦在云奇大厦门外,闹出什么笑话。

好吧,这小子是好意拍师父杨毅云的马屁,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墙上挂一张照片,还是带框的,再将他自己办公桌放在了照片下面,桌子上再摆放一些水果茶具之类的,其实就是他自己享用的。

结果这一幕在杨毅云看来,就特么是活脱脱的灵堂了。

此刻独孤悔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看师父黑着脸声音冰冷,他心思电转,回想了一下。这段时间他也没有犯错误啊。

师父不应该这个脸色才对?而且也没有咒骂师父死的话,他老人家这么说‘独孤悔我还没死’这句话呢?

心里想着,独孤悔回过神来,连忙到了杨毅云面前,挤出了一个笑脸:“师父我可想死你了,赵师娘说您去了欧洲,什么时候回来的,您也不打个电话,我去接您去。师父您老苦快坐。”

根据以往的经验,师父这是要发飙凑人的节奏,独孤悔只能赔笑脸,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不是,在说现场还有这么多保安在呢,师父应该不会对自己下手的。

“三毛你们先下去吧,记得关好门。”杨毅云对三毛说了一声。

“好的,董事长。”三毛答应一声,一挥手带着所有人走出了培训室。

“碰·”

关门声响起,让独孤悔心中一跳。

他感觉不不对劲了,强笑一下对着对杨毅云说道:“师父您老先坐,我去给您老泡壶茶去哈。”独孤悔说完就向大门走去。准备开溜。

“回来~”杨毅云轻飘飘说话。

独孤悔浑身都是一震,停下脚步强笑道:“师父您老有什么吩咐?”

“没事,别紧张,为师和你聊聊灵堂,阿悔啊。你说说桌子上摆放一个香炉点上香蜡不就齐活了么?做事一点都不认真啊!”杨毅云笑眯眯的看着独孤悔指着照片说道。

“灵堂?香蜡?”独孤悔楞了一下,下意识的一看,还别说经过师父杨毅云这么一说,他弄出来的这场面加上刚才的一鞠躬还真像灵堂,以前他脑袋压根就没网哪方面去想。现在……独孤悔看着师父杨毅云的笑眯眯的眼神,快哭了。

结结巴巴道:“不是……师师父您听我解释哈,我真没有想那么多,就是单纯的对您老的尊敬,我就想您不是以前来公司被保安给阻拦在大门外了么?

这就是因为公司保安没有人认识您老,我就是给他们培训培训,真没有诅咒师父的意思呢!”

擦着额头的的冷汗,独孤悔终于解释完。

“培训?”杨毅云眼睛一眯,猛然的一步踏出到了独孤悔身边。

而在此刻,培训室门外三毛一伙人都耳朵贴在了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只听到培训室里。响起了独孤悔鬼哭狼嚎的叫声:“啊~师父别打了,啊啊啊~”

又听到了杨毅云的咒骂:“我让你个混账东西培训,为师我还没死你就开始设灵堂了,啊?我让你嘚瑟~”

“啊哎呀……师父我错了……别打了,别打脸啊啊啊……”

三毛等人听到了培训室内的惨叫。的一个个都是忍不住大冷颤,想到他们这些人也是参与者,一个个脸色就惨白,随即皆溜了。

……

培训室,杨毅云气喘吁吁的擦擦汗坐在了椅子上,而独孤悔躺在了地上在哀嚎。

足足调教了十分钟,他没有使用任何真气,就是拳头揍。

“滚过来倒茶,在装死为师给你加餐。”

杨毅云这句话一出,独孤悔一溜烟从地上爬起来,一阵呲牙咧嘴,赶紧给杨某人倒茶,心里嘀咕:“你揍人还揍喝了?我这个被揍者比你还渴,当师父就伟大啊,揍徒弟都是没有理由的。不行,改天我也收个徒弟去,咱现在也是筑基期的高手了。”

独孤悔在心里愤愤不平,已经计划着收个徒弟转移仇恨,否则心里极度不平衡。

“说说吧你两个师弟呢?”杨毅云喝口茶问独孤悔。

“二师弟去了燕京家里。三师弟走的时候没说,我们三在出来后在县城分手的。”独孤悔说道。

“臭小子你说说你像一个大师兄的样子么?啊?宗仁和武剑是你师弟,你作为大师兄,出山历练不应该带着他们么?

给为师记住了,云门弟子一定要团结为主,行了,你小子给我听好了,去找到你两位师弟,然后直接去东北长白山,先天论道大会,还有小半个月就开启,这时候估计很多势力已经前往,你们师兄弟三人先行一步,为师过些时日也会去,到时候看不到你们三人影子。小心你的腿,滚吧~”

就在昨天杨毅云接到了武当千绝来电询问前往先天论道大会的事,说是准备启程,而地点就是东北长白山。

对于先天论道大会,也并不是固定地点。事实上在华夏很多地方举办过,比如,昆仑之巅、珠穆朗玛峰某处、云贵一带大山,还有沿海某个岛屿等等之地,都是存在秘地的地方。

这一次按照惯例在东北长白山举行。

杨毅云准备等柳玲玲事情安排好。就和武当的人一起前往。

对于独孤悔和王宗仁加上武剑着三个徒弟来说,让他们去长长见识也是很好的历练,与其瞎晃悠不如让他们三去东北。

独孤悔听说师父让去参加先天论道大会,顿时就高兴了起来,更才被揍的郁闷一扫而光,咧嘴一笑道:“师父放心,我一准带着两位师弟提前过去打前站,嘿嘿,本来以为你还不让我们去,我们三私下商量要偷偷去呢。这下好了,终于可以去长长见识大展拳脚了,哈哈~”

“你小子给为师听好了,出门在外不许惹事,也别欺负普通,否则我打断你狗腿,当然,要是有人欺负你们狠狠揍回去,赢了报上为师名号,输了……输就别提了。免德给我丢人。”

杨毅云说完,独孤悔就郁闷反驳道:“师父您着什么逻辑啊?怎么就赢了才能报上你名号?反倒是输了不能说?您老也太精明了,得了,我们出门干脆不说是您徒弟成吧?”

“这样最好不过,反正别给我丢人就行,这里有一瓶聚气丹,是为师这几天刚刚炼制的,九颗,你们师兄弟三人每人三颗,拿着吧~”

说完后杨毅云给独孤悔丢过去一瓶聚气丹。有丹药在身就是修炼或着补充真气也是方便的。

“谢谢师父,我就知道师父你最好,打是亲骂是爱,哈哈~”

“臭小子嘴里竟瞎扯,赶紧滚,照顾好你两位师弟。”

“是,师父您就放心吧那我走了~”

“滚吧~”

……

独孤悔走后,杨毅云也在云奇转悠了一番,然后就回别墅了,反正刘昔奇带着团队出差了,在公司他也没认识的熟人,都是一些新面孔。

要是晚上柳玲玲回来,处理好她们家公司的事情,他就准备明天回云门,然后在五天后去东北长白山,参加先天论道大会,都和武当千绝他们约好了。

回到古都的别墅,看到了妹妹杨姗姗正在和吴默秋说话,乔福和吴默夏也来了,看到妹妹杨姗姗,杨毅云微笑了起来,有两个多月没看到这丫头了。

兄妹两说了一会话后,杨姗姗突然对杨毅云说了一句话,让杨毅云沉默了下来。

“哥,我们有个外公是不是?你为什么不告诉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