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1章 一个眼神瞪飞了/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杨毅云的话,在场古武者都直翻白眼,你都把口味掉的足足了,试问谁不想进入看看?

关键是你让不让进入看的问题。

几大宗门的头头一个个看向了王玄机和清虚子,这两人王玄机和杨毅云有矫情,清虚子昆仑掌教,是古武界的头领人物,等着让他们两开口。

王玄机笑而不语。他是知道杨毅云这个云门洞天不管怎么样,他是能进入看看的。

这时候清虚子上前一步道:“杨道友不知我等可有福源进入你云门洞天一观?”

杨毅云咧嘴一下道:“可是可行,不过,我云门洞天事关我云门重大秘密,非是本门弟子或是云门同盟是不能进入的。”

说完之后对着袁小雷道:“小雷带武当弟子进去吧。”

袁小雷脸色一喜:“多谢太师祖。”道谢之后直接带着武当弟子上山进了云门洞天。

这一下清虚子等人脸色难看了起来,杨毅云摆明了这是逼着大家表态。

武当袁小雷喊杨毅云太师祖,这就等同于下属,看袁小雷对杨毅云恭恭敬敬的样子,就是为云门鞍前马后。

这种时候杨毅云搬出袁小雷来,就是给大家做样子,就差摆明了说明,以后你们都要以我云门为首,才能算同盟,否则进去是别想了。

说同盟其实都是好听的,杨毅云今天着架势,是要让古武界诸宗门听云门的号令。成为云门的下属啊。

在场各宗门势力的头头,都不是小孩,一个个都是几十岁的老狐狸,岂能看不透杨毅云的用意?

这对所有人来讲是个大难题。

谁想头上被人管束?

一时间场中沉默了下来。

杨毅云却是没有着急,不过他添把火还是可以的,慢悠悠道:“诸位想知道当年长白秘地之事和你们各宗门那些天才啊高手的消息,就请入云门洞天,我会在云门洞天给诸位讲述当年种种。”

此话一出,众人一个个直翻白眼,这简直就是赤果果引诱啊。

今天道场的诸宗门谁不想知道当年的事?谁不想知道自家宗门消失的那些人?

一个个可都是宗门的天才之辈,当年消失可是让各家元气大伤的。

可是此刻杨毅云的话,简直有些无耻,可劲儿抓住了众人的心啊。

清虚子脸色有些发黑,沉声道:“敢问杨道友可是要让我等宗门全都并入你云门?”

这句话等于一下挑明了,同时也让所有人都脸色一沉,有些紧张的看着杨毅云。

杨毅云一听心里嘀咕道:“最好是这样。”不过他也只是想想,让古武界这些势力全都加入云门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人家虽然是古武者传承,可也都是传承悠久的宗门,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

所以杨毅云认得清现实,他要的无非就是这些宗听号令于云门。如此在将来应对山海危机的时候也就足够了。

看着清虚子杨毅云哈哈一笑道:“清虚道长多虑了,讲真话古武界的那点力量我云门还不放在眼里。

但是……既然话说的这个份上,我也不绕弯子,和诸位摆明了说说。等我说完,诸位自信决断。”

杨毅云说到这里顿了顿,而后,沉声道:“之前我说的山海界你们或许听着风光。但事实上,山海界全都是修真者,像我徒弟王宗仁那等修为的修真者多如牛毛。

哦对了,顺便给你讲讲修真者和古武者之间境界对比。我刚才说的炼气期就相当于古武者的暗劲,筑基期相当于古武先天,金丹期等同于虚境。

但是我告知诸位的是,你们的虚境只能算是准金丹境界。真正的金丹境界是要渡过九天雷劫的,等于要被天雷给劈上一场才能算是真正的金丹境界。

我徒弟为王宗仁就是渡过了天劫的金丹中期修为,他的本事你们刚才只是看到了冰山一角,真正打起来。一个渡过天劫的金丹初期一人,打一百个甚至是更多的虚境古武者都不是事儿。

所以说,我想告诉诸位的是,山海界那边的修真者,很有可能早晚会找到其他山海界通道进入我们地球,到那个时候,你们想想会不会对地球来说是灾难?

也许你们会说,就算山海界的修真来到地球又不会怎么样。不会杀人什么?

我可以十分负责任的告诉你们,山海界的修真者之间为了利益而厮杀,可以血流成河,区区凡人在他们眼中就是蝼蚁。死多少都不要紧,修真者之间斗争,比你们想象中的还要残酷一百倍一千倍。

这一点我发誓不是吓唬你们,我也没有必要骗你们,今天之所以,让诸位表个态,不是想吞并你们各家的宗门,而是我要为日后的修真者进入地球做准备。

我杨毅云是地球人,我的亲人朋有都在这里,所以我不想看到有一天我的家乡,亲人朋友被强大的修真者残害,所以我保护家乡。

逼你表态,说白了仅仅是要统一地球的武力系统,别到时候真有那一天,反而有人会给山海界那边的人带路祸害家乡。

说话白,我也强势一次。云门日后要统领地球武力,听从号令安排者,乃是云门之盟友,反之就似乎云门之敌。”

杨毅云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声音寒冷充满杀意。

话已经挑明了,接下里就看这些人是不是抬举,要不要给面子了。

等杨毅云说完后,所有古武者都脸色阴晴不定起来,如果杨毅云说的是真的,凭借云门如今的实力,的确可以一统整个古武界,坐一坐那武林盟主。

可是让大家受制于人,终究心里不爽。

这些人中有些人都是做了一辈子霸王的存在,岂会因为杨毅云三言两语而臣服?

等杨毅云说完,终于有人跳出来了。

“哼~乳臭未干的小子,爷爷纵横江湖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玩泥巴。故弄玄虚整出点障眼把戏,就想忽悠人,简直笑话,爷爷今天就撕开你的障眼法看你有何话说。”

说话的人是一名身穿马家,脑袋上扎着小辫子的铁塔一般老者,看着是中年人,脾气火爆的直接咒骂了出来。

此人是八大宗苗寨的一名长老,当年在长白山杨毅云可是杀了苗寨的圣手,可惜当年杨毅云在长白山大杀四方的消息,因为长白秘地崩溃没有人泄露出去,否则这名苗寨的长老就不会如此说话了。

在此人眼中云门后山上的门户,包括杨毅云所讲徒弟能御剑飞行等等都是用什么手段弄出来的障眼法,在古武界的确存在着一些奇人义士可以使出一些常人不能理解的障眼法,这些在苗寨这名长老眼中都是把戏,自然不会信。

听到杨毅云让大家臣服,他第一个就忍不住跳出来了。

杨毅云闻言顿时笑了,他就知道想让这些古武界老东西臣服不容易,正好有人跳出来,一看还能是当年在长白山结缘的仇家门人,正好可以拿出来立威。

眼睛一眯看过去,发现这名苗寨长老也是虚境,心里暗道“离开这些年看来古武界晋级虚境的挺多啊,但那又如何?就拿你个不识相的老小子立威吧。”

心中给吴默秋打了一声招呼,杨毅云猛然转身眼睛一瞪大吼一声:“放肆~”

下一刻所有人都浑身冒汗。之间随着杨毅云一声放肆落闭,苗寨虚境的长老顿时惨叫一声,身体直接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

“啊~噗~”

“碰~”

苗寨这名老者直接飞出了十多米远,大口吐血。身体砸在了广场上,发出一声沉闷作响,将广场的大理石板都炸裂开来。

这一目在众古武者眼中,却是苗寨长老被杨毅云一个眼神瞪飞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