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2章 天王老子都不行/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远成被自家老爷子毫不客气的一巴掌,委屈无比,也脸上火辣辣的,好歹几十岁的人了,在这么多人面前,多丢脸啊。

可是……他毫无脾气。赵长生是他老爹啊。

只有赵远贤算是看出来,老头子这是铁心了要抱上杨毅云这个女婿的大腿,他嘿嘿之乐,心里暗道:“有个好女儿就是幸福啊,大哥当家无数年,现在看来风水要轮流转一转了。

赵远贤在这种时候可不敢违逆老头子。一句话都没有将,沉默是金,才是最好的选择。老这家只要老头子在,还轮不到他们兄弟做主,跟随老头子的步伐才是上上之策。

杨毅云看着赵长生怒气冲冲的发火揍赵远成,心里之乐,他看得出来,赵长生是给自己表达善意。

心里知道归知道但却不会说破。连忙走过去,让老头子熄火。

接下来赵长生冷哼着说是看在杨毅云的面子熄火的,以后赵家任何人不准插手杨毅云和孙女赵楠的婚事。

这装婚事是他和王玄机亲自定下的,不容有任何人质疑为难杨毅云。

杨毅云听着赵长生说话,心里嘀咕道:“到底是老狐狸啊,做为人处世之道就是老道,这一番话,不仅给自己释放了善意,也间接拍了王玄机的马屁。”

不过他心里是很乐意的,看来赵家这一关是没问题能过了。

接下来就看独孤无情家族、林欢、步青梅、宁珂等四家是什么样的态度了。

几人相互打过招呼后,在杨毅云的带领下前往后山广场。

来到后山广场的时候,所有云门弟子皆是到齐。现在的云门这几年在陆雪羲和独孤无情等人的努力下,门人弟子发展到了五百之数。

这些年很多修为不错的弟子都散布在全球,维护着云奇国际的财产安全。有些专门在给云门寻找天材地宝,有些则是在保护着云奇国际一些高层的安全。

如今的云奇国际可是享誉全球,是真正商业帝国。一些高层重要人物,并不是有修为在身,也不是云门出身。自然需要保护他们的安危。

杨毅云回来后,本就打算要见见云门所有新老弟子,所有才有今天的云门的大典。

回来几天很多云门弟子都没有见过杨毅云这位在云门有着无数传奇的门主。

后山广场是新建立的。原来云村的广场不适合门人弟子修炼等等,所以是陆雪羲她们几个商议后,修建了后山广场。

后山自然就是当年酒仙老头子经常待的那座山。也是云村的主山,不算高也不算大,但却是通向大山深处的必经之山。

这些年的云门在后山上修建了许多阁楼庭院,就是为了方便修道之用,陆雪羲现在经常住在后山上,代替了当初的酒仙老头。

杨毅云知道陆雪羲是为了守护云门。如今的陆家姐妹却是实打实金丹初期巅峰修为。

她们姐妹双魂共生一体,修为自然快速,在者她们在很久以前就是金丹修为,现在只不过是恢复了修为境界。

所以陆家姐妹是没有经历过金丹天劫的。

至于云门其他人,全都是筑基修为,其中独孤无情修为最高达到了筑基大圆满。就差渡天劫成就金丹了。

杨毅云这次的打算就是要让云门弟子修为达到筑基后期门人弟子,全都踏入金丹。

而今天的云门大典意义非凡,在所有人面前展露罗浮洞天就是这个目的之一。

后山广场说实话也是杨毅云第一次来,看到数百云门弟子汇聚在广场上,他心里其实也很激动,当年成立的云门如今终究有所规模了。

不过他知道这些都是陆雪羲这些人的努力,对几人心里更是有愧。

踏上广场后,杨毅云老远看到了就是一尊高约三米的白玉雕像,和老宅师父云天邪那一尊一模一样,正是老头子云天邪的雕像。

当年杨毅云雕刻老头子的雕像的时候,就对所有人说话是云门祖师爷的雕像。

现在看来他们做的不错。

陈七鞭看到杨毅云等人过来,连忙走了过来:“门主~”

“老陈这尊祖师爷雕像是谁的手笔?”杨毅云盯着雕像问道。

“门主这是陆护法亲自雕刻。我们其他人还没有那份功力,是陆护法花费七天七夜雕刻完成,我看着和门主你雕刻在老宅的祖师雕像一般无二。皆是栩栩如生。”陈七鞭说起陆雪羲的时候,话中忙中敬佩。

杨毅云点点心里早就猜测到了是陆雪羲的手笔或者说是陆家姐妹。

对陆家姐妹愈发欣赏。

“都不错,这些年辛苦你们了。”杨毅云拍着陈七鞭说道,他其实心里清楚,陈七鞭忙里忙外一直都兼顾着云门外面总管的较色,最是辛苦。却也无怨无悔。

“门主……”陈七鞭听到杨毅云这句肯定,眼睛都红了,被这些年他的确给云门忙里忙外没少受苦,但是如今杨毅云这一句,心里那些疲惫和苦楚,顿时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好了。我们之间不矫情,回头我有东西补偿你,你应该提升一下修为了。日后我会当你去见识见识真正的修士世界。”杨毅云知道陈七鞭是那种武痴人物,对修道和力量的追求从没有放弃,便给了他一个承诺。

“多谢门主记挂,七鞭会为云门鞠躬尽瘁。”陈七鞭激动的都颤抖,他心里无比清楚杨毅云是什么样的人,他这句承诺将会给他带来什么。

“不用多礼了。我奶奶呢?”杨毅云问道。

“老夫人在广场凉亭那边陪着客人呢。”说道这里陈七鞭面露疑迟,似乎有话要说。

杨毅云皱眉道:“有什么话就说。”

陈七鞭看了一眼广场正方的凉亭道:“门主宁珂姑娘家里人似乎……似乎心有不满,从一到我云门就有人说三道四,就连老夫人也被气的不轻~宁珂姑娘也夹在中间看起来挺为难的。”

杨毅云一听顿时眼睛一瞪,冷哼了一声道:“走,过去看看。”说话中声音已经冰冷无比了。

不管什么人。都不能对奶奶脸色看,天王老子都不行,一听陈七鞭说宁珂家里人居然将奶奶都气到,杨毅云心里顿时火气了上来了。

直接抬脚向着广场凉亭走去,他倒要看看什么人竟敢给奶奶摆脸色。

杨毅云大步离去,也没有估计身后的王玄机等人。

王玄机和赵长生几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感觉到杨毅云身上散发了冷意,但却并没有多问,跟在杨毅云身后走去。

王宗仁这时候追上陈七鞭问道:“陈叔怎么回事?我师父怎么突然发怒了?”

“啊~是阿仁少爷啊,老朽只顾和门主说话,倒是没看到你,早就听门主说阿仁少爷你回来了,可喜可贺,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宁珂姑娘家里这次来的人里有峨眉的人,似乎对门主大婚表示不满,惹老夫人生气了……”

陈七鞭对王宗仁讲述了一边,而后挨个给王玄机等人见礼。

几人听说是峨眉的人也是一阵诧异,古武界几大宗门至高无上,还真不是他们这些古武世界能比的。

现在也只能过去看看,不过只有王玄机咧嘴一笑道:“自六年前长白秘地坍塌后,古武界各大宗门全都元气大伤,峨眉也不例外,没听说峨眉出现什么牛逼人物啊。

就算知道难道峨眉的人就没有听过云门?如今还敢如此嚣张,云小子奶奶是他的逆鳞,这下有好戏看了,走走走我们过去瞧瞧,哈哈,我也想知道云小子消失这六年,归来后有了何等修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