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保大人还是保孩子/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施展针灸的稳定母白猿气血的时候,杨毅云感觉到白猿的气息仅仅的锁定在自己身上,似乎大有出现一点差池就会出手杀了自己一样。

杨毅云也从侧面看出了白猿对夫人是很在乎很紧张的。

不过对于杨毅云来说既然准备救了就会尽全力,而且白猿在一旁虎视眈眈看着,他也不敢有其他心思。

五行针灸施展稳定了母白猿气血后,杨毅云伸手放在母白猿肚子上,用真气去检查情况。

当真气进入母白猿体内的时候,杨毅云眉头就皱了起来。母白猿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的多。

此时白猿在一旁看到杨毅云的皱眉顿时有些紧张了,别看他刚刚对杨毅云和诸葛孔该出手的出手吓唬,也威胁十足,看似对夫人的主意不多,其实内心最是紧张无比。

这会儿看到杨毅云眉头皱起,等下心里就抽抽了起来。

忍不住问道:“我……夫人孩子怎么样了?”

杨毅云能感觉到白猿心中对夫人的担心忐忑,心头闪过一丝暖流,他响起了自己的几个女人,也不知道她们怎怎么样了?

看看白猿虽然是妖族,但其实有智慧的妖族和人类没有什么两样,从某种方面将,有些妖族在感情上臂人类更丰富。更加中情感。

白猿虽然抓诸葛孔,威胁自己,但杨毅云都知道的都是处于对夫人的担心在乎,人妖两族势如水火。白猿能抓人族会夫人接生看病,从这一点上看,他心里是下了莫大勇气的。

杨毅云心里也挺欣赏白猿夫妇这种情感,暗暗说道:“罢了我尽全力救人。哦不,救猿猴吧。”

随即对白猿说道:“你夫人的情况说实话非常不好,我起初以为仅仅是遭受腹部外伤,现在却发现不仅如此,应该是遭到了两头妖兽的攻击吧?”

杨毅云此话一出,白猿眼神都是一变,浑身的气息的绷紧,紧张说道:“小兄弟不瞒你说,的确我夫人被玄霜蟒蛇和赤焰巨鹰攻击过,哎~都怪我,我要是不出去,也就不会有现在这些事了~”

白猿言语充满了自责,可能是杨毅云一下检查出了夫人体内的伤势后,心中的担心让他对杨毅云的称呼都在不知不觉中叫上了小兄弟。

杨毅云听完白猿讲述点点头道:“这就对了,你夫人小腹的外伤还算不要紧,但重点是内伤。我检查到,一阴一阳两种力量势如水火在她体内纠缠,甚至已经影响到了腹中孩子,还有……”说道这里杨毅云没有说下去。

但是白猿一听紧张了起来。连忙问道:“还有什么?”

“还有就的是你夫人体内是双胞胎,一雌一雄,用我们人族的话说,就是一对龙凤胎。有余受到外部力量一阴一阳的影响,现在算是难缠,按照我的推测夫人正常身孩子,哦是生猴子。应该还有半年时间,现在应该受伤体内有阴阳两种了力量的纠缠,提前了大半年。

如此一来……孩子可能保不住,只能保住大人,换句还说就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两者你选择吧,否则你就算杀了我,我也无能为力。”

等杨毅云说话白猿脸色狂变,庞大的猿猴身躯一下子瘫软在地上,紧紧的抓住夫人手,目光看着夫人的肚子,双眼通红无比有了淡淡的雾气。

杨毅云说的这些白猿何尝不知?他虽然不懂医道之术,可是有强大的修为。自然也能明白玄霜蟒蛇和赤焰巨鹰的妖力进入夫人体内会有着什么样的后果。

此刻的白猿紧紧抓住妻子的手,随即颤声对杨毅云道:“小兄弟我保我夫人~”

这句话他似乎是用尽了全部力量的颤抖着说出来的,从白猿的眼神中能够看到,他做出这个决定是多么的痛苦。

然而当白猿说完后。躺在地上半昏迷状态的母白猿却虚弱开口道:“郎……郎君保孩子~”

“夫人……?”白猿颤抖着说话。

“郎君听我说,抱孩子你我修道五百年上天才赐予我们孩子,而且是一对,妾身身甲近三年日夜期盼孩子降临,我不想日后有遗憾,白猿一族本来就血脉稀薄,你且贵为白猿一族族长,且不能糊涂。若是舍弃孩子,就算妾身能活下来,也是不会原谅你,原谅自己……保孩子~”

“夫人……”白猿愈发痛苦。

杨毅云看着白猿夫妇如此心中也是不好受,谁眼妖族无情?

此时的白猿夫人,在面对孩子和自己生命的时候,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孩子,白猿则是痛苦的选择了自己的妻子,如此有情有义,岂能说妖族乃是无情的兽类?

“快做决定吧,再迟一点,我也无力回天。你夫人孩子体内的阴力还带着催命的阴毒,应该是玄霜蟒蛇之毒。”杨毅云轻声说了一声。

“吼~”白猿抓着夫人手扬天长啸一声,通红的双眼中留下两行血泪。

“保……保孩子~”白猿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颤声说出了这三个字。

杨毅云点点,看着白猿一脸的痛苦。在看看地上的母白猿眼神中的柔色,也是心有不忍,出口安慰道:“你也不要太过悲伤,我虽然修为弱小。但是对医道还是点自信的,我会近全力去救治你们夫人孩子,方才的话只是最坏的结果,到时候希望你们夫妇莫要怪我。”

从一个医者的角度来说。杨毅云眼中没有人妖之分,但是救治病人,自然是将最坏的结果告诉他们,让他们夫妇有心里准备,而在救治的时候,同样会尽全力去救治。

白猿一听杨毅云这些话,眼神中爆发出精光道:“若是小兄弟能保我夫人孩子母子平安,我白猿发誓的今后你就是我白猿一族的恩人。永久的朋友,且有至宝奉上。”

杨毅云罢罢手道:“说实话我身为医者眼中没有人妖之分,只有病人,也不会图你什么报答,尽全力是因为你们夫妇更有人味,而且我有一头灵兽也是猿猴类,你切放心我尽全力。”

“多谢小兄弟~”白猿这次对杨毅云道谢,话语中柔和了不少。

杨毅云看了一眼身边的诸葛孔,然后看着白猿道:“我还有两个朋友在找我们,可否,让我这为兄弟出去给他们报一声平安?反正他也不懂医道,我在这里救治你夫人可好?”

“好。能将夫人孩子的性命都交给在你手上,自然相信你。”白猿一口答应,随即看着诸葛孔道:“这位小兄弟你且出去吧。”

诸葛孔一愣,看了杨毅云一眼,意思是他不放心杨毅云不走。

杨毅云示意诸葛空孔赶紧走,外面小和尚和他弟弟诸葛明还真着急等待中。

诸葛孔一咬牙随即离开,眼睛都红透了,在诸葛孔看来杨毅云这是用他自己的命来换取自己脱身。

也许杨毅云根本不懂医道。对白猿夫妇说的这些,只是为了让他脱身而已,心里暗暗发誓,回头出去一定想办法救杨毅云,万一杨毅云有什么三长两短,他诸葛孔穷其毕生也要将白猿一族屠杀殆尽。

大殿中,等诸葛孔离开后,杨毅云深吸一口气,准备开始救治母白猿很她体内的一对孩子。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问题其实正如之前所言,很难办,凭他的掌握的医术道行,还真的做不到十拿九稳的母子平安,一个不慎就证实一尸三命,所以杨毅云心里自己也很紧张。

又是难产,就是先天不足,这一点人和妖都一样,在加上母白猿体内的伤和阴阳力量还有毒素,种种难题纠缠在一起,想要解决,杨毅云都要抓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