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 小鱼吃大鱼/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在问话的时候周疯子可是死死的盯着杨毅云的眼神在看,如果杨毅云说话作为一个出窍境后期修真者他也是能看出来的。

真要是军师的朋友,就是可以合作一起去攻打流沙谷的。

从内心深处来讲,周疯子是不想攻打流沙谷的,在土匪窝东南部这一带,被的土匪头子不知道,可是他却清楚流沙谷的悍匪草上飞,远非表面上看去只是一个出窍境后期那么简单,此人有悍匪之名,绝不是浪得虚名的。

在土匪窝这一带,但凡有悍匪之名的都不是省油的灯。

这次接待刘大眼传讯,一来是自家妹妹周飞燕的纠缠,二来周疯子也是好奇这个杨毅云是不是真的会攻打流沙谷?

就是抱着一种碰运气的心态而来,如果见了杨毅云之后,杨毅云有实力,那么他周疯子会冒险一波去攻打流沙谷。

在土匪窝本来就是大鱼吃小鱼的法则,势力强大的吞并势力弱小的。依次来壮大自己的势力和实力,并且能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

现如今周疯子看到杨毅云和夏露加上门口两头火云犬后,心里知道杨毅云一方的势力足够了,如果真心攻打流沙谷,把握很大。

现在就要看杨毅云是不是真的要攻打草上飞,至于是不是军师的朋友,对周疯子开说无所谓,他需要确定的是杨毅云打不打草上飞的问题。

事实上在来之前,周疯子甚至都不报什么希望,而且关于军师独孤悔被草上飞抓去的事,他也只能在心里咒骂一番草上飞,没有外力的情况下。他才不会去为了一个军师搏命。

固然军师给黑风寨出力不少,但还没有到让周疯子去拼命的地步。

但是现在看到杨毅云的实力后,让周疯子心思活跃了起来,所以才认认真真问了杨毅云是不是军师独孤悔朋友的话,只要确定杨毅云有意攻打流沙谷草上飞,这就足够了。

他周疯子将会压上黑风寨来赌一把,这一把只要赌赢,就是小鱼吃大鱼,小鱼自然是他的黑风寨,大鱼则是流沙谷。

只要打下流沙谷,他周疯子将会在土匪窝东南这一片获得更好更大的修炼地盘,重点是可以收取东南这一代将近数百股小势力的上贡,要是到那个时候还用得着出去冒险打劫么?

自然是不用的,坐在家里就有人上贡修炼资源,大把大把的有,还不用去冒险生命危险,毕竟冒险客也是不好惹的,这些年听起来是土匪和冒险客之间的较量,土匪占据了上风,其实周疯子明白,那是因冒险殿的十大宿老在内斗,要是人家解决了内斗,到时候就是土匪哭的时候。

最安全的办法是壮大势力,攻打下流沙谷取代草上飞,他坐享这一代近百小股势力的上贡,这才是周疯子最心动的。

而杨毅云面对周疯子的问话,心里笑笑,多少能猜到一点是周疯子对他不放心,笑笑说道:“周寨主,我可以对天发誓。你家军师独孤悔和他那个兄弟武剑,我会救,也会攻打流沙谷,甚至杀悍匪草上飞,不知道周寨主对我的回答满意么?”

周疯子一听杨毅云这话整个人精神都是一震,连忙道:“满意,自然满意,哈哈哈,杨道友爽快人,既然如此那么我周某人也不藏着咽着,不知道对流沙谷的地盘杨道友怎么看?”

杨毅云一愣,明白这是周疯子怕自己插手地盘,哈哈大笑道:“周寨主我也是爽快人,有话直说你可别见怪,说真的对于你们这一代的地盘,我还真看不上眼,不过如果说我一点都贪图什么,也不现实,这么说吧,杨某听说流沙谷有羽化石,到时候我只要羽化石即可。”

周疯子眼神精光一闪,他自然知道羽化石是流沙谷的特产,也是流沙谷的宝贝之一,羽化石是高级炼器材料,更是修复布阵之用的必备材料,很是难得。

听到杨毅云需要羽化石他反而放心了,心里衡量一下,羽化石虽然珍贵,但是想必流沙谷的地盘,也就不算什么了。

“好,如此我们双方合作愉快,流沙谷找到的羽化石全归杨道友所有。”周疯子当即说道。

在周疯子心里这就是一场利益结盟。

而对杨毅云来说,目的达到了,他要杀的是草上飞,完成冒险殿的地图任务,顺便找到羽化石去修复传送大阵,更重要的是找到了两个徒弟的下落,这笔买卖他一点都不亏。

……

外面的天色已放亮,杨毅云收起了大帐等等,随后和周疯子一行出发前方流沙谷。

周疯子带领将近五百土匪徒步而行,用羡慕的眼神看着乘骑火云犬的杨毅云和夏露,其实他也有坐骑。这次出来匆忙没带,主要是他的坐骑赶路太菜了,是一头沙漠象驼,现在看着杨毅云和夏露的坐骑庆幸自己没有带着坐骑前来,否则脸面就丢光了。

一行人便走便聊天,周疯子也将他所知道的告诉杨毅云。比如流沙谷有可怕流沙啊,悍匪草上飞实力绝对不是表明上出窍境中期那么简单等等。

杨毅云只是笑笑点头,这些信息他早就对李大胡子搜魂得知了,要说起来很能他知道的还要比周疯子多。

和周疯子的黑风寨结盟也是为了方便行事,一来可以让黑黑风寨的土匪对付流沙谷的八百土匪,而来如果他真杀了悍匪草上飞。黑风寨就是个背锅侠。

因为他在对李大胡子的搜魂中发现一个信息是,悍匪草上飞很有可能和土匪窝某个超级土匪势力有关系,杨毅云想的是,万一悍匪草上飞的后台找麻烦有黑风寨背锅,他能少很多麻烦。

不得不说杨某人和周疯子是各自利用,也算是半斤八两,就看到时候谁是赢家了。

周疯子介绍了流沙谷的情况后问杨毅云道:“还没有请教杨道友在哪儿发财?”在周疯子心里想到杨毅云应该也是土匪。

但却不是普通的土匪,而是来自某个超级土匪势力,或者家族的人,在九万里的土匪窝地界上,土匪势力传承可也是历史悠久的存在,有超级土匪家族,和土匪山寨存在,而杨毅云应该就是这样的势力出身。

杨毅云岂能听不出来周疯子在套话,但他也不可能说实话,微微一笑道:“在下南部小地方出来的~”这话潜意识就说的是南部禁区,但绝对不是小地方。

可是听在周疯子耳中就不同了,脑海中飞速回想南部有那个大势力?

当然周疯子想的南部只是局限在土匪窝的南部。杨毅云说的南部可是冒险王城所在的南部禁区,两者相差十万八千里。

下一刻周疯子眼睛猛然精光爆闪,突然想到了一个家族。

一个姓杨的土匪家族,也是整个土匪窝地界上的超级势力之一。

准确的说,那些超级势力已经不算是土匪了,传闻在万年之前土匪窝的十大超级势力,都洗白了,自称什么镖局。

那些超级势力的眼界已经不再局限于西山洲,而是放眼整个山海界了,做的就是走镖买卖,替人天南地白送东西,只要出得起价。什么都送。

像那些超级势力根子是其实还是土匪,但却绝对不做打劫的小勾当了。

土匪窝九万里地界十大超级势力中,南部就有一个杨姓家族,听闻传承是数万年的大家族,很强大。

如今周疯子自信脑洞将杨毅云想象成了土匪窝南部杨家的人。

看看杨毅云的年纪也不大,已经是出窍境后期修为,而且乘骑火云犬,就连端茶倒水的丫鬟都绝色美女,修为更是出窍境,以他听闻的南部杨家传闻,很有可能这杨毅云就是土匪窝南部超级势力杨家的人。

想到这里周疯子心里不由的生出了几分敬意,他黑风寨这样的势力和杨家那等超级势力家族相比。就是毛贼。

“原来是杨家出来的少爷,周某失敬了,说起来,三十年前周某还和你们家族天才杨国忠有过一面之缘,日后还望杨少多多关照啊,哈哈~”周疯子恭恭敬敬抱拳行礼,在他心里要是真能和南部杨家搭上关系,那就真正抱上了大腿。

杨毅云一开始听着周疯子恭维的语气打着哈哈,听他的称呼少爷,心里就忍不住咒骂:“你才是少爷,你全家都是少爷。”不过也猜到了周疯子将自己当成了什么杨家的人。

但是听到后面一段的时候,杨毅云浑身都是一震。差点没从火云犬上一头栽下来。

他居然听到了一个在他内心最为铭感的名字——杨国忠!!!

杨国忠这个名字可是他父亲的名字啊!

也难怪杨毅云反应剧烈。

父母都是杨毅云内心的心魔了,尽管知道周疯子口中说的杨国忠,也许就是和父亲同名同姓而已,但依旧忍不住让他内心波动。

从父母相继消失后,不止是他的心魔,也是妹妹和奶奶的,奶奶临终的时候其实杨毅云还是知道她老人家心里牵挂着父母的消息。

只可惜杨毅云没有查到任何消息。

曾经也想过,父母消失在西域沙漠,会不会是误入了什么阵法,也进入了山海界?

后来也去父亲消失的那一片沙漠查看过,并没有发现阵法痕迹的存在。

所以杨毅云心里没底,更多的是认为父母已经不再人世。

现在在周疯子这个土匪开口中听到了父亲的名字。杨毅云的内心就像是在深水潭猛然砸下了一块石头的一般的不平静了。

刚准备询问一下周疯子他口中的杨国忠何许人也的时候,前面大队的土匪突然停下,刘大眼小跑过来道:“寨主、杨前辈,我们已经到了流沙谷谷口,前面出现了流沙,有两个兄弟不幸被流沙吞了进去,现在怎么办?”

周疯子眉头一皱对杨毅云说道:“杨道友这流沙谷的流沙,非常诡异,谁也不知道何时间会突然出现,防不胜防出来吞人,一旦被流沙咬住,就是你我这等修为也无幸免。这也是草上飞多年称王称霸打劫冒险客,却依旧毫发无伤的原因。

想要过流沙地带,听闻必须要掌握流沙出现的规律才行,而且流沙漩涡出现往往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出现,暗合某种阵法,不知道杨道友有什么看法?”

杨毅云自然从李大胡子记忆中知道流沙的厉害。可是李大胡子并不知道流沙出现的规律,在李大胡子的记忆中,只有草上飞一人掌控着流沙运行的规律,每次有人出流沙谷都是草上飞指点。

不过既然是暗合阵法之道,杨毅云就不怕,论阵法见识,他不敢说多强,但绝对在山海界来说也不弱,脑海中有师父云天邪留下的阵法传承,可都是一等一的密典。

“过去看看再说。”杨毅云想想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