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9章 说好的兴师问罪呢/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苗翠花终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随即一咬牙道:“云子婶子从来没将你当外人,我就直说。

你也知道我给老袁家就生了一金凤,你大成虽然嘴上从来没说过,可是我知道他心里酸苦,他年轻的时候其实不嗜酒,嗜酒的原因真说起来就是我没给老袁家生个儿子。

云子说这些其实……其实婶子的意思是,以后能不能你和金凤生的孩子有一个能姓袁?”

说完苗翠花有些忐忑的看着杨毅云。

而杨毅云确实听后楞了一下。他还想着苗翠花会提出什么大事来,原来就这个事儿。

想想也能理解毕竟香火传承在华夏,可是根深蒂固的,虽然已经是新世纪,但是一些传统的观念在农村依旧。

苗翠花能提出这个要求来,不算过分,而且对杨毅云来说,压根不算什么事。有就算是个普通人,也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思想不会保守,更何况他是修真者。

再说只是一个孩子的姓氏。又不是要将孩子送人,依旧流淌的将会是他杨毅云的血脉。

对苗翠花要求杨毅云觉得很正常,一点都不过分,能换来袁金凤父母支持。解决了袁金凤这一关,杨毅云非常乐意。

再说现在身孩子的问题,还是没影子的事,毫无压力可言。

苗翠花见杨毅云不说话,还以为杨毅云不乐意,生气了,按照她的观念,在农村来说,她提出的要求的的确很难过分。

生怕她真的要求影响到女儿金凤和杨毅云的关系,连忙道:“云子……婶子就是这么一说,咱们不为难,没事,没事,只要金凤和你都好就成。”

在苗翠花心里女儿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都背着扫把星黑寡妇这等在农村抬不起头名声,甚至于都不打算在结婚,好不容易碰上一个杨毅云让女儿重获新生,她可不希望在让女儿难过。

所以连忙摆手,生怕杨毅云生气。

殊不知杨毅云将这些事看得很谈。

杨毅云回果神来,知道苗翠花误会了,笑了一下道:“婶子您多虑了。您说的我答应,这都是小事,反正都是一家人,别说一个孩子姓袁就是多个都没问题。

就算是您老今天不说。我以后亦是有此打算,将来我和金凤姐真有孩子,就让孩子跟金凤姐姓袁。”

苗翠花顿时眼睛都红了:“云子……好孩子,婶子谢谢你。如果真如此我死后也能面对袁家列祖列宗了。”

说话中苗翠花激动到眼泪都下来了。

随后杨毅云谢绝了苗翠花留着吃饭的热情,回家。

……

且说一个小插曲,苗翠花回到家后直奔女儿袁金凤的房间,看到女儿还躺在床上睡觉。眼睛一扫大床的另一边凌乱的被子,顿时心里笑了。

这时候袁金凤似乎察觉到有人,一睁眼看到母亲站在窗前,惊喜道:“妈你们回来了~”说话中就要起来。

“嗯。我和你爸刚回来,在大门口碰到云子了,金凤啊别起来,别起来。多躺一会儿,对于怀上几率高,再睡一会,妈来做饭……”苗翠花笑盈盈说道。

袁金凤听着母亲说话一愣一愣的,起初没反应过来,随后一想,顿时脸色通红务必,她不是不经人事的小姑娘。怎么会不明白母亲的话。

“妈~你胡说什么呢~”袁金凤被母亲按在了床上红着脸娇气说道。

“死丫头我是过来人,听妈的没错,还有我跟你说,刚才云子可是同意了……”苗翠花唠叨着将她和杨毅云的谈话给女儿说了出来。

袁金凤听后心里大震,她现在才明白杨毅云是真心对他,她和母亲一样,虽然在外界见识过大世面,但骨子里都是传统人,她知道杨毅云能让生下的孩子姓袁,这是非常大的付出。

当然现在还不知道孩子在哪里,不过袁金凤在乎的是杨毅云的态度,他有这份心,就足矣。

心里暗暗发誓,日后定然不给杨毅云添麻烦,在他几个女人里,她会做最为贴心不添麻烦的一个。

…………

杨毅云回到老宅后。已经是大中午了,进去后才发现赵楠是第一个回来的,一起来是她父亲赵远贤还有大伯赵远成。

当初和赵远成、赵武灵父子交锋过一次后,赵远成就再也不敢在杨毅云面前骄傲了。

尤其是这些年赵家一些子弟因为赵楠的关系进入云门修行后,赵家在古武界的地位直线上升。

已经隐隐有帝都第一家古武世界的名头,对杨毅云这个赵家女婿现在的赵家人自然是从家族的利益出发,巴结都老不及,只有这些古武世界才能明白云门真正的恐怖。

这次赵楠回家本来就只想到这父亲赵远贤的,可是大伯赵远成确实非要跟着来,理由很简单,我是你大伯,你是我侄女,你赵楠是赵家掌上明珠,是赵家的骄傲,怎么可以和一般的凡俗女人一起嫁给杨毅云?

赵远成这位大伯当时在家可是义正言辞的说:“不行,作为你大伯我必须站出来给你撑腰,要好好问问杨毅云为什么要让我赵家掌上明珠和其它女子一起大婚?如此的做?赵家的颜面和何存?”

赵楠记得很清楚这是大伯的原话,是来找杨毅云兴师问罪的,可是赵楠心里更清楚,大伯心里的小算盘,这些年他修为因为沾光云门丹药,达到了化劲瓶颈,这次跟着来其实就是找杨毅云要好处,帮他突破化劲瓶颈的。

赵楠心中对这位大伯挺无语的。倒是想看看他接下来会怎么对杨毅云兴师问罪?

杨毅云走进大厅后,刚要对赵楠的父亲和大伯行礼,他如今虽然是云门之主,但他们毕竟是赵楠长辈,这些礼节都是必要的。

然而赵远成看到杨毅云后,都没有等到杨毅云从大门槛进来,他就连忙起身面带微笑道:“哎呀~侄女婿啊,六年不见,我这个当大伯的可是担心挂念的紧啊~”

说话中对着杨毅云抱拳,满脸的的献媚笑容,语气中充满了巴结。

赵楠目瞪口呆,对这位大伯的脸皮之厚实在是感到汗颜。

说好的兴师问罪呢?

这是兴师问罪?这简直是赤果果的拍马屁好不好?

赵楠都感觉有些丢人。心里暗道:“这位大伯果然还是和当年一样啊~”她心里猜对了,却是有些哭笑。

坐在赵楠身边的赵远贤看到大哥如此,脸上就黑了,心里气的咒骂:“不要脸啊,这是我女婿好不好?”

他深知大哥为人,自然知道大哥是想从杨毅云身上要好处,作为名正言顺的岳父大人,赵远贤不甘落后。有好处不要才是傻子,他也知道杨毅云身上宝贝无数,曾经让女儿从云门去丹药等等,却是被女儿赵楠毫不犹豫的拒绝,为此赵远贤还骂女儿是白眼狼,现在都这样,以后成家了是不是就不认赵家了?

现在好不容易碰上了女婿当前,赵远贤也知道杨毅云大气,女儿手中要不来,杨毅云这个女婿一定不会小气。

眼看大哥赵远成抢先一步,赵远贤坐不住了,起身上前将大哥挤开,小声道:“大哥要点脸,我才是老丈人,杨毅云是我女婿好不好。”

“二弟啊,我是赵家家主,主管家里,你管赵家产业,侄女婿是修行之人,自然是我来打交道。”赵远成脸不红气不喘说道。

“说的我好像没有修为似得,大哥别忘了,如今我也是堂堂化劲巅峰的存在。”赵远贤和大哥杠上了,两人之间从来都是如此。

而赵楠却是面红耳赤,刚刚在心里还鄙视大伯,一转眼自家老爹都参合了上去,看看杨毅云笑吟吟的表情,赵楠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丢人啊。

杨毅云却是不是第一次和这两位丈人打交道,自然明白他们心里在想什么,眼看老哥两人要吵起来,杨毅云心中一笑,便有了主意,心中一动随手一翻两颗灵气散发,果香诱人的灵桃出现在手中。

下一刻,赵远贤和赵远成两兄弟顿时不争吵了,两双眼睛直勾勾的盯在杨毅云手中,就差流口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