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白猿白起的血誓/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母白猿体内这些问题是单一的,那么对杨毅云来说,就不难解决,关键是母白猿肚中还有孩子,有一阴一阳的力量,属于牵一发而全身动。

这些问题需要一起解决,才能完成,所以棘手的就是的这个。

想了想杨毅云还是问问老头子吧。毕竟能母子平安才会是最好的结局。

“老头子我应该怎么办?”杨毅云直接在心底出声。

“这么点小事,还要打扰为师,你也真是够了,这不明摆着么,切开肚子拿出一对猴崽子,挨个施救不就完了么?”云天邪的话简单粗暴。

杨毅云瞪大了眼珠子,刚要怼老头子一句,但是仔细一想貌这个办法虽然简单粗暴。但是也最有效直接的办法。

问题是牵一发而全身动,他要是直接切开母白猿的肚子取出一对小白猿,两者都会有危险,而如果能找到两者稳固或者能在一定的时间内稳定母子的生命。这个问题就完全解决了。

小白猿的问题是没有满月提前降临,导致了先天生机缺失,只要弥补了先天生机的却是,自然能抱住小命。

而母白猿的问题是内外伤势,外伤是小腹的深可见骨的伤口,内伤体内一阴一阳的力量和玄霜蟒蛇之毒,只要她生命迹象稳定一定时间,给杨毅云时间就能救治。

现在最多大难题是。如何在杨毅云取出母白猿肚中的一对小白猿的同时,能够在一定时间内稳定两者之间的生机,给他留下足够的时间来挨个救治?

所以杨毅云问师父云天邪道:“老头子你说的办法倒也可以,但关键是如何保证两者之间生机稳定,给我足够的时间去逐一治疗?”

“你笨还是蠢?”云天邪咒骂,随即说道:“你有生命之水再严重的伤势都能稳定,还担心这个干嘛?有强大生机力量支撑,你且再用阴阳五行针最高的一百零八针,在母白猿身上摆下灵元神魂阵法,这个问题不就解决了么?

生命之水加上灵元神魂阵法,不敢多说,能定三十六个时辰,如果你在三十六个时辰之内,要是还救不了白猿母子,你就直接找豆腐撞死得了。”

“呃~死老头子我脑海中可没有你说的灵元神魂阵法。”杨毅云咒骂了起来。

“混账为师给你传授了那么多修真典籍知识,你都没有看完。就说没有?在以前的为师传授给你的传承中去寻找。”云天邪怒骂道。

杨毅云直接道:“没有,快点传授给我,上次我获得黑莲莲子,意识被关在莲子空间无边的黑暗中。十年之久,将你以前传授给我那些传授都看完了,我可以十分负责任的告诉你,我脑海中根本就没有你说的什么灵元神魂阵法。”

“咳咳~”云天邪咳嗽了两声道:“那可能是为师记错了。等着这就传授给你,没想到你小子倒是勤快了一次,为师好尴尬~”

云天邪在嘀咕中话音寂静了下去。

但是杨毅云却是脑海一阵眩晕,紧接着脑海中出现了灵元神魂阵法。知道是老头子塞给了自己。

杨毅云看完后,便知道了师父的解决方案,心里对灵元神魂阵法很感兴趣,是一个非常实用的阵法,当然不单单可以用针灸来施展布阵,也可以用在其他地方。

这个阵法最多的功效就是固本培元和定神魂,神魂才是根本只要这个阵法布置出来定住神魂,就是阎王爷来也别想动手。

杨毅云相信有了灵元神魂阵法足够给自己争取时间救治白猿母子。

现在问题终究解决,接下来就是施救,对于杨毅云来说代价很大,但是已经答应了白猿代价再大他也都去救治。

稳定母白猿和肚中两个小白猿,需要耗费他整整三滴生命之水。施展灵元神魂阵法,以银针布阵施展,还是最高等的一百零八针,不仅仅要耗费杨毅云巨大真元。最关键是耗费神魂。

整个灵元神魂阵法完全是真气和神魂同时双管齐下施展才能布置出来,所以杨毅云想想都有些心里抽抽。

一切准备就绪后杨毅云突然对白猿说道:“白猿我找到了一个能够让你夫人孩子都平安的办法,但是这个代价对我来说非常的大,而且要施展一下不能让你知道看到的手段秘密,但是我知道让你出去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要让你发一个血誓,今日所发生的事情,你都不能对外透露一个字,可不能做到么?”杨毅云说完眼神仅仅盯着白猿。他也是为了自己生命安全考虑,生命之水事关重大,而且杨毅云发现生命之水对妖族有血脉进化之功,一但他身上有生命之水的秘密传出去。那就是泼天大祸。

这里是山海界不是地球,按照诸葛孔的讲述,在山海界大荒疆域中,有着无数妖族存在。其中不乏有大妖,万一要是自己身上有生命之水的秘密,泄露出去,让大荒疆域中的大妖知道。他就是死路一条。

对妖族来讲血脉进化,不亚于人族修真者飞升成仙的诱惑。

杨毅云不得不谨慎。

而白猿听到杨毅云说话,看向杨毅云,他从杨毅云的眼神中看到了肃穆甚至看到了一股子令让心悸的锋利,本身这个要求也在合理,再加上杨毅云说出了他想到了一个能母子平安的办法,而且要付出大代价,这让白猿心里很感动。也很激动。

当即眉心中飞出一滴妖血,发誓道:“我妖族白起发誓,不将今日……”说道这里的时候突然停下看向杨毅云,他突然尴尬发现,到现在还不知道杨毅云叫什么名字。

杨毅云微微一笑明白白猿的意思道:“我叫杨毅云。”

白猿点头继续发誓道:“我妖族白起发誓,不会将杨毅云杨兄弟今日之举泄露半个字,有违誓言叫我白猿一族死绝。”

当白猿誓言完成后,悬浮在他面前的一滴妖血,光芒一闪瞬间化成了血雾,随即消散直线而上彻底不见,杨毅云知道这是誓言生成。

点点头终于放心了,对白猿的名字内心表达了敬意。没想到白猿的名字叫白起,感觉很有意思。

而对白猿或者说白起的誓言也很放心,白起用整个白猿一族生命发誓,这个誓言当真是重誓。

随后在白起等待面前杨毅云也不避讳,心中一动从乾坤壶取出一滴生命之水在指尖上。

这时候一旁的白猿虽然不认识生命之水,但是本能的他能感受到杨毅云指尖上这一滴生命之水不凡,充满了浩荡的生机力量,让白起都情不自禁的咽唾沫想一口吞下,当然这个只能在心里想想,他知道这是杨毅云拿出来的救他夫人孩子的。

白起虽不认识生命之水,却能感受到生命之水的不凡,便知道杨毅云为了救他夫人孩子下血本了。这一刻白起心中对于杨毅云这个人族的感官改变。

心里暗暗想道:“如此至宝世间一定少有,杨兄弟的确下了血本大代价。”

白起心中这样想着,以为这就是杨毅云所言大代价,却是没想到。这才是刚刚开始,他在日后的时长会想起今天杨毅云救治夫人孩子的画面,或者说代价,此后才发生了白起夫妇不惜生命代价帮助杨毅云的事。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在白起眼中杨毅云指尖上晶莹剔透的水滴至宝给夫人服下后,随后一挥手开始在施展针灸之法。

一开始白起还没有注意,可是等杨毅云施展了七十二针之后,白起终于发现了不同之处。他清晰的感觉到杨毅云每次施展一针都要耗费真气和神魂之力。

一连七十二针灸针针如此,这个耗费可就大了,而且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

此时白眼看到了杨毅云额头汗珠滚滚,背后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整个人浑身都颤抖着,脸色苍白如纸,显然是耗神耗力过度的体现,却是手中没有停歇继续施针……

看道这里的时候白起这只妖族白猿心中真的被感动了,他自然知道耗费神魂意味着什么,这是寿元,人族的寿元可没有他们妖族长。

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族会有一天为了一个妖族付出如此大代价,现在白起终于明白了杨毅云口中的大代价是什么了,并非是那一滴充满生机水滴,而是神魂之力。

“我白起何其有幸,能碰上杨兄弟……”白起内心在这一刻给自己又发下一个誓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