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2章 和两个徒弟团聚/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露我可以,你和秋儿去帮我找人。”

当夏露刚冲进沙尘的时候,耳边就响起了杨毅云的声音,她一愣神,没想到杨毅云居然不要自己帮忙!

但听杨毅云的声音似乎受伤的不是他,至于他口中要找的人,夏露自然知道就是他两个徒弟独孤悔和武剑。

“好,那……你小心。”既然杨毅云不需要她帮忙,那就是有把握。

“先生小心~”

吴默秋回应了一声,出现在夏露身边,两人转身想着山谷深处走去,往里面走就是草上飞的老巢。

夏露没有见过独孤悔和武剑。吴默秋却熟悉。

……

至于杨毅云的确没吃亏,刚才硬碰硬,他占据了绝对上风。

不让夏露帮忙是因为他想多磨砺一下自己,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势均力敌的。可不能轻易放过。

现在的情况是,他以出窍境后期对战出窍境大圆满,在越阶一个小境界的战斗中,他占了上风。

当一阵微风吹过之后。尘沙散去,杨毅云视线中出现了身在二十米开外的草上飞。

只见他脚下有一大滩血迹,脸色很苍白,身后的元神也消失不见,当然杨毅云自己的元神虚影也在刚刚的对拼中回归本体。

论实力杨毅云知道自己强过草上飞一线。

这下心中大定,眯着眼看着草上飞道:“悍匪草上飞也不过如此。”

草上飞阴沉的着脸擦掉了嘴角的血迹道:“小子你很古怪,也很强,没想到一个出窍境后期修为,能阴阳元神合一,怕是古往今来你也是第一人了。

不过,要的真以为凭这点手段就吃定了爷爷,那你也太小瞧我草上飞的威名了,很好……今天爷爷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草上飞。”

话落之际杨毅云视线只看到草上飞的身体嗖的一下化成了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却是直接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手中的枯木带着强大无比的气息猛然对着门面刺来。

“哼,死~”

草上飞面目狰狞露出了狰狞的冷笑,直接一击将枯木刺进了杨毅云的额头。

然而下一秒,草上飞却是脸色大变,感到了不对劲,因为手中枯木刺进杨毅云额头后。并没有出现脑浆四射的场景,手里的感觉也不对。

他就知道出了大问题,迅速后撤。

但是……

就在这时候一声戏虐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几乎是贴着耳朵的声音响起道:“原来草上飞的威名就是速度啊,呵呵,不过,你这点速度在小爷面前还真不够看。”

这一刻草上飞简直吓的差点元神出窍。

不过已经迟了。

“碰~”

“噗~”

滑落的时候,草上飞背后狠狠挨了一重击,张嘴就是一口老血喷出,并且身体直接飞了出去。

杨毅云一开始看到草上飞身形消失后,就明白了他口中的威名就是速度。

草上飞嘛,可不就是形容速度的么?

但是在杨某人眼中,草上飞的速度就是个笑话,这个悍匪的速度也就和郑彬彬结拜兄弟花柳祥的速度一个层面。

要是用来对付别的修士,还真别说,这等速度在同境界中堪称无敌了。

可惜的是,他倒霉碰上的是,修炼了《咫尺天涯功》的杨某人。

现在杨某人咫尺天涯功的身法神通,已经修炼到了流光境的地步,比之草上飞快了不止一倍。

这个悍匪在的杨某人面前想用速度杀人,简直就是关公面前舞大刀。

不吃亏才是怪事。

“碰~”

沙尘飞扬,草上飞直接砸进了沙漠中。

杨毅云冷笑一步踏出,出现在草上飞身边,一脚踩在了草上飞胸膛上。

“这就是你的威名?”

“喷~”

草上飞被杨毅云的背后一击中伤,加上这一脚胸膛骨头都碎了,他怕了,感到到了深深的恐惧,从没想过死亡会如此的贴近。

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身法神通。今天在杨毅云面前算是领略到了什么是小巫大巫的区别。

听着杨毅云冷飕飕的话,草上飞慌神道:“别……别杀我~”

杨毅云想笑,什么悍匪?

任何人在死亡面前都要怂。

而就在这时候,远处有颤音带着哭腔传来:“师……师父~”

一连两声响起。

杨毅云回头一看。却是夏露和吴默秋到了,两头火云犬背上各自驮着两名浑身血迹斑斑,皮头散发的青年,仔细一看可不就是自己两个徒弟么?

大徒弟独孤悔。三徒弟武剑!

当杨毅云看清楚是两徒弟时候,脸色瞬间变了,两人四肢手脚筋骨都是断裂的。

唯一庆幸的是,两人丹田还在。

看到两个徒弟的惨状,杨毅云眼神如刀一般看向草上飞,不用问都知道是草上飞这个悍匪所谓。

“别别别……杀我,你不能杀我,我是东部严家的人。你杀我了严家不会放过……啊~”草上飞感受到了杨毅云近乎实质化杀意,再加上走过来的独孤悔两人居然口称师父,知道这个白发人动了杀心,当即求饶。甚至搬出了背后强大的严家来。

可是他威胁错人了。

杨毅云最受不得的便是有人威胁他,更何况是两个徒弟被这个土匪弄断了四肢筋骨,于公于私,杨毅云都必杀草上飞。

他可不管什么狗屁严家不严家。草上飞必杀,给两个徒弟先出口气再说。

在草上飞求饶的一个你字没有说话之际,杨毅云动气真气一脚便结果了草上飞的性命。

手起刀落直接将人头给砍下收紧了储存戒指,草上飞的人头他要拿去冒险殿完任务换取西山洲的地图。

随即来到两个徒弟面前。

“师父~”

“师父~”

独孤悔和武剑见到杨毅云眼泪都下来了。当年的长白秘地分别竟是快十多年了,两人没有一天不想着师父和师门众人,今天总算是师徒团聚了。

挣扎着要起来,可是四肢筋骨的断裂两人只抬头。

杨毅云亦是眼睛一红道:“张嘴~”

弹指间两滴生命之水送入两人口中。只要有生命之水在,他们伤势迟早会恢复。

随后杨毅云从乾坤空间取出了两张大号沙发,将两人放在了沙发上。

师徒三人叙旧……

半个小时候,杨毅云才明白两个徒弟当年长白秘地崩溃后。一起出现的地点就是西沙周土匪窝一代,当时修为不够,差点被死在沙漠,是周疯子兄妹发现救了两人。

此后他们两就在黑风山安顿了下来。

至于独孤悔军师身份,完全是吹嘘出来的。

独孤悔性格活跃,武剑整个相反是个闷葫芦,但是武剑从小出声经历,让做生意有一套,心里能装下事。

在黑风寨安稳下来后,两人想着提高修为终有一天修为提高后,要走出西山洲去寻找回去的路,去找师父……

所以便接想办法在黑风寨出头,武剑在背后出主意,独孤悔出面传达,这才一步步混到了军师的地位。

至于出现在流沙谷,就之前刘大眼说的一样,完全是悍匪草上飞想让独孤悔效力才抓了两人的,殊不知真正的军师是武剑。

不过来到流沙谷后,两人就被草上飞来了一个下马威,直接下令弄断了手脚筋骨,本来他们两个想来要完蛋,没想到师父来了……

杨毅云也简单讲述了他两次入山海界经历。

师徒三人聊完的时候,一道倩影也飞奔而来大叫道:“阿悔~”

杨毅云一看顿时乐了,原来是周疯子的妹妹飞奔而来。直接就扑到了独孤悔怀里。

这下独孤尴尬不已道:“飞燕快拜见我师父。”

“啊~原来你就是阿悔经常提到师父?”周飞燕瞪大了眼睛,随即当下就跪倒叩拜。

杨毅云倒也心中赞赏:“臭小子眼睛也不错,倒是个敢爱敢恨的姑娘。”

将周飞燕扶起后道:“你哥那边怎么样了?”

“啊~师父您不问我差点忘了,我哥已经拿下了整个流沙谷。说让你过去一下,在流沙谷宝库发现了您需要的羽化石。”周飞后知后觉说道,她也跟着独孤悔喊师父,言语中恭敬了不少。

杨毅云眼睛一亮道:“你们先等等。我去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