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邪王的效忠/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申屠的帐篷搭建在山谷一处高地上,因为他说儿子喜欢看风景,视野开阔之地。

其实就是因为他儿子瘫了,不能走路,总是带着不动心里发慌,找个高一点视野开阔的地方,不会那么发闷。

对申屠成刚来讲,心里其实对杨毅云没报什么医术有多高的想法。但他就是不想放弃一丝一毫的机会。

儿子在他心中就是所有,是他的命根子,也是他的精神支柱,他的老婆其实是个普通人,但却是青梅竹马长大,在生儿子的时候死于难产。

留下了一个襁褓中的儿子,一把屎一把尿的带大,因为老婆去世,让申屠成刚心里留下了阴影。

在申屠成刚看来,如果老婆也是古武者,她就不会死,因为古武者的身体素质首先好过常人太多。

所以申屠成刚从小就教传儿子习武,非常的重视,但也因为过度的重视,到头来反而害了儿子。

修炼过头,典型的过犹不及。导致的后果就是经脉出问题,整整十年,他东奔西走,从教传儿子修炼武道专程了治病。

其中有酸哭。更有后悔,申屠成刚常常会想,也许他不给儿子压力,不逼迫他练武,就不会有这种事,如果让儿子做个普通人,也许会更好吧?

随着儿子经脉堵塞的严重,到最后即将危机生命,申屠成刚后悔无比,但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买。

所以他明明知道年轻如杨毅云是不会有多高的医术,却依旧自欺欺人的带着杨毅云去了帐篷,给儿子看病,不会放过任何的希望,只要他多活一天,他就不会放弃。

奇迹的发生信念成为了申屠成刚支持下去一部分,如果不是这种幻想一般的信念。他都不知道怎么样坚持下去。

…………

“杨门主这里就是我的帐篷~”在一顶大约十个平分的帐篷前孤零零的出现在了一顶帐篷,看上去就是最普通那种吗,看起来很简陋。

申屠成刚说完后,接着对帐篷里喊道:“石儿有客人来了~”

“父亲你们进来吧~”

杨毅云几人听到帐篷内响起一个中气不足的声音。随即帐篷门帘一动后,一个长相在二十出头的青年坐在轮椅上出现。

这个青年就是申屠成刚的儿子申屠石。

其实按照申屠成刚的说法,申屠石已经四十出头,至于长相看上去二十多岁。是因为申屠石是在二十七岁的时候成就的先天。

武道之路和修真差不多,随着修为的提高,身体机能愈发强盛,看上去自然会年轻。

申屠石二十七岁成就先天,他的样貌会定格在青年的时候,这也是很多人实际年龄和容貌不符合的原因。

类似的情况在修真者身上要比武道之徒更明显,也许看上去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或者少女,实际上已经是修炼了好几百岁的老怪物。

修为越高容貌会在有意识改变中越年轻。当然有些人不在乎容颜,看上去就会老一些。

在修真之道中,对于容貌在乎就不多了,原因是修为高神之辈掌握了变化法术之类后。随时能易容变化。

申屠石坐着轮椅出来后,看到了他父亲申屠成刚后,原本脸上带上了笑容出声问候,实际上在杨毅云看来申屠石的眼神中暗淡无光,没有活力,一切都像是的伪装出来的一般。

“这对父子心里都有苦楚啊~”杨毅云心里自语,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一点不论是普通人还是古武者都一样。

“石儿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云门门主杨毅云杨先生。杨门主精通医道特来给你看看经脉。”申屠成刚说完对着杨毅云道:“杨门主这就是犬子申屠石。”

“申屠石见过杨门主~”

杨毅云笑着回礼,随即的千绝等人也打招呼,几人客套一番后,索性就坐在了帐篷外。

不坐也没办法。申屠父子的帐篷太小坐不下所有人,反倒让申屠成刚有些尴尬,倒是杨毅云笑着道:“申屠道友不必在意,我辈修炼讲感悟天地自然,坐在露天更接地气,也不讲究什么。”

“杨门主说的是,但终究是申屠招待不周,我去搬桌子切茶。”申屠成刚说完进了帐篷。

这时候申屠石说道:“杨门主和几位勿怪。这些年来父亲为了我的经脉问题,四处求医,花费颇大,我们父子能有一个帐篷遮风挡雨。已经不错了。”

“看得出来,你父亲很爱你,这也算是修行吧,不必在意俗礼。”

“是啊。这些年是我连累了父亲……”

两人聊天中,申屠成刚和明觉等人搬来了桌椅,沏茶后几人落座。

这时候申屠成刚脸上带着希望和迫切对杨毅云道:“杨门主您看看犬子的经脉……?”

“我这就看看,申屠道友无需担心,令郎的双手还能动,这说明还不是最坏的时候。”

说完后杨毅云对申屠石示意伸出左手,看似把脉,其实杨毅云看病从来就不把脉,都是用真气检查身体。

当真气进入申屠石体内后,杨毅云眉头就邹起,申屠石的体内经脉的问题,严重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

而杨毅云的皱眉,让一旁的申屠成刚却是心里悬起,反倒是当事人申屠石毫不表情。

十年来跟着父亲拜访了无数名医,都没有一个能解决自己经脉毛病的,申屠石不认为杨毅云能有什么手段。要不是害怕辜负父亲申屠成刚的期望申屠石都不打算让杨毅云看病。

另一方面,这些年每一次的求医吃药他都已经失望麻木,心里没有希望。

在杨毅云的检查中,却是发现,申屠石全身八成的经脉已经堵塞,就只有左手臂和心口脖子以上还算稍微正常一点,但也已经到了快堵塞的边缘,不出意外再有半年申屠石所有的经脉就会枯竭堵塞。到时候也就是死期。

现在能维持这种程度完全是因为他体内有大量生机能量在维护的原因,应该是申屠成刚这些年给申屠石服下的灵药所致。

不过,也正是因为大量的灵药服下后,反而害了申屠石。经脉的堵塞问题,导致的结果是不能顺畅的运行真元,长久的累积真元在体内,形成了巨大能量。一旦有一天这些能量在申屠石体内承受不住,就算是经脉堵塞不死,也会爆体而亡。

在检查中,杨毅云发现申屠石每一处经脉并没有坏死,而是因为窍穴出了问题,导致经脉运转不通,久而久之在窍穴出累积的真元几乎凝实化,最后完全堵死。

如果将修炼之道比作一个系统化的水管的话。经脉就是水管,而窍穴便是分离管道的阀门,话句话说水管和阀门、经脉和窍穴相辅相成,两者缺一不可。

申屠石现在的问题是。他体内的阀门关上了,所要做的就是重新打开阀门,让水管通畅。

但是这个过程非常的艰难,毕竟是修道经脉,稍有差池都会让申屠石有性命之忧。

检查完成后,杨毅云将申屠石体内的情况对申屠父子详细讲解了出来。

申屠石对自己的情况最是清楚,他听完杨毅云讲述后,双眸中猛然有了精光,杨毅云讲出的问题,是这些年求医最准确无误精准的一位,下意识让申屠石内心深处有了一丝希望。

而申屠成刚没想那么多,有些着急问道:“杨门主那我家石儿的经脉问题可还有救?”他最关心的就是能不能让儿子康复。

杨毅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后道:“我既然能说出结症所在,也答应帮助申屠道友,就会倾全力,虽然有难度,但也有七成把握治好。”

“咣当~”

此话一出,申屠成刚手中的茶杯掉落在地碎成了粉碎,腾的起身颤声问道:“杨门主此话当真?”

“绝无虚言,这种事杨某可不会和申屠道友开玩笑。”杨毅云放下茶杯笑笑说道。

随即申屠成刚铁塔一般的身体跪在了杨毅云面前闷声闷气道:“求杨门主救救我家石儿,只要能治好我儿的经脉,我申屠成功对天发誓,此生愿为杨先生做牛做马,申屠成刚这条命就是杨先生的。”

杨毅云心里乐道:“就等你这句话了,散修邪王的效忠,这可不容易啊~”

心里了完,连忙去搀扶申屠成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