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温柔的陷阱/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后三道雷劫落下后,天际之上的劫云逐渐消散。

天劫散去的结果只有两个。

渡劫成功和渡劫失败。

大地上出现了一个直接十多米的大坑,一阵微风吹过之后,尘土散尽。

只见深约八九米的大坑底部出现了两个焦黑一般的身躯,已经面目全非认不出谁是谁。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杨毅云和刀疤。

从表面上看都是焦黑,一动不动,身上还冒着青烟。

某一刻其中一人的耳朵中突然钻出来一直乳白色小虫子。

可不正是杨毅云的人面灵虫么?

毫无疑问现在这具焦黑人就是杨毅云,而另一个便是刀疤。

人面灵虫从杨毅云的耳朵中钻出来,并没有离去,而是来到了杨毅云的眉心后,只见虫子身上发出了淡淡的白光,很有规律的闪烁起来。

这种情况如果有懂行的人在场。一定会惊讶这是灵虫在用自己的生机力量对主人施救。

紧接着杨毅云焦黑的左臂上也散发起了淡淡的七彩光晕,随即乾坤壶的图案清晰了起来。

很显然杨毅云是死不了的,但是他身边刀疤却是气息全无,死的不能再死了。

…………

时间回到杨毅云抓着刀疤被第七道雷劫劈落在身之际。

杨毅云当时抓住刀疤肩膀的时候。嘴角裂开笑了,他知道这一下刀疤不死也要脱层皮。

因为天劫有外人干扰后,不仅威力大增,对外人的惩罚比渡劫者更甚。

所以刀疤注定了是个悲剧。

而且杨毅云铁了心死不放手。加上第八第九两道天劫紧随其后落下,直接就让刀疤去西天了。

准确的说是第七道雷劫破了刀疤的肉身防御,第八道直接劈死了他,第九道神魂都消散。

而杨毅云也好不到那里去,第七道雷劫他硬生生抗下,第八道雷劫中他肉身被劈的有了烤肉味,全身的经脉真元也都涣散了起来。

不过就算是如此,杨毅云还是顽强的撑住了。因为的他身体已经适应了雷劫之力,所以表面上看很惨,实则他肉身在无时无刻的修复中。

第九道雷劫落下后,杨毅云才直接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不过,当杨毅云在此恢复意识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家里,但却的是小时候样子,身上穿着初中校服,在回家的路上。

到家门口后,他看到了妹妹杨姗姗蹦蹦跳跳的走了出来,嘴里哼着小时候经常爱唱的歌谣,是奶奶教唱。

“树上的鸟,地上的蚁,叫哈哈,我是爸爸小棉袄,又是妈妈的乖乖宝……”

听到妹妹口中熟悉的歌谣。杨毅云心里莫名的一痛,从小妹妹都让让着找爸妈,可是爸爸失踪,妈妈在她还不到一岁的时候就离开了。每一次妹妹和同学吵架或是受了委屈都会哭喊爸妈回来。

为此杨毅云一次次安慰,也在一次次心痛。

同样他手里委屈也会哭泣,但却是背着奶奶和妹妹。

正是因此,他对妹妹杨姗姗从小就疼爱有加。不让他收一点委屈。

此时听到妹妹唱歌谣,杨毅云还以为她又想爸妈了,心疼着喊道:“姗姗~”

杨姗姗一抬头看到哥哥杨毅云,小脸上露出了微笑。欢快的跑过来道:“哥,你怎么才回来啊,我们都在等你吃饭,我都快饿死了,今天爸爸去仙女湖打捞了龙鱼,妈妈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红烧鱼。”

“爸、妈?”杨毅云愣住了。

他爸早在他四岁的时候在部队出任务失踪,后来从王宗仁的父亲口中才知道,是失踪在了西域死亡沙漠,而母亲更是在得到父亲失踪的消息后,丢下了不到一岁的妹妹和四岁的他还有奶奶离去,从此音讯全无,知道杨毅云在南国碰到外公后。才知道母亲当年是进入了死亡沙漠去寻找父亲,双双都失踪在了西域死亡沙漠。

可是现在妹妹杨姗姗居然说,爸妈都在家,妈妈还做了他爱吃的红烧鱼?

这是……怎么回事?

杨毅云突然的有些发愣。

看看自己身上初中的校服,再看看妹妹,分明就小学生和初中生。

这到底什么情况?

脑海中似乎有很多记忆,但却又想不起来。

就在杨毅云发愣中,被妹妹杨姗姗拉起手就跑进家门。

回到家。奶奶手中的拿着菜篮子在晒干菜,看到杨毅云回来,依旧慈祥一下笑道:“奶奶的泥猴子回来了~快去洗手准备吃饭。”

“哦,奶奶我马上去~”几乎是下意识的。杨毅云回到,很顺路来到了院子角落的压水井洗手。

正值夏季水井的水很清凉,随即带来的也是杨毅云心灵上的清凉,他看看熟悉的家,看看奶奶和跑去厨房的妹妹,杨毅云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脑海中也是一阵清明,响起了自己在渡心魔劫。

尽管一切都是自己内心的幻象,杨毅云却是依旧很享受。

随后杨毅云洗完手后,走进了客厅。

一走进去便看到身穿军装的男人坐在饭桌旁,一手拿着茶杯一手拿着一份报纸在看。

也许是感到了杨毅云进来,只见他移开了报纸,威严的脸上出去了微笑道:“儿子放学了?”

杨毅云在看到这个身穿军服的中年男人容貌后,只感觉脑海‘轰隆’一响,陷入了空白。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他身后有响起一声柔和且有充满了磁性声音:“儿子看妈给你做了什么好吃的,快点坐下吃饭,你妹妹都等不急了。”

杨毅云听到声音一转身,一个穿着朴素但却很有雍容大气妇女出现。她在说话中将手中一盘红烧鱼,放在了餐桌上。

妹妹杨姗姗已经迫不及待的用手去抓~

而杨毅云看到这个女人和威严的男人确实浑身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这两人正是他和妹妹从小无数次期盼有一天会突然回来的爸爸妈妈。

看着眼前的爸妈杨毅云鼻子一算,两行清泪不由自主的留下。颤抖的声音叫道:“爸~妈…”

曾几何时他在睡梦中都希望能喊叫的两个字终于喊叫出声,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流。

虽然爸妈都离开的早,但是杨毅云见过照片,再加上小时候模糊的记忆,她一眼就认出两人就是他爸妈。

“怎么了儿子?是不是在学校跟同学打架了?”女人说话中连忙走过来给杨毅云擦眼泪。

“臭小子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鼻子,打架打输了,下次在打回去就是,回头爸爸教你两手擒拿手,保证以后没人能打的过去你,让爸爸看看伤到那没有?”

眼前的爸爸虽然话语严厉,但却语气中却是充满了疼爱。

尽管这道这一切都是幻象幻境,都不是真实的。可是杨毅云却是很在意,这正是他内心深处最向往的画面。

有爸爸呵护,有妈妈疼爱。

“哪怕是幻境我也认了~”杨毅云看着眼前的爸妈在心里说了一句。

接下里的时间中,杨毅云完全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全身心侵入在了全家团圆的享受中,有爸妈,有奶奶有妹妹。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他初中毕业高尚了县里重点高中。这一天爸妈带着妹妹一家四口一起去送他入学。

在内心如此渴望的父母之爱的心结下,杨毅云完全忘记了他修真者的身份。

也是这一天天色阴沉,到了学校门口时候,天上响起了雷鸣,紧接着下起雷雨。

某一刻杨毅云抬头看向天际,电闪雷鸣,他脑海中也随即浮现了一下记忆画面,想起了自己渡劫。

紧接着脑海响起一个声音。叹息道:“臭小子该醒醒了,你也圆了童年之梦,这就是一个温柔的陷阱,你若是在不醒来。就永远也醒不来了,在幻境中你的一切会被消磨殆尽,别忘了在地球上还有你年迈的奶奶,她可年纪大了,等不了你多少时间~”

杨毅云听到这个声音说话,脑海轰隆一声炸响,许许多多记忆画面浮现而出。

情不自禁道:“老头子我明白,我就是想多看看爸妈。”

说完之后,杨毅云转身对着眼前的父母道:“爸、妈谢谢你们,虽然是幻境,但我还是谢谢你们给了我一次看到父母的机会,让我圆了童年的梦,弥补了一直以来心灵的缺失,谢谢。”

话落杨毅云轻声吐出一个字——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