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么/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药香吸引而来的人,挤满了整个云门驻地,看架势要不是凌虚子几大高手在场,有人会强行闯进杨毅云所在的大帐,一探究竟。

有人认为是云门的人从山谷得到了什么天材地宝,压根就不相信杨毅云在炼丹。

还没有听说在古武界有那个炼丹师,炼制出来的丹药能飘香整个山谷的?

以为是仙丹不成?

这种话千绝就是在骗鬼。

根本就不信,苗圣手苗茂天就是一个。他眯着眼睛看着千绝道:“怕不是炼丹而是得到了什么宝药吧?在整个山谷得到宝药应该拿出来共享,毕竟这是长白上秘地所在的山谷,是属于整个古武界的。”

苗茂天这话就简直就是无耻不要脸了,但是人心都是自私的,谁都想获得一份好处。

很快有人就对苗茂天的话有了响应。

“不错,老夫赞同苗圣手的话,一定是杨毅云得到了什么宝药,在山谷所得的就应该是整个古武界东西,理应共享。”第一个出声符合的是青城的木道然。

在木道然心里想来,既然有人给杨毅云能找麻烦,不管怎么样,对他来说就是好事,应当支持。

“老僧亦是如此认为的,山谷中出现天材地宝,杨毅云何德何能能够独得?”密宗的老喇嘛巴尔到眯着眼说道。

“对,苗圣手此话在理。”

“可不是么。在场谁不知道这块驻地是青城的地盘,就算是出现天材地宝什么的,也应当属于青城才对。”

神宗和阴月门的两个老家伙也煽风点火。

有这五大宗门的头目带头说话,场中围观者中。顿时传来了不少人符合声,一个个开始扬言,让杨毅云出来,交出天材地宝云云。

反正一个个不也怕事,跟着起哄。

当然也有一些头脑清醒之辈,并没有出声,而是在一旁看热闹,这些势力的人,在看昆仑和天罡山等几大势力的态度。

谁都知道昆仑的凌虚子是向着杨毅云的,现在凌虚子都没有说话,事情还不明朗。

昆仑没有发话,诸多的势力还是没跟着起哄。

但是很明显,神宗和青城、阴月门、密宗现在又加上一个苗寨凑到了一块儿。

不管信不信杨毅云在大帐内炼丹,反正这些人都明白一点,大帐内绝对是好东西,是一块肥肉。

面对这块肥肉谁不想吃一口?

千绝几人对视了一眼后都紧张了起来。看这些人的架势,是要抢劫一样啊,不由自主向杨毅云锁在的大帐退了退,反正就是不能让人打扰杨毅云炼丹。

申屠成刚父子更是紧张无比。在申屠成刚想来,不管杨毅云是在炼丹还是在配药,疑惑是大帐内出现了什么天材地宝,一定是杨毅云为了他儿子申屠石准备的。这些人如果动手,他就是拼上老命,也不会让他们得逞。

这是他儿子申屠石的希望。

当即申屠成刚,手中光芒闪烁,顿时一条通体银灰色的长鞭出现在手。

诸多人看到了申屠成刚手中的长鞭后,脸色变幻了起来,在场很多人都认识申屠成刚手中的长鞭——玄阴蛟龙鞭。

传闻中申屠成刚散修邪王的称号,就是靠他手中的玄阴蛟龙鞭打出来。

申屠成刚是先天九层高级的修为。但是配合手中的玄阴蛟龙鞭却能斩杀先天九层大圆满,而且很轻松。

甚至有人猜测申屠成刚手中的玄阴蛟龙鞭很可能已经超越了神兵级别。

这些人申屠成刚虽然是散修,但却在古武界有很多古老宗门也要给他面子的原因。

说到底还是实力的问题。

散修邪王不是白叫的。

当今古武界拥有先天九层大圆满的人,加起来也没有多少。申屠成刚有着能斩杀先天九层大圆满的实力,自然能获得别人的尊重。

“今天谁敢靠近杨门主大帐三米之内,就是与我申屠成刚为敌,老夫拼死杀之。”申屠成刚看情况不对,全身的气势攀升,手中玄阴蛟龙变谁出去,在半空中响起,隐隐中有龙鸣之声。

这时候青城木道然眯着眼睛道:“申屠成刚你想独吞宝物不成?”

“放屁。别以为人人都像你木道然一样的虚伪,实话告诉你,杨门主在大帐内正在给我儿配药准备治疗我儿子经脉问题,并非有什么宝药。今天你木道然胆敢山洞大家,要是破坏了杨门主配药,毁灭了我儿康复的希望,我申屠成刚发誓,会将你木道然挫骨扬灰。”

“哼,申屠成刚你一介散修,难不成还能抗衡古老宗门?”苗寨的苗茂天眯着眼发问。

“不错,识相的让开。山谷至宝出事他杨毅云没有资格独吞。”神宗的老家伙符合。

“让开,否则我们今天就杀你这个邪道。”

青城和密宗等五大宗门为首的几人顿时上前一步,逼迫申屠成刚。

当然这也是几人发现一旁的凌虚子没有发话的原因,这也是在试探。凌虚老道到底对云门或者说杨毅云能袒护到那种程度?

而且木道然打出的口号是山谷的宝物应该共享,得到了很多人响应,要是凌虚老道出面干涉,势必会犯众怒。这也是隐形的将了凌虚子一军。

原本是试探凌虚老道的,没想到申屠成刚反应激烈的跳了出来。

对申屠成刚一介散修,虽然有邪王称号,亦有强大的实力,但木道然这几天可是没有一个惧怕的,他们几个可都是先天九层大圆满的存在,真正拼杀起来,联手灭掉一个申屠成刚还是能办到的。

尤其是看到凌虚老道居然没有动静后,木道然几人心里愈发的肆无忌惮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凌虚子说话了:“木道然尔等别太过分,既然申屠道友说了,杨毅云是在给人家儿子配药,那这弥漫山谷的药香就不是什么天材地宝处世,而是药香,都散了吧。”

此刻木道然几人相互看了一眼,最终苗寨的苗茂天出声道:“凌虚老道。不进去看看你怎么就知道你们有没有天材地宝?再说了古武宗门历来的规矩,有资源大家各凭手段,你昆仑是想独吞吧?”

苗茂天算起来也是老资历的人,和凌虚子不相上下,加上他是古武界公认的医道圣手,走到哪里都受人恭敬,是会得罪一个医道圣手?

所以苗茂天逐渐养成了高高在上的脾气,可是谁的面子也不给。就算是昆仑凌虚子也一样。

凌虚子眯起眼睛看着苗茂天道:“苗圣手有些人和有些事动不得,贫道劝你谨慎,可别受人蛊惑。”

“哼,这个不劳你操心。一个小辈而已,如何配拥有如此药香弥漫的宝药,语气让他糟蹋,不如在老夫手中。还能救不少人。”苗茂天说话是一点都脸红。

“苗老贼你休想。”申屠成刚首先咒骂了起来,听意思苗茂天是抢夺杨毅云手中的东西,这对申屠成刚来说就是灭杀儿子康复的希望,他绝对不干。

“申屠成刚你不就是为了五年前找老夫给你儿子治疗经脉被老夫拒绝怀恨在心?老夫劝你识相的让开,让老夫进去看看,否则别怪老夫动手杀你。”苗茂天阴狠狠的威胁申屠成刚。

“哈哈哈,苗老贼当年你收下了我厚礼,却是对我儿经脉问题束手无策。到头来还反咬我一口,说我们申屠父子不尊敬你,不治疗。

说白了你就是贪婪的庸医,怎么?如今听说杨毅云门主医术高超。你就嫉妒了?天下无耻之人,你苗茂天当属第一。”申屠成刚讽刺着说道。

两人之间原来是有恩怨的。

苗茂天脸色黑下来寒声道:“老夫今天还就告诉你,你儿子的经脉问题,普天之下就老夫能治,但是老夫现在当着古武界同道的面告诉你,这辈子老夫也不会治疗你儿子。”

苗茂天话语中充满了浓浓的威胁之一,简直就等同于封杀申屠父子一般。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声充满了嘲讽的声音响起:“好大的口气啊,好像全天下就你这个老不死懂医道,说话没有医德,看来……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