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 独孤无情的金丹天劫降临/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毅云心中其实被吕春秋吓的不轻,但听到吕春秋说话,就知道对方放弃了对自己的杀意,可以在好好说话了。

其实他何尝不是一肚子疑问,要问问吕春秋。

脸色却故作轻松道:“洗耳恭听。”

杨毅云越是如此镇定,吕春秋就越是认为自己的猜测没错。

看着杨毅云笑笑,吕春秋说道:“现在也没有外人,老夫和你打开天窗说亮化,你或者说你背后的人是不是也在找地球的宝藏?”

杨毅云眯起眼,心里暗道:“这个变态果然在地球有秘密。”脑海中突然想到了当初在长白秘地碰到的风云神犬。

当初风云神犬被困妖绳困住了三千年。是因为他前来地球沾染神墓园,在风云神犬风云夜郎的口中,他是被屠龙剑的主人白长眉镇压的。

也就是说白长眉是神墓园的守护者,而且地球在风云神犬风云夜郎的口中,叫做什么本源界,记得老头子也说过,关于本源界的存在神墓园的事,一直在修真界有传说。

很显然地球或者说本源界最大的秘密,吸引者浩瀚修真界的关注,神墓园是大宝藏。

现在吕春秋这样说,杨毅云很自然就想到了神墓园。

如此一想,杨毅云试探问道:“前辈所讲的宝藏可是神墓园?”

此话一出,杨毅云紧紧盯着吕春秋的眼神,只见吕春秋眼中精光大作,让杨毅云感到了无比的危险。

不过吕春秋情绪的不稳定也就是一瞬间的事,随即便一闪而逝,幽幽说道:“看来我们有共同目标啊。”

这句话等于承认了他讲的宝藏就是神墓园,而杨毅云也猜对了。

猜对是猜对了,可是杨毅云从吕春秋的眼神中也看到了恐怖的危险,这让他心中很不安。

看得出来。吕春秋非常在意神墓园,有着极其强烈的占有欲望。

不过杨毅云记得当初碰到风云神犬的时候,风云神犬说过,神墓园的看守是修真界浮屠剑宗的白长眉,一位大乘巅峰的强者。

也没有人知道神墓园究竟在地球什么地方。

可是看吕春秋的神色似乎已经找到了神墓园的存在。

杨毅云现在多少明白了一些吕春秋的想法。他是不想让自己沾染或者说,他认为是自己背后的大势里和大人物,不想让沾染神墓园,所以之前对自己动杀意。

如此想的话,杨毅云知道和吕春秋之间的谈话要换换了,最好不能让这变态认为自己和他争夺利益,现在吕春秋能放过自己,保不齐日后不会。

这个变态谈到宝藏两个字的时候,神情是非常紧张的。

说实话杨毅云压根对什么神墓园就不感兴趣,之所以起初和吕春秋强硬对话,是受不得吕春秋话语中的威胁。

而现在,既然知道了吕春秋的想法,就完全没必要和他交恶,白白让吕春秋心里对自己心怀厌恶戒心,反正神秘神墓园不神墓园的他不在乎,他心中在乎的是地球的亲人朋友。

如果让吕春秋处处提防惦记上,这对他来说不是好事。

对云门来说都是不利的,他迟早会离开,只是短时间不会,一来要陪着奶奶的走完的最后的路。二来他要恢复修为才行,这个时间说不定是一年、二年,或者更长,但是绝对会离开。

因为在山海界还有猴逗逗、貂儿香香、还要寻找大徒弟独孤悔,三徒弟武剑。还有夏露等等等,有很多人等着他去寻找,这是一份责任,也是他通常道心的必然事情。

所以杨毅云准备和吕春秋说清楚,不会和他产生利益冲突。他求的是地球云门的平安,对神墓园没有意图。

想到这里杨毅云看着吕春秋摇头道:“不不不,我和前辈之间没有共同目标。”

吕春秋本来都已经打算退一步,和杨毅云或者说杨毅云背后的势力合作,但听杨毅云如此一说。还以为杨毅云代表的势力想要独吞神墓园宝藏,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道:“你们是不是胃口太大了?实话告诉你,要是没有老夫就算是你小子背后的势力再大,总算修为通玄,也别想找到社墓园所在。”

杨毅云听吕春秋如此说话便知道他误会。苦笑道:“前辈你想多了,我的意思是,我对神墓园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

说到这里杨毅云顿了顿继续说道:“其实之前说长居地球,也是说说而已,等我修为恢复之后。我会带着云门所有筑基期以上的弟子前往山海界,包括古武者中但凡修为突破虚境的人,能带走的我都会带着离开地球,不知道我这么说前辈可还满意?”

等杨毅云说完,这下吕春秋懵了。但的心里却是大喜,不过也对杨毅云的话抱有怀疑,看着杨毅云露出不解的眼神。

对此杨毅云自然知道吕春秋不会轻易相信,便抬起的手发誓道:“我所言字字属实。”

这一下吕春秋笑了,修真者的誓言是天道认可的,不是随随便便能发誓的,既然杨毅云都敢发誓,那就证明杨毅云没说假话。

如此吕春秋心中的大石头放下了,关于神墓园他图谋太久了,花费了诸多时间和精力才找到了神墓园所在,可却是至今没有进入神墓园,就算如此神墓园也有某种规律存在,找到神墓园所在之地的门户,也有力量守护,他一直在想尽办法在试图去打开神墓园进入的办法。过几天正是又一次门户开启的时间,他需要进入神墓园门户,再次去尝试开启神墓园大门。

如果走后,他可不希望地球出现什么意外,而杨毅云就是这个唯一的意外,如果杨毅云真对神墓园没有想法,他就能安心去神墓园门户了。

想到这里吕春秋可是心里大喜,终于露出了笑意道:“既然你知道神墓园,就应该知道神墓园意味着什么,难道就真没想法?”

杨毅云呵呵笑道:“这个真没有,实话说,我现在修为暂失,也没有那个能力,就算是修为没失去,我一个小小元婴,也比不得前辈的修为,那等大宝藏我可沾染不起,所以接下来在地球的时间,我只想好好在地球待着过过普通人的生活,争取早日将封印解开,到时候我会离开地球前往山海界。

在山海界我还有诸多朋友存在,地球终究不适合修真,所以前辈大可放心,我不会给你添麻烦,也希望你别给盯着我。我们阳关大道各走一端,如此可好?”

吕春秋这次从心底都笑了,他突然想到,调查过杨毅云的种种,其实发现一个杨毅云的软肋。这小子最少中情感。

相比神墓园杨毅云选择必然是亲人朋友,所以再没有怀疑杨毅云,哈哈大笑道:“如此大善也,小子既然话说道这份上,老夫也不小气,实话告诉你,三天后老夫会去那个地方,也许时间会很久,说不定是几年,或者几十年都有可能。

所以你也放心老夫不会给你找麻烦,但是有一条你要答应老夫,只要你答应,我告诉你美人鱼夏露在山海界的下落,并且你走后,老夫保你云门留在地球的弟子门人。”

“前辈请说。”杨毅云心中一动道。

“走的时候兑现你的承诺,将华夏但凡修为达到金丹级别的人全都给老夫带去山海界,这样做也是老夫也不全是私心,也是对华夏的安稳考虑,并且老夫答应你,要是以后你还能回到地球。老夫将无条件告诉你神墓园所在,这些老夫同样发誓。”

“好,你我各自发下天道誓言……”

至此一老一少,达成了交易,商讨了一些事后,各自以精血为媒介发下天道誓言。

……

第二天杨毅云离开了帝都回到了云门。

生活轨迹也踏入了正轨,去帝都和吕春秋见面,有惊无险,其实对他来说,受益匪浅。

吕春秋赏赐的三杯酒。对他感悟天道自然解开元婴封印开启了一个大方向,现在就是时间问题,终有一天他修为会回来。

和吕春秋之间各自的誓言,给了云门一个稳定,他日后离开山海界不可能将所有云门弟子带走。只会带走修为达到金丹的云门弟子门人。

而其他云门弟子,则是会留在地球,作为云门之根源存在。

有了吕春秋这个他不知道什么修为的强者发誓,不会对云门动手,甚至保护云门根基。杨毅云相信日后就算他离开,云门也能长久存在下去。

……

回来后杨毅云的生活回到了原地,每天和几个女人打情骂俏,陪着奶奶遛弯说说话,逗逗逐渐长大的小外甥蔓蔓。

偶尔来了兴致会进入云门洞天指点一下云门弟子的修炼,生活可以说过的自由自在,多姿多彩。

一转眼大半年的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到了年根,等年后就是奶奶定下和几个女人大婚的日子,整个云门的人都开始忙碌了起来。

大家都知道自家门主要开始大婚,在云门大管家陈七鞭的主持下,大家老早就开始准备婚礼。

这一天杨毅云陪着奶奶散步回来,刚刚坐下喝茶的时候,邱云却是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道:“先……先生……快……快……无情姐姐要渡天劫了?”

杨毅云心中一定,脸色也是一变,整个云门第一个迎来金丹天劫的人到来,是独孤无情,也是预料之中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