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让我长长见识/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卖?”

杨毅云愣住了,特么不卖你放这里干嘛?

“你这人这么回事?要是不卖,还摆出来?刷人啊?”千绝首先开火了。

杨毅云抬手阻止了千绝还要继续说下去道:“千绝别说,我相信这位道友不卖又不卖的原因。”

说完后看向一直就没有睁开眼睛的胡渣大汉道:“这位道友我能不能看看你这瓶东西?”

“这是钟乳液不卖,只有星河草换,看看可以。但没有星河草一切免谈。”胡渣大汉中依旧闭着眼说道。

对胡渣大汉的傲慢的态度让千绝和明觉几人很不满,不过杨毅云依旧和颜悦色,他们几个人虽然愤愤不平但也忍住了。

另一个其实不忍也不行,这个胡渣大汉的修为可是一点都不低。

是一名结结实实先天九层高级的古武者,这也是杨毅云一开始就对他没怨言的原因之一。

杨毅云首选要确定胡渣大汉小瓶子里装着的到底是不是玄木灵乳。

打开瓶盖后顿时一股充满生机且有夹杂着庞大木系灵气的气息从中散发出来,内中液体是墨绿色。装满了大半瓶子,是丹药瓶一般的大小。

观察了一会和脑海中关于玄木灵乳的记载一番对比,一模一样,就是玄木灵乳。

压制着心中的激动,杨毅云将盖子盖上。

听胡渣大汉刚才叫钟乳液,想来他还不知道这是玄木灵乳。可不是普通的钟乳灵液,一滴的玄木灵液就足够炼制一炉天元丹的主药,这么真正一瓶差不多都够一百滴了。

玄木灵液的价值可以甩钟乳灵液一百条街道,一滴玄木灵乳就是换一桶钟乳灵液,在杨毅云手上他也不会换。

这时候杨毅云才开始考虑胡渣大汉的条件,他需要的星河草来换,星河草是什么灵药的,杨毅云还真没有听说过,应该是古武界通常的叫法名字。

便扭头问千绝几人道:“你们谁知道星河草?”

千绝说道:“师祖星河草是一种修复经脉堵塞的灵药,在古武界还真是稀缺的灵药,但不是没有,听说昆仑就以后,不过听说在上一界论道大会成交一株达到整整八百先天晶石的作家,太贵了,没人买。再说就是一种顺通经脉的灵药,也没多大用,有不是提升修为的。谁会花费八百晶石去买一株星河草。

师祖这个大汉瓶子中装的就是钟乳灵液,这东西虽然也珍贵,但不是没有。您要是需要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杨毅云看着千绝道:“你的意思是说,星河草昆仑有一株?”

“上一届没有成交,我想应该还是在的。”千绝也不确定。

杨毅云嘿嘿一笑道:“如果真在昆仑倒也好办,占庆人还欠我晶石呢~”

“师祖我看就没有必要这劳什子钟乳液,一小瓶子钟乳液而已,还想用星河草换。我看这人是穷疯了。”明觉也在一边出声。

杨毅云自然不会告诉他们,胡渣大汉瓶子里装着的可不是钟乳液,而是玄木灵乳。一滴就能支撑炼制一炉天元丹,别说价值堪比八百晶石的星河草,就是翻十倍也值。

而这时候的,胡渣大汉闷声闷气开口道:“我这一瓶钟乳灵液可比普通钟乳液好上数倍,就用星河草换,不换赶紧走人别烦我。顺便告诉你们,昆仑那一株星河草早在去年就被我买了,现在昆仑也没有星河草。你们诚心想要就去别的地方找。

听到胡渣大汉的话,杨毅云愣住了,特么玄木灵乳他是势在必得,必要拿到手,现在看来昆仑这条路走不通了。

而也就在这时候,身后想起了另一个声音道:“这瓶钟乳灵液本小僧要了~”

杨毅云一回头却是看到一个身穿锦袍袈裟的青年和尚,准确是说是一名喇嘛出现在了身后。

这个青年喇嘛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耳坠非常的长,比普通人的耳坠要长三分之一还多。

看面相虽然带着和善的笑意,但却双眸中满是利剑一般的精光,充满桀骜不驯,一点都不像是个喇嘛,仅仅是传了一件华丽的袈裟在身上。

手持佛珠眼睛盯在胡渣大汉的前面的瓶子上,或者说玄木灵乳液上。

杨毅云眯起眼睛,看着青年的喇嘛心里不平衡了。特么哥们这边还在想着怎么去弄星河草,半路就杀出个喇嘛来。

这是冲着哥们来的么?

想起昨天和木道然较好的老喇嘛巴尔达,杨毅云内心就对这个青年喇嘛产生了反感。

而这时候胡渣大汉终于睁开了双眼。看向了青年喇嘛道:“小法王我说了,没有星河草免谈,你可是找来了星河草?”

杨毅云在站在一旁没有说话。但听到胡渣大汉的话,顿时明白,青年喇嘛和胡渣大汉之前应该已经有了交涉。只是青年喇嘛同样拿不出星河草来。

而现在青年喇嘛的出现,难不成是他找到星河草?

想到这里,杨毅云心中不免有些紧张了。万一这个青年喇嘛真的拿出星河草来看,可怎么好?

不过下一刻只见青年喇嘛,或者被胡渣大汉称之为小法王喇嘛有意无意的看了杨毅云一眼。而后对胡渣大汉说道:“申屠成刚,星河草是什么灵药你应该心里清楚,其实那么容易就有的?”

“没有就离开。等你什么时候找到星河草再来。”被小法王称之为申屠成刚的胡渣大汉毫不客气。

“申屠成刚星河草的确没有,但是我知道你是为了你儿子的经脉,事实上顺通经脉并不一定要星河草,本法王找到另一种灵药——水晶荷花,同样是的顺通经脉的灵药,效果不一定比星河草差。”

在说话中小法王从怀里拿出一个木盒丢给了胡渣大汉申屠成刚。随即说道:“将钟乳灵液给本王吧。”

申屠成刚眯起眼猛然间身上强大的气势散发看着小法王道:“小法王你是在威胁我?”

“如果你认为是,那就算威胁吧,你一介散修能泛起什么风浪。难不成还能和我密宗抗衡?别以为你申屠成刚在古武界有一个邪王的称号就无敌,本王今天是在和你做交易,又不是抢夺?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你还想如何?”小法王这一番话其实已经在威胁了。

“呵呵~”申屠成刚冷笑:“别人怕你密宗我申屠成刚可不怕,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而已,再说了同样的话还给你,别以为你小法王被人成为十大妖孽第五的人,就以为自己无敌了?

我可是听说,就在昨天你们密宗的老喇嘛可是被云门门主杨毅云给狠狠落了面子,牛什么牛?

想强买强卖啊?行?只要你能治好我儿子的经脉问题,这瓶钟乳灵液我申屠成刚双手奉上,治不好就别瞎比比,我就是倒进河里也不和你做交易。”

申屠成刚当真也强势无比。

而同一时间杨毅云却听到了千绝的解释,在千绝的讲述中申屠成刚还真是一条汉子,在古武界散修中也是一个唯一不鸟古老宗门的人,号称邪王。

就因为申屠成功实力强大,传闻他身上还有一件机器厉害犀利的极品神兵,乃是暗器,就算是先天九层大圆满的古武者也不敢轻易招惹申屠成功。

而小法王,没想到是冤家路窄,居然是密宗那个老喇嘛徒弟,更是十大妖孽中名列第五的人物,倒也是个角色。

……

就在申屠话落后,小法王寒声道:“你放肆~他杨毅云算什么东西,要不是昆仑凌虚子撑腰昨天已经比我师父斩杀,本王昨天要是在场,都不用我师父出手,都能一巴掌拍死杨毅云,他算什么东西。”

杨毅云在旁边听着,然后觉得自己有必要认识认识这位密宗的小法王了,眯着眼道:“我就是杨毅云,不知道你这番僧如何一巴掌怕死我?来快拍死我,让我长长见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