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4章 九兽灵宝杖/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云雾中飞出来八人,看样貌似乎都是花甲老家伙,杨毅云一眼扫去,不多不少,四名元婴后期,四名元婴大圆满。

这等实力要是在当年的妖光城,杨毅云会毫不犹豫的跑路。

不过,换成今天后。他却是一点都不在意。

出到底都不是出窍境,尽管有四名元婴大圆满,但却在杨毅云眼中没有丝毫在意。

元婴和从出窍境界,虽然仅仅相隔一个大境界,但两者之间却有着质变区别。

说白了元婴境界一下全都修炼的是真气,而到出窍之后修炼的可就是神魂了,两者之间的天差地别。

两个境界之间可是相差不仅仅是实力,而是从里到外的差别。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出窍以下皆为蝼蚁。

所以杨毅云面对八大元婴的包围,丝毫没有不惧,反而心中一松,只要不出来出窍境界的修士。那就好办多了。

……

擎天门大长老徐机雨是一名老妪,脸色阴沉的可怕,从巡山弟子的口中得知了有人杀门下弟子,更是直接追到了山门攻打山门,简直胆大包天。

擎天门坐落北山洲乃是北山洲第一宗门,还从没有发生有人肆无忌惮闯入擎天门地盘,斩杀擎天门弟子,甚至攻打山门之事。

是可忍孰不可忍!

带着擎天门长老团出来后,便看到了来人一名满头白发的青年,虽说修真者不能以长相论年龄,但根据经验判断,徐机雨还是能感受到眼前一脸笑意的白发青年,修炼岁月绝对不超过一甲子。

如此年轻者,却是从气息上感受到,居然已经是出窍境界的强者。

这一点让徐机雨心灵上很受打击,想她徐机雨修炼数百年之久,确实才修炼到元婴大圆满,距离那元神出窍,成就阴阳二神,神游天外的境界。仅仅的相差一步,多少年修炼也突破不了瓶颈,始终停留在最后一步。

而眼前的白发青年却已经问鼎了每一个修真者都神往的境界,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心里在震惊的同时,徐机雨也冷静了下来,嫉妒眼前的青年是一回事,对战厮杀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她心里清楚元婴和出窍之间的差别到底有多大,当真想不到擎天门何时得罪了一个出窍境的强者?

深吸了一口气,徐机雨压下心中的震惊和愤怒,看着白发青年道:“阁下何人?为何杀我擎天门弟子,攻打我擎天山门?如是我擎天门得罪之出,还请阁下划下道来,否则我擎天门传承上万年,在大山疆域北山洲第一宗也不是好相与的。”

徐机雨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句句占据大义,也讲的清楚,要是杨毅云给不出一个答案来,擎天门也不怕事。

而杨毅云则是从对方口中终于清楚了自己身处在北山洲,要是去散修城所在的南山洲,还是有很远的距离的。

也从对面为首的老妪口中听的出来,对方对自己的忌惮,若不是他有着出窍境的修为,这会儿这个老妪怕是早就将自己大卸八块了,哪里还能如此说话?

“残酷现实的修真世界,终究一切都是看修为实力说话的。”杨毅云心里感叹不已,也更加渴望强大的修为实力。

面对老妪的话,他呵呵一笑,并没有回答,反问道:“你是何人,可能做主?”

“老身擎天门大长老徐机雨是也,若是阁下有言,老身和身后擎天门七大长老还是能做主。请各下给一个交代。”徐机雨冷声说道。

杨毅云听言,哪里听不出来这个叫徐机雨的老婆子言语中的威胁之意,但是他岂会怕八个元婴?

对于徐机雨这个名字,杨毅云听后,脑海中不自觉想到了当年妖光城的徐机云,暗暗想到会不会和眼前的老妪有关系?

不管有没有关系,杨毅云今天都准备动一动擎天门,反正都是敌人,能将擎天门给霸占了,给云门在山海界找一块发展基地,这是大事。

嘿嘿一笑道:“能做主就好,在下杨毅云,想借贵宗地盘一用,还请挪个地儿。”

“什么?”徐机雨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借地盘?挪地儿?

徐机雨没有反应过来,但是有人反应的快,她身边一名花甲老者大怒:“放肆~”

“混账~“

“大胆~”

“……”

一声声怒气腾腾的咒骂响起。

擎天门一众长老没想到杨毅云居然如此大胆,这是抢地盘啊~

堂堂北山洲第一宗,什么时候被人如此辱蔑过?

一时间几人都欺诈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徐机雨全身杀意猛然打坐,一双浑浊的老眼变的精光四射,她突然想来杨毅云自报姓名。

杨毅云这个名字她可是比任何人都印象深刻,七年前,她的亲弟弟徐机云,坐镇擎天门产业所在的妖光城,最后尸骨无存,就是被一个叫杨毅云的小子给斩杀的。

从哪以后妖光城毁于一旦,她满世界寻找杨毅云。要给弟弟徐机云报仇,然而就在那时候,一个叫化凄凉的强者,找上门直接警告任何人不得在去追查妖光城之事。

当年的化凄凉直接能力压了擎天门的宗门毫无反抗之力,并且的亮明了身份乃是山海界天斩的掌管者,是无上强者。

至此以后,妖光城之事,不了了之。

但是徐机云乃是她徐机雨的亲弟弟。岂能放弃那个叫杨毅云的?

徐机雨发誓,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斩杀了杨毅云,给弟弟徐机云报仇。只可惜这些年压根就查无音讯,没有任何杨毅云的消息踪迹。

没想到今天这个白发青年竟然自称是杨毅云。

顿时徐机雨全身的杀意大爆发,回想起,她和弟弟出声卑微,机缘之下才踏上修真之路,父母亡故的时候,可是交代过她一定要照顾好弟弟,然而现在她徐机雨的亲弟弟徐机云死了。

数百年艰难走来。姐弟两人经理了太多,感情深厚,却是弟弟被一个叫杨毅云的小子杀了。

在徐机雨心里,才不管杨毅云和化凄凉之间有什么关系,她发过誓有朝一日只要杨毅云出现,定要为弟弟徐机云报仇雪恨,哪怕为此付出生命代价也在所不惜。

徐机雨老眼如刀锋一般紧紧盯着杨毅云道:“你可是七年前妖光城那个杨毅云?”

杨毅云感受到徐机雨全身散发的杀意和毒蛇一般盯着自己的问话,心中一动:“看来这个老婆子果然和当年妖光城的老不死徐机云有关啊。”

有关系就有关系,那又如何?

当年是三宗老不死杀他,难不成他就等着被杀?

面对徐机雨毒蛇似的眼神盯着,杨毅云也没有隐瞒:“是有如何?”

这句话等于是承认了。

“哈哈哈……”徐机雨突然狂笑了起来,不过笑声干涩,难听无比,但是一双老眼中却是有泪花闪动。

下一刻徐机雨猛然阴沉道:“如此说来,你就是当年大闹妖光城的那个杨毅云?我弟弟徐机云是你所杀?”

“是我又如何?”杨毅云很光棍的承认了,反正对方是元婴境界而已。就算是元婴大圆满,也只是元婴,不到出窍,有能对他如何?

就算是出窍境界,在同等级的境界中,他有的是自信战败一切敌人。

“今日老身定杀你,报仇雪恨。”话落之际她手中光芒一闪,却是出现了一件古怪法器,看上去乃是一件赤色金属杖,上面确实有九个形色各异的兽头。

下一刻只听徐机雨对着身边七人大吼:“结阵,给我杀~”

在大吼中杨毅云看到徐机雨手中金属杖,猛然赤光大作,只听她喊道:“九兽现身~”

却是一件九兽灵宝杖,猛然一声声兽吼长啸而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