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 虚境巅峰的老不死/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毅云心中窝着一股子火气,对奶奶他本就有愧,尤其是这次从山海界回来后,感受到奶奶大限,他心中更是难过。

但是奶奶依旧对他操心操肺,一手操办婚事,毫无怨言。

她老人家从小带大自己,压根就没有好好享受过自己的几天福气。到头来反而因他要受气。

这是杨毅云绝对不想看到的,任何人都别想给奶奶脸色看,谁都不行。

一步步向着凉亭而去,他倒要看看宁珂家族是个何等牛逼的家族,敢对奶奶脸色看?

隔着老远杨毅云看到奶奶脸上带着牵强的笑意,似乎换在勉强赔笑说话。

而奶奶赔笑说话的对象乃是一名中年夫妇年约,宁珂一脸不自然的站在身边,从面相上看。中年夫妇和宁珂有几分相似之处。

心里猜测着应该是宁珂的父母,而在一侧却是有一名年约花甲的老妪,面上看去一脸不善,此刻是沉着脸。且有带着淡淡的不屑之色。

在这名老妪身边有一名女子和两名青年,神色倨傲无比,其中一名青年看着有意无意的在宁珂身上扫视,眼神中带着贪婪的淫光。

杨毅云心里哼了一声,随即在心里道:“秋儿速来见我~”

他和三个鬼修心意相通,在心里召唤了吴默秋。

虽然现在他没有修为,在是不代表没有实力,如果要收拾人。压根就不用他亲自出手,吴默秋这个鬼修如今算是云门修为最高的存在,堪比金丹大圆满,在地球的上有金丹存在,就是翻天了又能如何?

更何况还有二徒弟王宗仁亦是金丹中期修为,陆雪羲同样是金丹初期修为。

三大金丹坐镇的云门当真是堪称恐怖,真不知道这些人哪来的勇气敢在云门放肆。

杨毅云本来想着是不会是宁珂的父母故意刁难,可是观察了一下,却是发现问题并不是在宁珂父母身上,准确的说是在的那名年约花甲的老妪身上。

望过去走的时候,隐隐听到了一直在阴声说话居然是这名老妪,反而不是宁珂的父母。

“秋儿见过先生~”

一阵的阴风吹过吴默秋已经出现在了杨毅云身边,刚要线现出真身的时候,杨毅云却说道:“不用现身了。”

随即问道:“这些日子你恢复的如何了?”

吴默秋道:“先生秋儿已经完全恢复,多谢先生挂念,可是有什么事让秋儿做?”吴默秋感觉到杨毅云心情似乎不好。小声问道。

“的确有点小事,等会儿看听我命令就是,凉亭中的原来是个虚境巅峰的老不死,怪不得敢给奶奶脸色看。好的很。”

杨毅云一边给吴默秋说话,一边自语,他走近凉亭的时候才发现在那名老妪是古武虚境的存在,从气息上判断。都要比当初的酒仙老头强大一些,怪不得如此孤傲。

可惜今天老不死的孤傲用错地方了。

也没想到古武界居然还会有虚境巅峰的人。

“秋儿遵命~”吴默秋乖巧的跟在了杨毅云身边,隐身在暗。

踏进凉亭的时候,杨毅云看到独孤无情陪着一名花甲老者。正是当初来过云门求助独孤文,也是独孤无情的二叔。

一排看过去,是林欢和父母,之后步青梅陪着一对中年夫妇。看着很朴实,在这种的场合中显得有些拘谨,杨毅云理解步青梅家和他一样都是农家人出身,有些拘谨也正常。

最后看到赵楠和陆雪羲站在奶奶身后。此时两人都已经是一脸的寒霜,看样子要随手准备翻脸了,当然翻脸的对象是那名虚境巅峰的老妪和她身边的两名青年。

杨毅云扫了一眼心里更气,之前还以为只是其中一名青年对宁珂有贪婪目光,现在一看之下另一名青年居然对赵楠和陆雪羲都在肆无忌惮的大量。

这一幕将杨毅云心里气笑了。

看得出来赵楠和陆雪羲两人要不是奶奶压制着,早就暴走了。

刘昔奇和妹妹杨姗姗抱着孩子站在一边,看到杨毅云走进来开口要说什么,但却被杨毅云一个眼神制止了。

他的事他自己解决。今天倒要看看一个古武虚能翻起什么样的浪花来,既然来到云门地盘,不给云门众人面子,要上演一副客压主,杨毅云就会满足她。

随即杨毅云脸上带上了微笑对着奶奶笑着道:“奶奶到处找你都找不到,原来跑这里来了,那啥奶奶我给您老介绍一个人。”

杨毅云自说自话,眼睛压根就没有看老妪一方任何人一眼。说完对着身后走来王幕生道:“王叔这就是我奶奶。”

“奶奶这是我父亲的战友王幕生,也是阿仁的父亲,就是的我给你说过的那位。”杨毅云介绍完后,闪开了身。

王幕生其实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生死战友杨国忠的母亲,一直要来看望,但是心里有愧拖到了现在。

眼睛一红当当场跪在了杨毅云奶奶面前道:“母亲再上受不孝子‘杨国忠’一拜。”一句话说王幕生泣不成声,他这是带他生死战友杨国忠拜母亲,这一拜他等了将近三十年。

杨毅云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奶奶本来脸上还带着勉强的笑意,这会儿确实浑身颤抖着,起身老泪纵横。

关于儿子杨国忠事情,孙儿杨毅云对他讲过了,心中有了释然,但是儿子去当兵,终究是音讯全无的消失,心中依旧有一个结。

如今看到了儿子的生死战友,听他一拜说话。却是在也忍不住落泪,心中也彻底释然。

“孩子起来吧~”颤抖着起身,双手去搀扶王幕生起身。

而王幕生却是再次拜倒红着眼留着泪道:“娘,国忠大哥年当是为了我而……如今却是儿子王幕生叩拜老娘。请受暮生一拜,您早就是暮生心中亲娘,这些年暮生心中有愧,不敢看见您……”

堂堂铁血特战的大佬却也是热血男人,此时却是真情流露。

“好,好好,娘接受你这个儿子,快起来。”

杨毅云在一旁看着。心中也算是放下了一桩心事,他知道奶奶嘴上虽然不说什么,但对父亲一直没放下,就算是他给奶奶说了父母都消失的事,她老人家依旧的没放踏实。

如今王幕生这个当年父亲消失的见证者前来,代父亲拜别奶奶,才让奶奶终于放心了心中的那个结,以后也能让她心身宽慰。对身体好些。

奶奶终究是长着,搀扶起王幕生后拉着王幕生入座,而后对杨毅云道:“大孙子去给各家长辈见礼吧,人家上门是客。别丢了礼节。”

杨毅云点头答应,示意王玄机等人都入座,而奶奶话语中还有提示,让自己别冲动。

他知道奶奶脾气好,都劝暗示自己的别冲动,那就是说,宁珂带来老妪真的过分了。

冷笑一声,偏偏就不给挨着坐的老妪和宁珂一家去见礼。而是去了另一边,从独孤无情那边开始。

殊不知杨毅云看都没看宁珂一家坐这边,直接去了另一头,让宁珂脸色一阵惨白无比。

而宁珂身边的中年夫妇,正是宁珂的父母,感受到女儿浑身在颤抖,宁珂的母于静雯伸手抓住着女儿的手安慰,她看了丈夫宁刚一眼。却见丈夫的眼神猛然收缩盯着刚刚给杨毅云奶奶下跪行礼中年人身上。

宁家是南方军面上大家,自然对军方系统的人熟悉。

宁刚认出了王幕生生来,华夏特战的大佬其有不认识的道理,没想到王幕生竟然会给杨毅云的奶奶行礼口称母亲。

这一刻宁刚行礼苦涩无比的,狠狠瞪了一眼身边的妻子,早知道何须听妻子,带着什么峨眉的高人来?

这下看来,女儿寻找的这个女婿关系通天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