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我捏死你同样如捏死一只蝼蚁/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毅云从当年在长白秘地崩溃,进入山海界起,就一直在试图寻找当年的那些亲人朋友,可是事与愿违,当年的他的就是个修真小喽喽,心有力而力不足。

况且当年基本在逃跑中躲过。

虽然后来因为罗浮山之行实力修为得到了提升,可是又因为大闹妖光城而被界面使者化凄凉直接送出了山海界,想找都没有机会。

如今再次返回山海界他依旧心里记着寻找两个徒弟独孤悔和武剑。还有当年的朋友比如占妖孽、梅诗颖等人。

一直都心有牵挂。

现如今他总算是看到了一个故人!!!

但是……当他看到场中的情况后,简直青筋暴露而起。

这是十多年来见到的第一个故人。

酒楼门前被众人围观看热闹的,不是别人,正是——占庆人。

可是如今占庆人却被一名锦衣青年羞辱中。

耳中隐约听到了周围围观者的议论声:“这小子要遭殃了,这么招惹上这个袁文天这个瘟神了~”

“嘘~小声点,你想找死啊,袁文天是冒险殿第三宿老的孙子,说不知道袁文天在冒险王城就是小霸王。平日大家躲都来不及,这小子居然敢凑上去招惹袁文天,这不是找死么?”

“不对,我听说袁文天抓了这小子媳妇,你们想想,换了谁能忍住,要说袁文天这个瘟神做的也太过了,这些年冒险王城有多少姑娘被他抓去有个好的?”

“说的也是,哎,谁让人家有个好爷爷呢~”

“可不是么?天不开眼啊~”

“的确过分了……”

……

杨毅云耳中传来了一声声小声的议论,大体明白了什么,这特么就是欺男霸世。

他刚要动手的时候。只见占庆人嘴角留着血迹从地上跑了起来,显然刚刚占庆人是被那个叫袁文天修二代出手揍过。

“袁少求你放了我朋友,只要你放了我朋友,让我占庆人就是死也去南部禁区给你将东西找到,哪怕搭上命也在所不惜。”占庆人眼睛充血紧紧盯着袁文天,说话的时候浑身都在发抖。

杨毅云在一旁看着没有着急出手,他首先要看看这个袁文天和占庆人之间是怎么回事,如今的他也不是菜鸟,有些人弄清楚了才好出手解决。

听着占庆人说话,杨毅云心里清楚占庆人心里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他认识的占庆人,可以说是个心比天高的主儿。在地球昆仑是昆仑未来的掌教人选,是天之骄子,如今能对人说出一个求字,足以说明,占庆人口中被抓的女人对他来说是何等的重要。

而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可以说是鸿沟,十多年不见占庆人身上的锐气少了很多,眼神深处看上去越发深沉,这说明他在这十多年中成长成熟颇大。

眼前的占庆人乃是元婴中期的修为,占庆人不是他杨毅云,脑海中有师父云天邪这个十二劫散修的传承,有乾坤壶这等世间至宝在身,能在十多年的时间内踏入元婴境,足以说明他的修炼资质实属上乘。

杨毅云也能想想到,当年都不是金丹的占庆人从地球来到山海界这个金丹多如狗,元婴满地走的世界,一步步修炼到元婴中期是何等的不易,中间有付出了多少努力,无法想象。

当年被称之为地球青年一辈第一妖孽的占庆人,如今被人揍不还手,还要去开口去求人,这是杨毅云无法想象的。

也回想起两人之间相识的种种,明面上两人在一起自斗嘴,可是经过当年长白秘地之行的生死并肩作战都,已经相互成为了彼此欣赏的知己朋友兄弟。

脑海中想过很多在见面的场景,但杨毅云绝对没想到会是这等画面,他的手紧握的越来越紧……

此时锦衣青年或者说袁文天还没有说话,他身边跟着四五个狗腿子中一人上前冷笑道:“呵呵,小子别给脸不要脸。我们袁少看上的女人岂能说放就放,真要有本事就去南部禁区将我们袁少需要的东西找回来再说,而且你算什么东西?和我们袁少说话?”

很明显对方在仗势欺人。

袁文天乃是元婴大圆满修为,就连他身边的几个狗腿子都是元婴初期乃至中期修为,占庆人在实力是不占丝毫优势,而且是一个人,差距太大了。

这时候占庆人青筋暴露双手关节捏的噼啪作响。

而袁文天终于开口了,居高临下看着占庆人一脸戏虐道:“怎么想动手?呵呵。你可以试试,本少内室冒险王城冒险殿出身,虽然城内不允许杀人,但是你在本少眼里就是一只蝼蚁。我袁文天弄死你,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而且也不会受到冒险殿执法队追就,你……信不信?”

“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了我朋友?”占庆人眼中全是血丝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哈哈哈~小子实话告诉你,就算你能从南部禁区找到本少要的东西,那个女人本少也不会放,也不打听打听到了本少手中的女人能有放了的道理?”袁文天肆无忌惮大笑。

“我草尼玛,老子和你拼了。”占庆人再也压制不住。他知道对方在戏弄自己。

暴露中占穷人暴起冲向袁文天的。

此刻袁文天身边一名狗腿子就要上千,但被袁文天抬手制止,玩味笑道:“本少许久没杀过人,看来冒险王城很多人都忘记了本少威名,你们让开,这只蝼蚁本少亲自动手捏死。”

面对占庆人暴起而来,袁文天嘴角挂着嗜血的冷笑,猛然对着占庆人打出了一掌,带起了强大的能量波动。

周围看热闹之人,一个个摇头的小声议论:“造孽啊,这小子太傻了,明摆着斗不过,干嘛还要送死呢~”

“我看这小子是条汉子,有血腥,可惜了~”

“和袁文天这个瘟神对着干能有好才怪。”

“怒发冲冠为红颜,自古女人是祸水,这小子看着年龄不大,都已经是元婴境中期修为,天资上乘,为一个女人被打死。不值当啊~”

“说到底是袁文天这个恶少欺人太甚,怎么就没人收拾这个恶霸呢。”

“如何收拾,人家爷爷是冒险殿宿老,谁敢收拾?”

“……”

四周很多人都对袁文天的做法看不过眼。但却也是敢怒不敢言。

小声议论都生怕被听到。

“轰~”

一声震耳欲聋声音响起。

“啊~”

紧接着是一声惨叫而起。

“我捏死你同样如捏死一只蝼蚁~”一声冰寒到令人所有人打寒颤的声音在场中响起。

这时候围观者感觉不对劲,纷纷向着场中看去,顿时皆是倒吸冷气。

乖乖场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名白发青年,全身煞气弥漫盯着袁文天,而袁文天此刻却是断掉了一条手臂,蹲在地上惨叫。

至于之前那小子,一点事儿没有愣愣的盯着白发青年的背影在浑身颤抖,脸色激动无比。

“啊……给我弄死他。”袁文天对着五名跟班大吼。

他的五名跟班如梦初醒,没想到有人会敢对他们袁少动手,顿时五个狗腿子冲向了白发青年。

这个白发青年自然就是杨毅云,他不会眼睁睁看着占庆人去送死,很明显占庆人元婴中期的修为,干不过元婴大圆满的袁文天的,他岂能不出手?

“哼~”

面对袁文天五名狗腿子冲过来,杨毅云台手,冷哼一声一掌拍了出去。

“噗噗噗噗噗~”

一连五声沉闷的噗嗤身,袁文天的五名狗腿子惨叫都没有发出来,身体直接爆裂,化成血雾。

“咔嚓~”

“啊……”

随即杨毅云闪身一脚踩在了袁文天胸膛,让袁文天骨骼断裂,嘴里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

“云……云子……先别杀他,胡仙儿还不知道被他关在什么地方。”占庆人见杨毅云再次出手对付袁文天,从激动中醒来,颤声说话。

他没想到杨毅云会出现。见到昔日的故人,有激动有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