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1章 吕春秋身上有秘密/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调酒师小微端上的第二杯酒是黑色,但不是纯粹的黑色,是还黑中代红的那种,像是干透的血迹。

吕春秋说第二杯酒叫做‘修真血’对现在的杨毅云来说,哪怕是毒酒他也敢喝。

更何况还不是毒酒,反倒对他来说有巨大好处,此刻杨毅云已经明白吕春秋在帮他。

从山海界回来一段时间,杨毅云对于感悟上没有丝毫的进展,可是今天吕春秋的一杯侠客冢却让他封印的元婴有了松动,如果再不明白吕春秋的好意,他就是傻子。

第一杯侠客冢,体现了热血的梦想,展现你的是梦想没有达成或是破碎后的的悲凉,如果能站起来就是成功,疑惑是有种‘我也有过梦想。也曾拼搏过’在人生没有留下过遗憾的心境。

第二杯修真血杨毅云很期待会有怎样的感悟出现。

端起一杯修真血,杨毅云这次没有像喝第一杯侠客冢一样牛饮,而是温柔下肚。

火辣辣的感觉在体内炸开,而后满嘴的苦涩,让杨毅云脸都成了紫酱色。这一杯修真血着实——不好喝。

下一刻杨毅云发现自己身在了一个充满杀戮的世界,在这里强者为尊,弱肉强食,一场场厮杀展现……

每个人都为获得天材地宝而努力,厮杀、冒险、尔虞我诈……

为了是提升修为。问鼎长生之道……

像是体验了一生一样,这一杯修真血喝下去感悟的是一生热血,是磨砺心境,终究对杨毅云来说没有迷失在热血的杀戮中。

这一杯修正血考验的心境就是杀戮,但是杨毅云从中跳了出来。让吕春秋刮目相看,挥手让小微送上了第三杯酒——神仙泪。

三杯酒都是人生感悟,最后一杯神仙泪下肚,杨毅云浑身大震,双目紧闭了起来。

而此刻吕春秋则是嘿嘿一笑道对着调酒师小微道:“微微啊。收摊跟我去游泳。”

美女调酒是微微一笑,脸色一红,从吧台从了出来,跟随吕春秋一起离去。

杨毅云则是入定了一般坐在酒吧吧台前,一动都没有动。

走出酒吧将酒吧门关上后,美女调酒师忍不住问吕春秋道:“主人神仙泪他消化得了么?”

脸上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吕春秋难得收起了笑脸,目光看了小酒吧一眼道:“这小子身上太古怪,应该能消受得起,那小子体内有庞大的古妖魂反噬之力,三杯酒算是看在我那义女的面上,给这这小子一点好处吧~

行了,不说他了,估计要三五天时间才能醒来,快去换比基尼跟我去鸳鸯戏水,嘿嘿~”话说到最后,吕春秋发出了猥琐的笑声。

……

吕春秋给杨毅云预计的是三五天才能醒来,然而当第二天傍晚杨毅云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吕春秋眼神深处精光大作。

“小子你说实话,你师承来自哪里?”吕春秋眯着眼睛看出现面前的杨毅云道。

“如果没猜错应该和你一样。”杨毅云打哑谜一样回答吕春秋。

吕春秋闻言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有点意思,看来在这地球上。不单单老夫一个人念叨着那个地方,不过没关系,多个道友多条路,不孤单。

要是老夫没看错你小子师承应该是传承师门吧?有没有兴趣给老夫讲讲?”

“没兴趣。”杨毅云一口拒绝了,其实他心里早就在心惊肉跳。眼前自称老夫的青年吕春秋着实然他心里抽抽。

但也不确定他是否看出了自己师承,师父云天邪给他说话不要轻易将师承进出去,免得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一点杨毅云清楚,任何了不得的大人物,都不会缺少敌人。他的师父云天邪号称十二劫散仙至尊,这等人物岂能没有敌人?

而在心里杨毅云猜测吕春秋极有可能也来自修真界,既然同样来自修真界,要是师父的仇人,那可就不妙了。

吕春秋请他喝了三杯酒。或者说给了他一场机缘,这应该是看在夏露的面子上,而一旦让吕春秋知道了师承,万一是师父云天邪的仇家,到时候只怕吕春秋才不会管自己是不是夏露的朋友。保不齐顺手就将自己给抹杀。

至于吕春秋的修为问题,现在杨毅云敢肯定这家伙绝对是修为通天之辈,根本会是金丹。

看不透吕春秋有任何的修为在身,但是从这家伙的言谈举止,和三杯酒就能推测出。他绝对是一尊大神。

是元婴?还是出窍?亦或是更高……?

杨毅云不得而知。

所以当吕春秋问起师承的时候,杨毅云心中是很警惕的。

……

面对杨毅云干脆利落的拒绝师承问题,吕春秋眯起眼猛然间从他身上爆发出了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息。

杨毅云只感到一股无形的力量从他身上一扫而逝,都有种让他神魂都差点跳出来的感觉。

这时候身后的吴默秋也感觉到了,心中大急就要出手。不过被杨毅云连忙制止了,他知道吴默秋金丹大圆满,在这等气息面前不够看。

别说吴默秋的修为,就算是他全盛时期对上这股气息也没有任何的胜算,让秋儿出手无济于事。

高手!!!

绝对是强者。

这是杨毅云在心里给吕春秋的评价,或者说猜测。

没想到在地球上还真有超级高手存在。

好在从吕春秋身上散发的气息一闪而逝,恢复了平静。

这时候只听吕春秋轻咦了一声道:“咦~你小子身边这个丫头不错,出来见见吧。”

话落之间吕春秋随手一动,吴默秋便从杨毅云身边现身了,顿时脸色大变上前一步挡在了杨毅云身前。

“呵呵,挺水灵的一个丫头啊,你小子艳福不浅。”吕春秋看到吴默秋现身调侃了一句。

随即对吴默秋说道:“小丫头别紧张,老夫没恶意,要是真想对这小子动手,就不会浪费老夫三杯好酒了。”

“秋儿退下吧。”杨毅云对吴默秋说道,他知道吕春秋说的没错,真动手,他和吴默秋只有任凭发落的份。

心里不由的一阵郁闷。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还真是纸老虎。

他本来以为金丹修为在地球就是霸主一般的存在,谁想到会冒出一个吕春秋这等变态来。

“先生……?”吴默秋闻言不由担心,她刚才从吕春秋身上感受到了铺天盖地一般的强大气势,可是不放心杨毅云。

“没事,退下,我想吕前辈还不至于为难我们这两个小辈,要是真如此传出去。丢脸的是他,是吧,吕前辈?”杨毅云那话堵塞吕春秋。

“呵呵,小子你也别拿话堵老夫,也的确老夫还不至于为难你,既然你不愿意说师承老夫也不为难你,就此打住便是,接下来老夫和你说说别的,坐下说吧。”吕春秋笑笑让杨毅云坐下说话,他自己则是一直慵懒的躺在游泳池的躺椅上。

说来也奇怪。今天游泳池边上没有一个人从在。

杨毅云听吕春秋说话,这才送了口气,他知道吕春秋不会在为难自己了。

其实对吕春秋杨毅云记下了一个大人情,三杯酒的人情可不小,尤其是最后一杯神仙酒。杨毅云花了三天时间消化,却是受益匪浅。

虽然体内的封印没有解开,但是很明显杨毅云对今后师父所言的感悟天道解除元婴封印已经有了方向。

只要有了方向感,就不担心元婴封印解除不了,也不怕元婴中的古妖魂之力消除不掉。

这对杨毅云来说是天大恩惠。

虽然至今都挺纳闷。吕春秋为什么会如此帮自己,单纯的因为美人鱼夏露的关系因而让吕春秋出手帮自己感悟了一番三杯酒的人生,杨毅云觉得也不太可能。

神仙泪这杯酒其实杨毅云有些懵懂,但却心里有了明悟,在是瞬间清醒了过来。也明白吕春秋的三杯酒都不简单,寻常人喝下去不仅不会有好处,搞不好就会一蹶不振。

但是他却不一样,好歹是元婴境界,虽然修为暂时失去。但是境界还在,领悟起来比常人要快。

坐在吕春秋身边后,杨毅云忍不住直接问道:“前辈为什么要帮我?”

“老夫做事随心所欲,帮你难道还需要理由不成?”吕春秋笑着问道。

杨毅云没有说话,毫不客气的看着吕春秋。露出一副别人信不信不知道,反正我不信的神色。

吕春秋被杨毅云看着,嘿嘿一笑道:“你小子别这么看我……好吧,老夫帮你的确有理由。”

说道这里他顿了顿道:“嗯,第一是因为你和老夫义女算是朋友吧。所以帮你。

至于第二嘛说起来就有点复杂了,这么说呢,老夫当初知道你存在后,动过杀心,因为老夫祖上华夏一族的守护神。所以老夫不允许任何人或者势力威胁道华夏的稳定。

这可是当老夫注意你的时候,你小子运气好,居然在长白上秘地直接进入了山海界……一晃六七年过去,你小子的再次出现,这次老夫听说你一统了古武界,还以为你要造反,好在老夫发现你小子还不错,做的事情是在维护华夏安慰。

嗯,这次你配出去徒弟不错,做了一些有益华夏的事情,所以老夫准备放你一马,另外这次找你小子来,还准备和你商议一件。”

吕春秋说道这里的时候停了下来。

杨毅云试探着问道:“敢问前辈何事?如果能帮上忙我一定不推辞?”

吕春秋坐起身,这些很严肃道:“老夫不希望地球出现超越金丹的存在,最少华夏不希望。”

杨毅云一愣但是随即心里带着气道:“前辈是要晚辈从华夏消失?”

按照杨毅云的理解。这是吕春秋在轰自己,语气不由的带上了怒气,你吕家人是生在华夏,难道我杨毅云不是?

“呃,你小子想什么呢?老夫也不是不通人情的人,这么说吧,老夫不想和山海界那边有任何的牵连,话句话说老夫不想让山海界的人进入地球来。

当然另一方面,老夫想知道你小子对于今后是怎么打算的?是准备长期待在地球,还是以后会回山海界?”吕春秋看似无意的问话,其实一双眼睛紧紧的盯住了杨毅云。

而杨毅云心中突然一动,似乎能猜到吕春秋心里一些的事,这个吕春秋身上有秘密。

记得在长白秘地一样碰到过屠龙剑的主人,在地球似乎有一个什么神墓园的存在,乃是地球的大秘密。

屠龙剑的主人不是寻常人,可是用困妖绳镇压过飞天神犬的存在,当时的飞天神犬按照师父所言似乎已经是大乘期的修为。

如此判断,神墓园必定有大秘密,只是没有人能找到。

而现在听吕春秋说话,似乎生怕地球出现什么超过金丹期的人,他不想让人知道什么,掩饰着什么。

如此一想,杨毅云心里越发确定了几分,故意说道:“我以后会长居地球,没有打算再去山海界的打算。”

此话一出,杨毅云眼睛盯着吕春秋看,确实发现吕春秋的脸色果然变了变,随即盯着杨毅云突然说出了一句让杨毅云勃然大怒的话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