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小法王的郁闷/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就是杨毅云?”小法王看着杨毅云有些惊异不定。

他刚刚还在对杨毅云不屑一顾,扬言要一巴掌拍死杨毅云,但没想到杨毅云本人居然就在身边。

冷不丁杨毅云冒出一句‘你拍死我,让我长长见识’还当真让小法王懵逼了。

“是我~”杨毅云眯着眼歪着脖子看小法王,一点都没有将他放在眼里的意思,在杨毅云心里想来,你师父那个老喇嘛巴尔达哥们都不怕,你一个小喇嘛还能在哥们面前翻起什么风浪?

“还想一巴掌拍死我?来来来,拍一个试试。”杨毅云说道最后冷着脸,全身的气势威压不断向着小法王身上笼罩在他身上。

小法王心起惊魂。一是被杨毅云就在身边冒出来一惊,二是从杨毅云身上散发威压也却是让他感到了压力。

做为密宗最潜力无限的弟子,十大妖孽中名列第五的人,小法王心中的傲气丝毫不比别人差多少。

当然也是他有实力,此刻面对杨毅云,他是骑虎难下了。

昨天的事情他自然听说了,昆仑老道凌虚子出面倾向杨毅云加上东道主天罡山,让他师父和青城神宗阴月门等四大宗门四大先天九层大圆满知难而退。

昆仑老道凌虚摆明了是偏袒杨毅云,天罡山也扬言不得在山谷中厮杀,这会儿他把话出去来,的确骑虎难下。

和杨毅云打吧,好无疑问会被昆仑和天罡山问责,要是不打,同样的他今天的颜面会消失的一干二净。

论实力修为,小法王自信完全可以不将杨毅云放在眼里。

但他心存了顾虑,担心的是昆仑和天罡山,撇开天罡山不说,昆仑乃是古武界巨头,要说对昆仑没有忌惮那是假的。

不过小法王终究是小法王,他有自己的傲气坚持。不然也名列不了青年一代十大妖孽第五,在心里思量了一会后,当即决定,和杨毅云干。

事后被昆仑和天罡山问责,那是事后的事情。眼前他要将面子保住。

冷哼一声,全口念一句佛号,运转了功法,握手成拳头,对着杨毅云就要出手。

不过,也就在这时候,一道苍老声音,从远处传来:“蜜儿回来~”

此话一出小法王身体一震,但心里也送了口气,这个声音是他师父巴尔达的声音,蜜儿是他小名。

显然师父听到了消息不让自己和杨毅云起冲突。

全身其实散去,阴狠的看了杨毅云一眼道:“杨毅云今天先放过你,秘地我们再见。”

撂下一句狠话,小法王就转身就走。

不过,杨毅云倒是冷笑,顿时一掌就对着小法王后背拍了过去。

“碰~”

一声沉闷响起,小法王被杨毅云一掌结结实实打在后背:“你不是很牛逼么,要一掌拍死我么?既然你不拍我,我就拍你,嘿嘿~”

杨毅云听到之前的声音正是密宗老喇嘛巴尔达的声音。既然老喇嘛喊小法王回去,就是不让他和自己动手,反正就是有种投鼠忌器。

这个好,哥们就给你一击,你要是还手。正好他就出手教训一下这个狂傲的小番僧,要是不出手,哈哈,这一掌小番僧就白挨了。

“杨疯魔你欺人太甚~”一个不慎的小法王,完全没有想到杨毅云这个扬名古武界杨疯魔。居然也会背后搞偷袭?特么的完全不按出牌啊。

小法王一不留神被杨毅云背后一掌打了一个狗吃屎,起身后暴露了,当即就要找杨毅云拼命。

可让他吐血的是,他师父巴尔达的声音严厉响起道:“回来~”

又是一声让回去,这让小法王简直要吐血,扬言要拍死杨毅云,反而被人家给干了,关键是他师父还不让出手。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

小法王内心的阴影面积他自己都想知道是多少了。

终究看着杨毅云一阵咬牙切齿后,转身快步离去。

而且是用飞的,飞走了。

不飞不行啊。谁知道特么的杨毅云会不会在偷袭一下?

反正今天我面子丢完了。

……

同意时间,上一处高低上,在神宗的驻地大帐中,神宗和阴月门的两个长老,青城的木道然加上密宗老喇嘛巴尔达坐在大帐中。

老喇叭巴尔到脸色都快要阴沉的滴出水来。但却也只能忍着。

木道然安慰道:“巴尔达放心,杨毅云这小子进入秘地后,我们将碎尸万段,现在,还是忍忍吧,昆仑的凌虚老道不会让我们动手的。

这次秘地之行,我们几家的老祖宗到时候都出山,只要打开结界,和山海那边取得联系,到时候昆仑算个屁。灭了昆仑,古武界就是我们的天下~”

“不错,我神宗的老祖早在三天前就出发了应该已经进入了秘地~”

“阴月门的老祖亦是如此。”

“我青城老祖相信也快到了~”

“密宗明王后天准时到~”

“但愿这次我们几家联手能打通山海通道~”

…………

杨毅云还不知道四大宗门密谋,要在秘地中杀他,此刻。等小法王离开后,胡渣大汉申屠成刚却是开口道:“阁下就是云门门主杨毅云?”

“不错是我,申屠道友,你手中的钟乳灵液,杨某也想要,但是星河草可能不好找,不过,我听小番僧刚才的话,申屠道友需要星河草最终的目的是治疗令郎的经脉,不知道可否说说情况。杨某懂一些一道,说不定能看看?”

杨毅云心中也有了主意,单单是经脉堵塞的问题对他这个掌握了修真医典的修真者来说,还真不是难题。

要是能和申屠成功商量一下,治好他儿子经脉的问题。玄木灵乳液就有希望到手了。

申屠成刚起初不知道杨毅云,现在知道后,心里莫名的对杨毅云有了好感,原因自然是他申屠成功也是散修,而杨毅云广招天下散修进入云门。等于是给了散修一条生路,同为散修,他申屠成功虽然想来独来独往,但说到底还是散修集体。

自从听说了杨毅云招收散修的事迹后,他还在心里对杨毅云有过敬佩,今天算是一个小插曲见到了真人,天然中就对杨毅云有了好感。

在加上刚才杨毅云对小法王的出手,毫不客气,更是让申屠成功钦佩。

古武界敢同时得罪四大宗门的人,杨毅云算是第一个,单凭这份胆量,申屠成功都佩服,对杨毅云愈发欣赏。

听到杨毅云问话,申屠成功也没有隐瞒,他儿子经脉出问题,也不是什么秘密,便苦涩说道:“多谢杨门主关心了,犬子因为练功出岔子,导致全身经脉堵塞,已经持续了十年之久。现在越来越严重,已经瘫痪了。

找星河草是我从一个古方上看到的,只有服用星河草能缓解,其他灵药都不起作用,所以我十年来东奔西走,一直在寻找星河草。

至于犬子的经脉问题,看过了很多名医,哎……我现在只能尽一个父亲的责任,只要我还能动,就一直寻找下去……”

杨毅云听得出来。申屠成刚语气中对儿子的爱,和满满的痛心无奈,他在说话的时候,铁塔一般的大汉眼睛都是红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申屠道友你不容易啊。”杨毅云感叹了一句。

这句话的换来的只有申屠成刚长长的一声叹息。

这时候一旁的尘封子开口道:“申屠道友如果单单是经脉堵塞的问题。你要是碰上我师祖,算是造化了,我当初同样是因为修炼出了岔子,瓶颈卡了许多年,但是被我师祖半个小时不到就治好了。还让我一举突破,要是方便可让我师祖看看你儿子的经脉问题。”

申屠成刚听完尘封子的话,眼睛猛然大亮,但是随即有暗淡了下去,因为他十年来不知道带着儿子拜访了多少名义但都没有什么作用。

不过对他来说,不会放弃任何能让儿子康复的机会,要是长久下去,终有一天等到儿子全身经脉完全堵塞就是死期,有希望他是不会放弃的。

看着杨毅云申屠成刚道:“那就劳烦杨门主看看圈子的经脉,若是……但凡能有一些好转。这瓶钟乳灵液就当是酬劳,申屠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可以送给杨门主。”

“酬劳问题先不谈,今天哪怕交个朋友,我也去看看,申屠道友带路吧~”杨毅云对申屠成功同样有欣赏。之前面对小法王一介散修出声的申屠成刚丝毫不惧,这一点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