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 袁金凤的幽怨/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凤姐这么就起来浇花啊?”杨某人趴在大门上笑嘻嘻的喊叫了一声。

本就心不在焉的袁金凤猛然听到叫声,却是水壶都掉地上了。

她其实昨天在赵楠讲述过后,原本是要去外公家接爸妈来说事儿的,走半路打了电话,她妈说今天晚上就会回来,也没有了。

而后昨晚和今天白天甚至是晚上他都去过老宅找过杨毅云,可是……听到了一些声音后,袁金凤便红着脸回到了家中。

心里一直在幽怨杨毅云。他都回来几天了,都没有和她单独说过几句话,找他三次的两次都在其它姐妹房间。

这让袁金凤就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是不是杨毅云不爱她了?

要不然都不来找她?

也许他是……真的不爱了吧?

也对,和其她几个姐妹相比,她要家世没家世,要学识没学识,而且在六年前,杨毅云因为去港岛找她。差点被洪家人炸死在矿井,当年还牵连了一个叫梅姐的大明星,在别人眼里她依旧是黑寡妇扫把星,杨毅云不在乎她。也是正常的吧……?

袁金凤从昨晚开始这样乱想,一宿没睡着,干脆一大早就起来浇花,心不在焉的浇花也在思想开火车。被杨毅云这一嗓子吓了一跳。

一转眼是杨毅云笑嘻嘻趴在大门上。

“他没忘记我吗?”

袁金凤浑身一颤,心里说了一句,却是哭了起来。

六年来其实没有一天她不再想他。

他也是她真正的第一个和男人,她在别人眼中是转嫁两个丈夫的黑寡妇,可事实上杨毅云才是他真正的第一个男人,又怎么可能不想他?

看到杨毅云清澈的眼神袁金凤就知道他没有忘记她,这不是这么早就来找她了么?

可惜的是,袁金凤不知道杨某人这么早出现,是一晚上都在陪着龙鱼美人在散步,这才是刚刚回家,如果知道不知她会作何感想。

但是这一刻袁金凤,内心终于释然了,这就是女人,很奇妙的思维方式。

前一刻还在,满脑子胡思乱想,这一刻看到真人却是将一切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杨毅云看到袁金凤哭了起来,却是楞了,连忙推门进去。

“金凤姐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哭上了?”杨毅云走过去问道。

他不问还好,这一问。袁金凤哭的更厉害了,扑在了他怀里道:“我……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呃,怎么可能?你不是昨天去外公家接你爸妈去了么?”杨毅云安慰着问道。

袁金凤哭哭啼啼说打过电话父母今天就回来,不用去了。还说她去找过杨毅云三次……

听完后杨毅云苦笑道:“是我不对,没顾上你,咳咳,我这不是现在来补偿你了么……”

安慰了一阵袁金凤后。杨某人直接将她抱起冲进了卧室。

这会儿可是困意全无,而且时间紧迫,算算时间今天大家都应该回来了,下午他就要在云门众人面前展现罗浮洞天。有的帮了。

没一会儿一声声嘤嘤粗狂响起,对杨某人来说是个美妙的清晨。

……

日上三竿的时候,杨毅云睁开了双眼,床上丽人想八爪鱼一样趴在他身上。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今天下午几个女人会带着家里长辈到来,也是他定好云门近些年新弟子参拜祖师爷和见见他这个云门之主的日子。

已经推迟了一次,现在也不能推下去了。

身体一动起身。当被子滑落后,看到袁金凤洁白的玉体,他又是一阵蠢蠢欲动,咽了口唾沫终究还是忍住了起床,心里催眠道:“正事要紧,以后有的是机会。”

“你不再睡一会?”却是袁金凤醒来。

“下午云门大典,不睡了,我要做些准备。等你爸妈他们回来你带他们一起来。”说话中在袁金凤额头亲下一口。

“嗯,我知道了。”此刻袁金凤心结解开,轻声回应,小女人姿态十足。

……

离开袁金凤家,刚走出去就和袁金凤爸妈碰个正着。

这下杨某人有些尴尬,连忙打招呼道:“翠花婶、大成叔~”

毕竟从人家家里出来,任谁都会浮想联翩。

不过他的担忧似乎多余了,袁金凤的父母看到杨毅云后,首先是关心,尤其是苗翠花看到杨毅云后,更是眼睛一红,上前抓着杨毅云的手道:“好孩子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不知道婶子这些年有多担心你,如今回来就好~”的

说话中苗翠花眼泪都留下来了,她当年双腿瘫痪是杨毅云将她的双腿治好的。本就是地地道道的农夫,苗翠花淳朴善念,有是从小看着杨毅云长大的村里长辈,还真的是关心他。

杨毅云听着苗翠花每一句话都充满了高兴关心,内心当真是感动无比:“谢谢婶子关心,我一切都好,您和大成叔身体可好?”

虽然一眼就看得出来苗翠花和袁大成身体都好,但该有的礼节却还是要有,当年他炼制的丹药可是每个女人家里都没少。

他们一些人中如苗翠花和袁大成内等人,都错过了修真年岁,不能让他们修真杨毅云就想过给他们一个健康身体,至少能在晚年身体健康终老。

现在看来效果都不错,两人精神头很好。

“好的很,好得很,云子回来就好,晚上来家里陪叔好好喝两杯。”袁大成终于插上话了,连忙回答,看到杨毅云却也很高兴。

“死老头子就知道喝酒,去去去,回家去我和云子说几句话。”苗翠花瞪了袁大成一眼赶他走。

“行行行,我回屋喝酒去,一路上都没喝两口酒虫都开始作祟了。”袁大成的病自从被杨毅云治好后,加上服用过杨毅云的丹药,现在身体比同龄人好几倍。一辈子都是酒鬼,现在喝酒更加肆无忌惮,张口闭口就是酒。

杨毅云笑笑,其实挺羡慕袁大成这种性格的,一辈子没操过什么心,年轻的时候有苗翠花持家,老了有一个算是富翁的女儿,吃喝用度都没有愁过,每天喝小酒就是他的最爱,后来摊上了一个杨毅云,直接给了他衣服好身体,当真过的快活。

“死老头子~”目送袁大成离去。苗翠花咒骂了一声。

随即看着杨毅云问道:“金凤还没起来吧?”

“咳咳~”杨毅云尴尬咳嗽红着脸小声道:“还没有~”

苗翠花丝毫不在意笑道:“婶子早就当你是自家人了,还害什么羞?”笑怪一声后,苗翠花认真问杨毅云道:“云子你也是婶子从小看着长大的,又是婶子一家的大恩人,我们都没什么回报你的,至于你和金凤之间,我和你大成举双手赞成。

昨晚金凤电话里给婶子说了事儿,婶子现在给你个准话。只要你和金凤都好,你们做什么事我们都不反对,虽然听起来你一下要娶几个媳妇有点惊世骇俗,但婶子也知道你不是普通,这些凡俗礼节,其实是做给几个媳妇家人看的。

能做就说明你有心,婶子不会反对,你不用担心什么,也清楚你会对金凤好,只是……只是有件事……婶子不知道合不合适说……?”

“婶子话都说这份上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您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绝对不会推辞半分。”杨毅云心里还不是有些忐忑,想着会不会是翠花婶子思想观念的问题始终不能理解女儿和其它几个女人一起大婚?

苗翠花犹豫了一下有一些不好意思道:“那婶子就直说了~”

“您说~”杨毅云脸上一副认真的样子,其实心里忐忑的很,生怕苗翠花提出什么让他违背原则的事来,到时候他答应不答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